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不识好歹!
    唐英震老祖虽然被草天马的草药谷谷主真传弟子的名头给镇住,但是他对于唐生的丹道医术也是有所了解的。

    看到唐生投过来的这个放心的眼神,他已经明白了唐生的意思。

    那就是说,唐生并不惧怕跟这个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来进行丹斗。

    “恩恩怨怨,几时休?扁子桃一事,他输了丹斗,再说了,他的人头并非是我们唐世家砍下的,而是一位叫做林泽乾的玄木剑宗真传弟子给斩下来的。而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西伯世家的人来找麻烦,欺负我唐世家的唐生,主动挑起来的。那般跪城门学狗叫的赌约誓言,也是西伯世家的西伯洛津所提出的。”

    虽然明白了唐生的意思,但唐英震老祖还是想要和解。

    他苦口婆心的说道。

    “唐英震前辈,我也敬你是前辈!我若是没有记错,扁子桃前辈在跟唐生这个小畜生丹斗的时候,还不是你们唐世家的人吧!他得罪了天玄商会,得罪了西伯世家,闯下弥天大祸,你们唐世家本来可以置身事外的!可你们唐世家反而将他收归家族,这不是主动参与进这恩怨里么?”

    草天马寒声的质问。

    他指着站在唐英震背后的唐生,当场就破口大骂,直接骂唐生为小畜生,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欺压唐生在先,上面挑衅和丹斗都输了,你们可偏要说是唐生的错!我问你,他到底错在哪里?”

    老祖宗唐英震见草天马这个后辈小子如此的无礼,还当着他的面辱骂唐生,他也有些动怒了。

    他冷声反问回去。

    “他错就错在他没有背景,是一个蝼蚁!既然是蝼蚁,那就乖乖的趴在,让别人来踩死!他敢反抗,那他就是死罪!”

    既然撕破脸皮了,那么草天马也不客气,直接嚣张的说道。

    “哈哈!你说唐生是蝼蚁?他哪里是蝼蚁?论丹道医术,他连你们八品药师的扁子桃都能够战败,论武道修为,他有天境的实力!他若还是蝼蚁,那么那些丹道、武道都不如他的人,算什么?”

    老祖宗唐英震嘲讽起来。

    “你……”

    这一嘲讽,顿时让草天马无法反驳起来。

    是啊!

    他口口声声说唐生是蝼蚁,那不过是他们找唐生麻烦的借口而已。

    唐生除了天生经脉堵塞外,哪里是蝼蚁了?

    人家要丹道医术有丹道医术,论实力也有实力!

    毕竟,唐生去抄唐青蛟家时,所展现出了的实力,已经传到了各方势力的耳朵里了。

    “他既然有如此的实力,为何还要扮猪吃老虎,装作一副蝼蚁的样子?我看他就是心肠歹毒,让别人故意去招惹他,然后他再打脸回去!”

    草天马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他不去招惹别人,别人来招惹他,还是他的错了?什么叫做他既然有如此实力,还要扮猪吃老虎?什么叫做他故意装作一副蝼蚁的样子,让别人故意去招惹他,他再打脸回去?就现在这样,你草天马既然知道他有如此实力,为什么还来招惹他?你不来招惹他不就行了?怎么,你来逼他丹斗,他至始至终,可说过一句话?如果你丹斗输了,是不是也是唐生的错?”

    老祖宗唐英震怒极反笑的说道。

    这草天马越说越离谱,越是说无理取闹了!

    “你……你……唐英震,我说不过你!唐生,你这个缩头乌龟的小畜生,只敢躲在背后缩着脑袋么?我问你,我向你丹斗,你可敢接?”

    草天马知道说不过唐英震,他只好将所有的气都撒在唐生的身上来。

    “你想怎么丹斗?”

    唐生淡淡的问道。

    他目光就像是看跳梁小丑般看着草天马。

    “煞魔宗的人点名要你的小命!所以,我也不要你的小命了!我们的丹斗赌约就跟你和扁子桃前辈的丹斗赌约一样!谁若是输了,谁就从这里爬到南城门口跪三年,还要边跪边学狗叫,骂其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

    草天马大声的说道。

    他这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他认为直接杀了唐生,还算是便宜这小子了。

    只有这样的羞辱,才能够让他泄愤和消恨!

    “何苦呢?”

    唐生试图劝说。

    “垃圾废物,你敢不敢应战?”

    草天马挑衅怒骂道。

    “你既然这么想跪城门学狗叫,那我又有什么什么理由拒绝?”

    唐生说道。

    被这草天马一而再的指着鼻子的骂,唐生也有些动怒了。

    旁边的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祖,也没有说什么,他们相信唐生的丹道医术实力。

    “唐英震,草天马和唐生的丹斗赌约已经达成了,我们西伯世家和你们唐世家只见的丹斗赌约,是不是也该商量一下了?”

    这时候,西伯阴老祖开口说道。

    “你想怎么样?”

    唐英震沉声问道。

    他没想到西伯阴这老儿,还有要求。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们的。这场丹斗赌约过后,唐生要去跪南城门学狗叫,这正给你们唐世家一个台阶下。既不得罪玄木剑宗,也让你们给煞魔宗一个交代。这小子得罪了煞魔宗,说不定煞魔宗看到这小子跪城门学狗叫,就收回了七杀血令,不来屠你们唐家城了呢。”

    西伯阴老祖说道。

    果然,他这番话一出,在场的唐世家长老们,就有些心动了。

    他们本来就对唐生带有怨恨,若不是老祖宗在场,他们早就爆发了。

    现在,听到了这个解决之策略,他们都蠢蠢欲动起来。

    能不让煞魔宗屠城,那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啊。

    毕竟,屠城之后哪怕他们唐世家可以重建,那也是生灵涂炭,损失惨状的啊,甚至他们在场的很多人都要死!

    牺牲唐生一个人而保全他们这么多人,谁不心动啊?

    “西伯阴,你这点小心思,能瞒得过谁?你在这挑衅我们唐世家和唐生的关系,动摇我们唐世家抵抗煞魔宗的决心,你的心肠果然歹毒啊!”

    唐英震老祖宗大声的说道。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灵力,如同黄钟大吕般响荡,将在场心思浮动的唐世家长老们,全都震醒了过来!

    “我好心给你们唐世家指明一条出路,没想到你们唐世家却将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还说我心肠歹毒!当真是死到临头了还不识好歹。”

    西伯阴嘲笑着说道。

    “哼!废话少说!西伯阴老儿,说出你的意图吧!”

    唐英震老祖宗大声的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