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灵山矿脉!
    这一刻,西伯阴的心也有些慌了。

    很显然,他紧紧通过他们西伯世家那八百万顷下品贫瘠的药田,就想跟唐世家的三百万顷中上品的药田来赌,未免有些痴心妄想了。

    可是,再往上加筹码,他又怕输。

    毕竟唐生那小子是轻松的赢了八品药师扁子桃的。

    那唐英震也是一只老狐狸,这老家伙敢拿他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中上等的药田放在台面上来赌,那也是对于唐生的丹道医术有几分信心的。

    感应到西伯阴看过来的眼神,草天马也毫不避让的直接对上西伯阴的目光。

    他当然明白此刻西伯阴的心情了。

    无非就是担心他会输!

    他会输么?

    笑话!

    他草天马乃是堂堂的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跟随在草药谷谷主的身边埋头钻研丹道医术几十年,医书典籍、丹方斗方看了无数,知识极其的渊博。

    于丹斗一途之上,草药谷的丹斗之方,他几乎都看过,甚至连灵丹斗方也看过上百张。

    他会怕丹斗么?

    再说了,唐生这个小子的底细他也摸底过的。

    只是几年前才开始学丹道医术的,就算是再天才,又能记得住几张丹斗之方?

    所以,这一刻,草天马看向西伯阴的眼神,带着一种自信,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那眼神仿佛在说,放心押上筹码来赌斗吧。

    押多少,他草天马都能赢!

    得到了草天马的这种自信霸气的眼神回应,西伯阴的心里的底气渐渐的足了。

    “死到临头还嘴硬?也罢!除了这八百万顷的药田外,我们西伯世家再加上灵甲山灵矿脉的开采权!”

    西伯阴大声的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他身后的西伯世家的长老弟子们,脸色全都变色了。

    虽然说灵甲山的灵脉只是一条最小的贫瘠灵矿脉,开采出来都是些不精纯的下品灵石,而且极其难开采,但那毕竟是灵矿脉啊!

    每开采出一块下品灵石,那都是实打实的下品灵石啊!

    可以说,单是从价值的角度来说,这灵甲山的灵矿脉价值远在唐世家的三百万顷的药田上。

    “老祖!”

    有西伯世家的长老,立刻想要进言,要西伯阴三思而后行啊。

    “无妨!这灵甲山的灵矿脉,我们是拿来赌的,又不是拿来送给他们唐世家的!你们紧张什么?怎么,你们认为草天马大师还赢不了唐生这个只学了几年丹道医术的小畜生?”

    西伯阴说道。

    周围的西伯世家的长老听到这番话,这才慢慢的醒悟过来。

    是啊!

    这灵矿脉只是拿出来走个过场而已,又不会真的输!

    相反的,只要草天马大师赢了唐生这个小畜生,那么唐世家的三百万顷的药田,就是他们西伯世家的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若不拿出灵矿脉来当诱饵,唐世家会乖乖的将那三百万顷药田拿出来做赌注么?

    果然。

    听到了西伯阴居然连灵甲山的那条灵矿脉的开采权都拿出来了,在场的唐世家的长老们眼睛都亮了。

    若是能够赢得下来,那绝对是发了!

    哪怕是一年只能够开采一百颗下品灵石,一百年就可以开采一万颗下品灵石了!

    他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所栽种的药材,也只是能够用来换世俗的金银财富而已,你想要用世俗财富去换取大量的下品灵石?休想!

    不过,再听到西伯阴接下来的那番话时,他们又像是被一盆冷水直接浇了下来。

    是啊!

    那也要唐生能够丹斗赢得了草天马才行。

    但,那可能么?

    西伯阴敢将如此宝贵的灵甲山的灵矿脉拿出来赌注,那就是有十成的把握的了!

    看得到却拿不到,终究是画饼充饥,空流口水而已。

    想到此,唐世家的长老们,也反应过来。

    “老祖宗,不能赌!千万别要答应西伯世家!”

    “没错!他们连灵甲山的灵矿脉都敢拿出来做赌注,那就是有十成的把握,自信我们赢不走他们的灵矿脉了。”

    “灵甲山的灵矿脉虽然宝贵,但那只不过是引诱我们上当的诱饵而已。老祖宗,千万不能答应啊,那三百万顷的药田,可是我们西唐世家的命根子啊。”

    “唐生才学丹道医术几年啊!他能赢八品药师的扁子桃,可能只是他侥幸赢下来的而已。可一而不可二!这草天马大师可是师从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丹道医术浸淫了几十年,唐生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是啊!不能赌啊!唐生之前的两次丹斗,都是恰巧看过对方的丹方,草天马大师不可能再犯那样的错,而唐生也不可能再幸运到对方的丹方也看过的!”

    “我们答应去赌这场丹斗,那就是明摆着要将这三百万顷的药田拱手相让了!老祖宗,我们就算是拿着三百万顷的药田卖了,也不能赌啊!”

    在场的家主唐云天以及其他的长老,纷纷的开口哀求着。

    “哈哈!唐英震老儿,刚刚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我们西伯世家拿出价值对等的东西来跟你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的药田来做赌注么?现在我们西伯世家拿出来了,而且价值远在你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之上。怎么,不敢赌了?”

    西伯阴大声的说道。

    与此同时,他灵丹境中期的气场,笼罩整个大殿,朝着那边开口劝说唐英震老祖宗不要赌的长老笼罩而去。

    顿时,这些唐世家的长老们,只觉得胸口上像是被压住了一座冰山,浑身发寒,喘息也沉重起来。

    他们受到西伯阴的气势所慑,顿时都发不出声来。

    整个大殿,安静了下来。

    “哼!西伯阴,莫要嚣张了!”

    唐英震老祖怒道。

    “我就是嚣张,你又能如何?你们唐世家灭族再即,已经是落水狗,此时不痛打你们,更待何时?今日这场丹斗赌约,你们唐世家赌也得赌,不赌也得赌!”

    西伯阴霸道起来,他的气势,也磅礴的笼罩想唐英震!

    他便是要以势压人!

    “你……”

    唐英震气得浑身发抖。

    “老祖宗,他们既然如此咄咄相逼,我们唐世家也已经没有了退路!既然如此,那就赌吧!”

    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唐生,这时候突然开口。

    他的语气极其的平静。

    既然对方不仅要送那八百万顷的药田过来,又要送这灵甲山的灵矿脉过来,而且还态度很坚定的咄咄相逼,那么他们唐世家也只有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