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荒谬之举
    唐生目光一凛,他敏锐的灵觉感应到什么。

    他朝着大殿门口看去,就见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一身道袍,带着几分仙风道骨,出现在那里。

    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祖宗,满脸都是激动,赶紧上前相迎。

    看他们这个样子,似乎和这个公羊博的灵丹境强者,关系匪浅。

    “老哥!你修为突破到灵丹境后期了?恭喜,恭喜。”

    唐英震老祖欢喜的说道。

    他和这公羊博年轻的时候,在玄木剑宗里,就是同一个师父的真传弟子,共过生死的兄弟,感情非常的深厚。

    “一年前突破的!刚刚我从尸魔山脉深处归来,路过唐家城,正想来看望你,却发现城中百姓举家带口,慌忙逃出城池!打听之下,才知道煞魔宗那帮邪孽,居然又死灰复燃,还给你们唐家城颁布了七杀血令!没想到,刚到你们宗族府,又赶上了一场好戏。”

    说到这,公羊博的目光,瞥向旁边的西伯阴,语气带着几分凌厉,说道:“西伯阴,你这老不死的,居然突破到了灵丹境中期?不过,你好大的威风啊!这是趁火打劫啊,还是明目张胆的来抢啊?”

    作为生死兄弟,看到唐世家有难,公羊博并没有坐视不管。

    这一进来,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要给唐英震来撑腰。

    看到这,唐生心里也松了口气,看来,来者是友非敌。

    西伯阴的脸色阴沉的变换了几下。

    他目光带着几分畏惧的直视着公羊博,大声的说道:“公羊博,这是我们西伯世家和唐世家的恩怨,还请你不要插手进来!如今我们西伯世家的西伯洛津和天玄商会的八品药师扁子桃的人头,都还挂在他们唐世家的城门口呢!血债,本来就需要血来偿的!再说了,你背后也有着公羊世家,怎么,难不成你也想将公羊世家拉扯进这桩恩怨里?”

    果然,公羊博一听,眉头微皱。

    如果是世家之间的恩怨,那么他确实不好插手。

    毕竟,他的背后还有公羊世家。

    “老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羊博赶紧问道。

    “前几天,西伯世家的西伯洛津和天玄商会的八品药师扁子桃,上门来找我唐世家的丹道天才唐生来丹斗,对方立下了狠毒的丹斗赌约,谁若是输了,那就要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最后,那八品药师扁子桃输了。可他们两人却想着反悔!这时候,林葛志那老家伙的宝贝儿子林泽乾正好在场,他将那想要违反丹斗赌约的西伯洛津和扁子桃的人头斩下来,命人挂在了南城门口。”

    唐英震简明扼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同时还介绍其站在他旁边的唐生。

    “林葛志?那老家伙可是一个护短的主!而且他们林世家也不是西伯世家可以招惹的!西伯阴,你的人是那林泽乾小儿给斩的,怎么,你不敢去找林葛志那老家伙来撒气,就来唐世家来挑事?”

    公羊博明白了前因后果,大声的喝问。

    唐生看着公羊博当场发飙,他心里暗自想着:此人倒也直爽!

    “人虽然是林泽乾给斩的,但是,事情的起因,确实因为和这小畜生丹斗赌约而引起的!那时候,这个小畜生还不算唐世家的子弟,可丹斗过后,唐世家却将这小畜生收入唐世家!你说,唐世家是不是故意跟我们西伯世家过不去?”

    西伯阴也不示弱,他指着唐生的鼻子,强词夺理的大声的说道。

    “唐生本来就具备我们唐世家的血脉,属于旁系子弟!他是丹道天才,我们唐世家将他收入家族,有何错?反倒是你们西伯世家的人,三番两次的找他麻烦,小的丹斗不过他,就来大的找他丹斗,大的丹斗不过他,就来老的!还有完没完?”

    唐英震也不示弱,怒怼回去。

    公羊博瞥了站在唐英震身边的唐生一眼,他眸子一凛,只觉得这个看似只有淬体六重的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有着一股超乎寻常的平静。

    他心里很是疑惑,这少年这么小,丹斗就赢了八品药师了么?

    这样的丹道天才,哪怕是放到玄木剑宗里,也是绝世天才了,怪不得唐世家拼了老命也要维护他,只可惜,修为只有淬体六重,未免太低了些了。

    “哼!废话少说!我们双方的丹斗赌约都已经签了下来!哪怕公羊博为你们唐世家撑腰,那又如何?你敢不丹斗,那就是主动认输!你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的药田,就要归我们唐世家!同时,这个小畜生,也要按照赌约的要求,从这里就爬到南城门,跪地三年学狗叫骂其祖宗十八代!”

    西伯阴也不愿意再浪费口舌的说下去。

    他抖了抖手中的丹斗赌约,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老弟,这丹斗赌约乃是西伯阴这老儿逼你签下去的吧!这带有强迫性质显失公平的丹斗赌约,只要你点头说一声不字,那么我可以给你做主,立刻就撕毁它!”

    公羊博大声的说道。

    “你……公羊博老儿,这丹斗赌约可以用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的,你敢撕毁?”

    西伯阴大声的怒道。

    “怎么,你不服气?你若不服气,我们大家上玄木剑宗理论去?看看你这趁唐世家遭受煞魔宗屠门的时候,上门来乘人之危签下的丹斗赌约,到底做不做数!也让玄木剑宗的人看看你们西伯世家这样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强盗土匪的行径!”

    公羊博冷声说道。

    “你……”

    西伯阴又气又怒!

    他哪里敢上玄木剑宗去理论?

    煞魔宗要拿唐世家来开刀,而唐世家如今正想誓死抵抗呢,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玄木剑宗若还是纵容他西伯阴来趁火打劫唐世家,这岂不是让天下所有想要抵抗煞魔宗的家族都寒了心么?

    可恶啊!

    眼看三百万顷的药田就要赢到手了,偏偏杀出了这个搅屎棍公羊博!

    西伯阴的心里暗恨着。

    “老弟,你表个态吧。”

    公羊博气势上已经压制住了西伯阴,他转头问向唐英震。

    谁知,唐英震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身边的唐生。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作为唐世家的最高领导人决策者,居然要征求那个淬体六重的少年意见?

    这让公羊博觉得有些荒谬了。

    可更荒谬的还是后面。

    只见唐生开口,淡淡的说道:“老祖宗,公羊博前辈护得了我们一次,护不了我们第二次。他们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抢夺我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这次如果我们不跟他们西伯世家进行这场丹斗,下次他们还是会找其它的借口来上面生事的。”

    然而,唐生开口的这番话,无异石破天惊!

    让在场的人,全都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