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脑子进水?!
    在场的人,无论是西伯世家的,还是唐世家的,还都以为他们的耳朵听错了!

    这唐生的脑子进水了么?

    难度他不知道,人家公羊博前辈在帮他们唐世家摆脱这场惊天豪赌般的丹斗赌约么?

    你倒好,还直接拒绝了,还还不领情了?

    装什么大尾巴狼?

    唐生,你就是个就是一个瘟疫扫把星!

    西伯世家的恩怨是你带来的,煞魔宗的屠杀是你带来的,这还不够,你还要坑了我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命根子药田?

    “你……你……”

    有唐世家长老,怒急攻心,气得当场吐血,昏死过去了。

    公羊博也傻眼了。

    他瞪大着眼睛,里面全都是诧异的看着唐生,看着这个十六七岁的乳臭未干的少年。

    他辛辛苦苦的来帮唐世家化解这场不公正的丹斗赌约,看来都是他的一厢情愿了?

    感情在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看来,根本就不需要他这多此一举的行为,还是画蛇添足的了?

    这让此刻的公羊博有些尴尬起来。

    “老弟,你们家族这少年,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大包了天啊。”

    公羊博说道。

    他说这番话的意思,一来是来缓解他此刻心情的尴尬,二来是假装没有听到唐生的胡言乱语,三来是直接询问唐英震的意思。

    说吧,到底这丹斗赌约,要不要撕毁了。

    可唐英震接下来的行为,更让公羊博觉得荒谬。

    “老哥!我也觉得唐生说得在理,西伯世家狼子野心,他既然打了我们唐世家三百万顷药田的主意,那么就会不择手段的来夺取。你帮得了我们唐世家一次,帮不了第二次的。所以,这场丹斗赌约,我还是想要进行下去,也算是跟西伯世家了却这一撞恩怨。”

    唐英震说道。

    他居然直接按照唐生的意思来!

    他这一番话,让在场的唐世家和西伯世家的人,也都听傻眼了。

    “老弟!你……你莫非是疯了?还真的赌?”

    因为震撼,所以公羊博的声音也有些发颤起来。

    就算是他,也不敢随意就拿这家族的立足之本来赌啊,哪怕他有把握赢,他也不敢。

    因为一旦输了,家族就完蛋了!

    “老哥,无论输赢,我们唐世家都认了!可我却怕西伯世家若是输了,却耍赖!所以,还请你做这场丹斗赌约的公证。”

    唐英震一咬牙,声音坚定的说道。

    他知道唐生不是那种冲动的人,所以,他还是选择相信唐生!

    毕竟,西伯世家对他们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虎视眈眈,他对于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灵甲山的灵矿脉,何尝不眼馋?

    “呃……既然你如此说了,好吧,我就做这场丹斗赌约的公证!”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劝也劝了,公羊博也不勉强了。

    毕竟唐世家做主的不是他!

    “西伯阴老儿,我来做这场丹斗赌约的公证,你可有意见?”

    公羊博转身问向西伯阴。

    “你来做公证,我求之不得!”

    西伯阴笑说道。

    "哼!"

    公羊博冷哼一声,他也不再说话。

    他说着,在两张丹斗赌约上,再添加上公证人一行字,签上了他的大名,同时按下了朱砂手印。

    唐生只是静静的看着。

    有了公羊博这位大高手来做公证,他赢了这场丹斗,想必西伯世家也不敢当面反悔吧。

    至于唐世家长老们的误解和仇视,他也不打算多做解释,让接下来的丹斗的结果来说话吧。

    ……

    大殿足够宽敞。

    两方人马,各自退到两边,让开一片空地来。

    西伯世家的天玄商会这边,派出了五位药师充当裁判,众目睽睽之下,唐世家这边的人马也不怕这五位药师作弊。

    公羊博站在中间,他的目光扫了眼双方的人马,也不废话。

    他大声的说道:“我宣布,唐生和草天马的丹斗比试,现在开始!现在,请双方报药名!”

    报药名,就是双方各自指定一定数量的药材,一会儿的丹斗比试,配置的毒丹和解丹都只能够从这报出的药材里挑选炼制。

    “我先来!”

    草天马开口,报了一百株药材的名字。

    报完后,他还不忘轻蔑的瞥了唐生一眼,那目光里充满了挑衅之意。

    他所报的这一百株药材,都是些寻常药堂就能够买得到的药材。

    唐生懒得理会这草天马的挑衅。

    他也报出一百株药材的名字,也都是寻常的药堂就能够买到的。

    很快,双方报的药材就摆放了上来

    药材准备好了,紧接着五位裁判需要检查一遍双方的身体状况,确认双方的身体状况都属于健康的,并且没有作弊。

    而唐生和草天马,也要互相检查一遍各自的身体。

    这丹斗顺序和流程,跟唐生之前与李克大师、扁子桃大师的那两场丹斗顺序和流程一模一样。

    双方验明了身体!

    接下来,就是两人进行抽签来定顺序了。

    这决定着谁先给对方下毒的顺序。

    “抽到长签者先配丹,抽到短签者后配丹!”

    裁判拿着一个签筒,里面放着一长一短两根签,依次递给唐生和草天马面临来抽取。

    唐生抽到了短签,草天马抽到了长签。

    “草天马抽到长签,他开始先配丹!唐生抽到短签,他后配丹!”

    裁判大声的宣布双方的顺序。

    报药名,验身体,定顺序,这是丹斗开始前的三个准备程序。

    准备程序都就绪了。

    接下来就是丹斗的正式开始阶段了。

    分别是配丹、验丹和解丹!

    “现在,我宣布,丹斗比试的配丹阶段,正式开始!”

    作为公证人的公羊博大声的说道。

    他的声音如雷霆般响荡在大殿里。

    大殿两边的唐世家和西伯世家的人马,全都情不自禁的屏气凝神,紧张的进行观看。

    毕竟,这丹斗赌约,可是一场涉及到事关两个家族兴衰荣辱的惊世豪赌!

    谁都输不起!

    谁都不能输!

    “草天马大师,你先开始配丹!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来配置丹斗之药!”

    裁判看到公羊博发话,他对着一边的草天马大声的说道。

    他话音落下时,在他的裁判桌上,他拿起了一个沙漏,开始倒计时。

    守方的唐生,则背过身去,走到他那一边的配丹席上,有裁判给他赌上耳朵,戴上了眼罩。

    这是防止他偷看和窃听草天马的配置手法的。

    草天马昂首挺胸,傲然的走向中间的药架那边,快速的抽取药架上的几十株药材。

    回到他的配丹台上。

    他开始配置他的毒丹和解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