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绝望验丹
    “哈哈!唐英震老儿,你怎么瘫坐在椅子上了?刚刚你那自信哪里去了?站起来啊!我就喜欢你刚刚那副无知自大总以为你们的唐生丹斗能赢的自信样子,蠢货模样。”

    西伯阴毫不放过这次机会,他站起来,大声的嘲笑着唐英震。

    “你……”

    唐英震怒指着西伯阴,面对这样的嘲讽和侮辱,他又气又怒,可是形势如此,他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够了!西伯阴,丹斗还没有比试完,胜负还未分,你给我闭上嘴巴!”

    公羊博看不过眼他的好兄弟被西伯阴如此的嘲讽和侮辱,他出声怒喝道。

    “哈哈!灵丹一出,这场丹斗比试就已经结束了!怎么,难道你还以为唐生那个乳臭未干的小畜生,还能翻盘不成?”

    西伯阴嘲笑道。

    “你……给我闭嘴!”

    公羊博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只能说来说去都是这句闭嘴了。

    在他的心里,也叹息和无奈。

    灵丹一出,他心里也认为唐生输定了。

    ……

    半个时辰没有到,草天马这一边,就已经熄灭了两个丹炉的炉火,开始取丹出来了。

    丹炉打开,冲天的灵丹药气,弥漫了整个大殿。

    草天马用玉夹子将丹炉内的灵丹取出来,放到玉盘里。

    每个丹炉两颗灵丹,一边丹炉炼制的是毒丹,一边丹炉炼制的是解丹。

    丹成如玉。

    不过,这回的四颗丹药,并没有像先前那二十颗极品丹药一样的药气内敛,相反的,它们的药气不断的散发而出。

    药气不能内敛,这是炼丹火候还没有达到所致。

    不过,在外行人看来,这四个散发出灵威的如玉丹丸,反而看起来更加的厉害。

    “丹药,我炼好了。”

    草天马端着玉盘走到中间的裁判席上,目光瞥向那一边的唐生时,充满了不屑。

    “唐生,你可以取下眼罩了。”

    另一边的裁判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

    唐生取下眼罩和耳塞,他站起身来。

    目光扫向唐世家这边时,他看到了瘫软在椅子上,精气神全无,满是悔恨和绝望的两位老祖宗,他更看到唐世家的长老们,看向他时,那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般的仇恨目光。

    唐生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副姿态。

    “放心吧,我会赢的。”

    他心里暗自的想着,也不说话。

    平静的走向中间的裁判席,瞥了眼玉盘上的四颗灵丹。

    马马虎虎吧,勉强达到一品灵丹的水准,虽然孕育出了丹灵,但是杂质还很多,药气也没有束缚住。

    草天马很是得意。

    不过,当他看着一脸平静姿态的唐生时,心里就不爽!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哪里有自信在他这样的半步灵丹师面前故作镇定?

    “唐生,能够让我炼制出灵丹来跟你丹斗,这也是你的荣幸!哈哈,绝望了吧!没关系,学几声狗叫来,让我听听吧。”

    “垃圾!”

    唐生瞥了眼跳梁小丑般的草天马,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垃圾?小畜生,你敢骂我?你找死!”

    草天马闻言,勃然大怒。

    “我是说你炼制的丹药很垃圾!不过,你硬是要认为我是说你这个人很垃圾,那么我也表示认同。”

    唐生还是那副淡然的姿态。

    “你……”

    草天马怒急了。

    “裁判,我不想听到耳边有只苍蝇在嗡嗡嗡的叫!请问,可以验丹了么?”

    唐生懒得理会已经在暴走边缘的草天马,他对着旁边的裁判问道。

    “前……前辈,可以……可以验丹了么?”

    这五位裁判只是天玄商会的上阁药师,再这样的场合,他们就只是五只小蝼蚁,哪里能够自作主张?他们只好声音发颤的询问主持丹斗的公羊博。

    “验丹!”

    公羊博沉声说道。

    他看到此刻还一副平静淡定的唐生时,他心里也产生一种疑惑。

    都死到临头了,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还这副无所谓的淡然姿态?

    他这是无知,还是自信?

    “验……验丹!”

    听到公羊博发话,这边的裁判才敢说话。

    验丹,就是让草天马这位配置丹药者,先服用一下他炼制的毒丹,支撑半个时辰,然后再服用他的解丹来解毒,来证明他的毒丹是可以支撑半个时辰不会要人命了,他的解丹是完全可以解这毒丹的毒的。

    “就这颗吧。”

    唐生随便指了一颗毒丹。

    “小子,睁大眼睛看好了!”

    草天马说着,他将毒丹吞服下去。

    没过多久,毒性在他的体内散发开来,只见他整个人的肌肤开始出现淤青,眼袋黑肿起来,鼻子慢慢开始流了丝丝的鼻血。

    五位裁判,开始给草天马来诊断体内毒性的情况。

    只是他们水平有限,根本看不出什么。

    作为公证人的公羊博,也走进场中,查看一番草天马体内的毒丹发作情况。

    “好强烈的毒性!快速的破坏体内的生机,可毒丹里偏偏又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生机,不停的修复体内被毒性破坏的生机!妙!妙!妙!这颗灵丹,正好是毒性和生机融为一体,正好形成一个平衡!”

    公羊博忍不住赞叹起来。

    他虽然丹道医术没有达到草天马这个水平,但是作为灵丹境后期的强者,他却可以通过感应草天马体内的生命特征来判断草天马这毒丹的特性。

    “前辈谬赞了。”

    在公羊博这位强者面前,草天马还是很谦虚的。

    半个时辰,很快就到。

    “验毒丹!”

    裁判说道。

    “这颗吧。”

    唐生随便指了一颗解丹,裁判拿给草天马服用下去。

    只见解丹吞服,草天马运转体内的先天真气来炼化解丹,很快,他体表显现出来的解毒特征,慢慢的消失了。

    裁判和公羊博再检查一番草天马体内的毒性状况,都发现草天马已经将赌给解了。

    “验丹,无误!”

    裁判大声的宣布。

    草天马调理了一下,他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唐生,冷笑道:“小畜生,该你了!请吧!”

    唐生懒得搭理这草天马。

    “唐生,你做好准备了没有?”

    裁判问道。

    “做好了。”

    唐生淡淡的回答。

    “解丹阶段,开始!请你服下毒丹!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来配置解药,解了草天马炼制的毒。”

    裁判说道。

    “明白。”

    唐生也不废话,拿起毒丹,直接吞服下去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