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惊世豪赌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唐英震老祖也知道这西伯阴上面来闹事,不会这么简单的善了的。

    所以,他也懒得说废话了。

    “好,唐英震老儿,你果然爽快!这场丹斗,我们就赌你们唐世家的那三百万顷的药田吧!”

    西伯阴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唐世家的长老们,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

    那三百万顷的药田,可是唐世家的命根子啊,家族三分之二的财政收入都来自于每年药田的收成。

    果然,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祖听到这话,脸色也大变起来。

    “西伯阴老儿,你是趁火打劫吧!”

    老祖宗唐英震冷声的说道。

    “哈,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反正,你们唐世家很快就被煞魔宗屠城血洗,你们连唐家城都自顾不暇,还有什么精力去打理那三百万顷的药田?与其让这三百万顷的药田荒废,还不如给我们西伯世家吧。”

    西伯阴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相当的无耻。

    在场的唐世家长老们,听到这番话,相当的愤慨!

    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西伯阴所说的有些道理。

    那三百万顷的药田乃是分散在城外各处的,需要雇佣大量的药农去打理的。

    如果唐家城被屠杀,百姓逃散,药农自然也逃散,这三百万顷的药田自然就没有人来耕种了。

    哪怕他们唐世家又回来重新的建城,那些离开的百姓敢不敢再回来,那还很难说呢。

    至少几年内,整座唐家城都会成为一座近乎空城的状态。

    “你想打我们唐世家三百万顷药田的主意,你又拿什么来赌?”

    老祖宗唐英震沉声的喝问道。

    “我们西伯世家也有药田八百万顷!我们就拿着其中的三百万顷来跟你们赌吧。”

    西伯阴淡淡的说道。

    他此话一出,唐世家这边的长老顿时又愤怒起来。

    “药田也分三六九等!我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大多数都是四五品的中等药田,还有几千亩七八品的上等药田!而你们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呢?大都是一二品的下等贫瘠药田!”

    “没错!别说你们西伯世家的三百万顷下等药田了,就算是全部的八百万顷药田加起来,其价值也不如我们唐世家这三百万顷药田的十分之一!”

    “老祖宗,他是趁火打劫,不要答应他!”

    唐世家的长老们,纷纷说道。

    唐生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管它什么的呢?

    唐世家三百万顷药田的价值是大,但是他唐生的丹斗又不会输,只是摆在台面上,走个过场而已。

    西伯世家的药田虽然贫瘠,可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

    西伯世家敢拿来赌,他就敢去赢回来。

    “唐英震老儿,你就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家族子弟的么?我们老祖在说话,底下的徒子徒孙们,却在一旁不停的聒噪!当真是没有教养!就像是一群没有教养的畜生一样。”

    西伯阴淡淡嘲讽辱骂的说道。

    “你……”

    大殿的唐世家长老们,听到西伯阴的这番话,一个个都涨红了脸,羞愤难当!

    他们没想到西伯阴如此高贵的身份,居然会当场辱骂他们是没有教养的畜生。

    “好了!你们都给我安静下来!”

    老祖宗唐英震沉声的说道,威严散发而出。

    他身后的唐世家的长老们,这才安静下来。

    他看着得意洋洋的西伯阴,说道:“这三百万顷药田,都是中上等的药田,是我们唐世家的立足根基。而你西伯世家的那八百万顷的药田呢?都是些一二品的下等贫瘠药田,对你们西伯世家来说,可有可无!论药田的每年收入,我们三百万顷药田的收入,至少是你们西伯世家八百万顷药田的几十上百倍!西伯阴,你不觉得太过了么?”

    “哈,过了么?这样吧,那我们就用全部的八百万顷药田,跟你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赌吧!”

    西伯阴脸皮极其的厚。

    他这无异于强盗土匪的行径,属于明抢了。

    “西伯阴,既然你想通过丹斗赌约来夺取我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那就请你拿出点诚意来!否则,这三百万顷药田,我们唐世家宁愿拿去出售,也不愿意让给你!我相信,如果我们唐世家的这三百万顷药田摆在市面上,感兴趣的家族定然有很多吧。”

    老祖宗唐英震说道。

    他不愿意被动,这番话算是反客为主了!

    你西伯阴就不是想在煞魔宗屠城的时候,强要这三百万顷药田么?

    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他们唐世家直接拿这三百万顷药田出售了!

    果然。

    老祖宗唐生的这番话,算是将了西伯阴一军了。

    “你……”

    西伯阴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他最怕的就是唐英震这老儿逼急了,还真拿这药田去出售了。

    “唐英震老儿,你想怎么样?”

    西伯阴冷声问道。

    “我并不想怎么样,而是你们西伯世家到底想怎么样!若是可以,我们唐世家根本就不想拿这三百万顷的药田来当赌注!这是我们唐世家的命根子!”

    老祖宗唐英震说到这,他的目光朝着身边的唐生瞥了眼。

    他的心也非常的紧张!

    他也在赌!

    对方那草天马的丹道医术到底如何,他心里没有底,但是唐生的丹道医术到底如何,他心里是有几分底气的。

    他一直都在暗中留意唐生的神态情绪变化。

    所以,唐生至始至终都十分淡然的神态,给了老祖宗唐英震极大的信心。

    既然是赌!

    那没有几分能赢的心态,又怎么是赌?

    否则,谁会傻傻的将三百万顷药田,拱手相让出去?

    唐英震如此,那边的西伯阴,显然也是如此的心态的。

    感受到老祖宗唐英震的目光,唐生与之对视一眼,给其一个放心去押赌注的眼神。

    押吧!将整个唐世家都押上去也可以,反正他又不会输!这西伯世家送上门来找死,他们要赌什么,都奉陪到底啊!

    看到唐生投过来的眼神,老祖宗唐英震的心更加的稳了。

    在这一刻。

    那边的西伯阴也悄悄的看向在他身边的草天马。

    他们西伯世家的这八百万顷药田,即便是下等的贫瘠药田,但是每年的收入也不菲了。

    虽然不像唐世家那样是其命根子,但若真是赌输了,他们西伯世家也像是被割了一块肉般肉疼的。

    所以,西伯阴要跟草天马眼神交流一下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