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公羊修友
    唐生淡淡的看着对面嚣张无比的西伯阴,又瞥了眼旁边的草天马。

    气得浑身发抖的唐英震老祖宗,听到唐生这番话,他才幡然醒悟过来。

    是啊!

    他动什么怒?

    西伯阴老儿自己送上门来找死,自己偏要将那八百万顷的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送给他们唐世家,他又有什么好动怒的?他应该高兴才是。

    哼哼!且让你西伯阴和西伯世家的人嚣张一会儿,看丹斗完后,你们还嚣张得出来么?

    在场之中,知道唐生丹道医术达到九品巅峰的,也只有老祖宗唐英震、唐凌书和太上长老唐义双三人而已。

    在场的唐世家长老们,听到唐生这番话,他们又急了。

    他们可都不想冒险啊!

    再说了,他们也不信任唐生的丹道医术。

    “唐生,你给我闭嘴!西伯世家的恩怨是你招惹的,煞魔宗的祸事也是你招惹的!你消停一下行不行?”

    “家族沦落到如此的地步,都是你害的!怎么,你现在连家族的那三百万顷药田的命根子,也都想拿去葬送掉么?”

    “你就是家族的扫帚星!如果家族因此而灭亡,你就是家族的万古罪人!”

    这些唐世家的长老也是急了,再加上他们早就看唐生不顺眼,心里对唐生怀有怨言。

    此刻听到唐生居然还主动的要拿家族的三百万顷药田来做丹斗赌注,他们顿时急红眼了,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

    他们有的人直接对唐生恶语相向,破口大骂起来。

    “诸位长老放心,没有几分本事,我唐生也不会敢拿家族的三百万顷药田来做赌注的。”

    唐生和气的说道。

    他知道家族很多长老都是心忧家族的生死存亡,所以,他也不恼怒。

    “呸!你有几分本事,就敢那家族的三百万顷药田来做赌注?人家西伯世家的人也不傻,难道他们没有几分本事,又会傻得拿八百万顷的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来做赌注?”

    “自信是好,可不要盲目自大了!你才学了几天的丹道医术,侥幸赢了一次扁子桃,尾巴就翘上天了,认为天底下没有人的丹道医术是你的对手?”

    “我看你是疯了吧!你发疯,可别拿我们家族的未来根基来当儿戏!”

    这些长老们丝毫不领情,反而更加不留情面的痛斥!

    “好了!够了!”

    老祖宗唐英震眉头一皱,灵丹境的气场笼罩向唐世家的长老们。

    他训斥道:“西伯世家的人来者不善,虎视眈眈,摆明了就是冲着我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来的!就算我们不答应跟他们丹斗,他们自然也会弄出其它的幺蛾子来,找借口来抢的!另外,我再重申一遍,煞魔宗的事情,与唐生无关!魔宗之人,人人得而诛之!以后谁若是敢就此事埋怨唐生,休怪我家法处置!”

    看到老祖宗居然发飙了,在场的长老们全都耸着脑袋,可他们心里不服,一个个都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姿态。

    “嘿嘿,唐英震老儿,你就这么管教家族的?你真垃圾啊!要不要我帮你管教管教他们?”

    西伯阴问道,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意!

    很显然的,唐英震和唐生这两个家伙都已经答应丹斗赌约了,唐世家这些长老们还在这里一个个的聒噪,他真想一巴掌将这些垃圾都给拍死去。

    “我唐世家的人,还用不着你来管!”

    老祖宗唐英震冷声说道。

    “好啊?废话少说,那我们来签订丹斗赌约吧!”

    西伯阴说着,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笔墨纸砚,他抓着一只大笔在白纸上奋笔疾书起来。

    不一会儿,唐生和草天马的跪城门学狗叫三年的狠毒丹斗赌注、唐世家和西伯世家的惊天豪赌的内容,已经全部书写在上面了。

    丹斗赌约一式两份,并且是以玄木剑宗的名义来起誓的!

    “你看一下,有什么疏漏的么?若是没有,我们就签名画押吧。”

    西伯阴说道。

    他有些着急,生怕拖得久了,这唐英震老儿又反悔了。

    “没有。”

    老祖宗唐英震说道。

    “很好!”

    西伯阴说着,他签上了他的大名,与此同时,那边的草天马也签上他的大名。

    “该你了!”

    西伯阴看向唐英震。

    “哼!”

    唐英震冷哼一声,他也签上他的名字和按上了手掌印。

    “小子,该你了!”

    西伯阴的目光又落向唐生。

    唐生淡淡的瞥了西伯阴一眼,没有犹豫,他也签上他的名字,按上了他的手印。

    丹斗赌约,成!

    “哈哈!唐生,你这个垃圾废物,就等着跪城门学狗叫骂你的祖宗十八代吧!”

    草天马看到丹斗赌约达成,再度嚣张起来,指着唐生的鼻子破口大骂!

    “丹斗是靠实力说话的,而不是看谁嚣张谁就能赢的。”

    唐生最近泛起一抹嘲讽,淡淡的回应。

    “你就等死吧!不不……我又怎么会让你如此轻易的死?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草天马说道。

    “随便你。”

    唐生无所谓的说道。

    就让这个家伙再嚣张一会儿吧。

    ……

    丹斗赌约签了,丹斗即将开始。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西伯世家的人眉开眼笑,唐世家的人愁眉苦脸之时,一股强大的灵丹境后期的气场,从虚空笼罩而下。

    在这股强大的气场笼罩下,哪怕是西伯阴、唐英震、唐凌书这样的灵丹境强者,脸色都大变起来!

    “灵丹境后期的强者!”

    三人齐声惊呼起来。

    难不成,这是煞魔宗的强者到来了,要开始对他们唐世家进行屠满门了?

    唐生眉头也微皱。

    脸色最难看还是西伯阴和西伯世家的子弟们。

    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他们来唐世家里作威作福,只是想趁火打劫,抢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而已,至于煞魔宗屠唐世家的事情,他们可不想参与进去。

    他们非但不想参与进去,反而还想在一旁看好戏呢。

    可是,如果煞魔宗的强者现在就杀进来,那可不管你是谁的,直接就屠杀了,这样一来,他们只能被迫卷入这场屠杀里了!

    “做好准备,如果真是煞魔宗的人来屠城,我们立刻就跑!”

    脸色惨白的西伯阴,悄悄的用道念给在场的西伯世家的长老弟子们传音。

    “好热闹啊!我还以为是煞魔宗的人胆大包天,敢光天化日之下来唐世家闹事呢,原来是西伯阴你这个老儿!”

    一个沉闷如雷霆般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荡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公羊博老哥?”

    听到这个声音时,原本脸色惨白的唐英震,突然变得狂喜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