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似曾相识
    “哈哈!赢了就是赢了!”

    公羊博说着,又转头看向唐英震那边,笑道,“老弟,你们唐世家只怕要出一位灵丹师了!这小子,能够用极品丹药解了灵毒丹之毒,这可不是寻常的半步灵丹师能够做到的,这要对丹道医理有着极其高深的理解才行的。”

    “哈哈!我也没想到他的丹道水平达到了如此的程度!”

    唐英震的脸上,笑开了花。

    且不说唐生的丹道医术将来的成就,就是眼下这场丹斗赌局,如果唐生赢了,那么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就归属他们唐世家了。

    他们唐世家得到这些资源,家族的底蕴立刻就雄浑两三倍!

    再加上唐生将来达到灵丹境成为灵丹师,那么他们唐世家在玄木剑宗里的地位,直接上一个台阶,达到二流世家的级别!

    另一边。

    西伯阴也回过神来了。

    “此子,不能留!绝对不能留!留下去,绝对会是我们西伯世家的心腹大患!”

    西伯阴看着唐生的目光,全都是杀意。

    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一定要除掉此子!

    ……

    另一边,草天马还沉浸在看不懂唐生配药手法之中。

    “唐生,苟木澜虫草和七星尾狐花的药性相克,你怎么将它们放在一起碾磨?半叶狮子头草,最怕水,你怎么能用水来浸泡它?断指虫丝根你用来跟三叶火雷草来配置,就不怕它们的药性变质么?”

    他一口气问出了许多困扰他疑惑之中的三个。

    如果不问出,这憋在心里,实在是难受啊。

    “怎么,你这是想我请教的态度么?”

    唐生问道。

    “你……唐生,你这个小畜生,装什么高姿态?我堂堂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向你这个小畜生请教,那是看得起你!你以为,这些问题,我们草药谷会解不出来?”

    草天马也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向唐生求教,那岂不是连尊严都不要了?

    这该多么的丢脸啊!

    他看到唐生这副姿态,更是恼羞成怒。

    “既然这样,我也不用你看得起,你直接回去问你们的草药谷高人就是了。”

    唐生也懒得回答。

    “你也别得意太早!你只是恰巧懂得五行相生的药理,解了我的毒丹!你配置的毒丹,你以为我解不了么?我若是解了,那我们就是打平了!”

    草天马大声的说道。

    没错,这丹斗才进行上半局而已,还有下半局。

    他输了上半局,下半局赢回来,不就得了?

    听到草天马这番话,西伯世家那边的长老弟子们,脸色总算好看些,他们也算是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是啊!

    用得着这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么?

    才输了上半局,下半局草天马大师赢回来就是了。

    要知道草天马大师可是半步灵丹师,实力摆在那里的!

    “没错,没错!唐生这个小畜生能够解了草天马大师的灵毒丹,草天马大师何尝不能解了唐生的毒丹?会赢的!会赢的!”

    此刻,瘫软在椅子上的西伯阴,也站了起来!

    慢慢又恢复了一丝生气。

    ……

    双方修整一会儿,下半场的丹斗快要开始了。

    “草天马大师,请……请你到你那边的炼丹台坐好!”

    裁判恭敬的说道。

    “哼!小畜生,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草天马不忘挑衅。

    唐生懒得理会。

    等那边的草天马带上眼罩,堵上耳朵,裁判这才开始正式宣布:“唐生,你可以开始配丹!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来配置丹斗之药!”

    他话音落下时,也在他的裁判桌上,拿起了一个沙漏,开始倒计时起来。

    这标志着,下半局的丹斗,正式开始了!

    唐世家和西伯世家双方的长老、弟子们,全都紧张起来。

    分胜负,定生死的时候来临了。

    大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唐生的一举一动。

    只见唐生拿着一个药篮子,走到药架上,将一株株的药材放在药篮子里。

    等他拿二十多株药材的时候,有人开始发现不对劲了。

    “你们发现没有?唐生小祖宗拿的药材,好像跟先前草天马大师所拿的一模一样啊。”

    “咦?还真是这样了!天啊!他想做什么?该不会是想像上次赢李克大师和扁子桃大师一样,用对方相同的丹方来吧。”

    “天啊!这也太冒险了吧!相同的手段,可一不可二,可二不可三!要知道草天马大师可是半步灵丹师啊,他的丹道医术水平也不是李克和扁子桃可以比的。”

    唐世家这边的人,脸色都变了。

    他们虽然不懂得丹道医术,但是一些丹斗常识他还是懂的。

    “这小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居然要用相同的丹方么?这太冒险了!”

    公羊博眉头微皱。

    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祖宗,此刻脸色的笑容也没有了,他们心里万分的紧张:小祖宗啊小祖宗,你……你真的要用相同的丹方么?是不是要谨慎一下啊,要不要换其它的丹方啊。

    呜呜~

    这一刻,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祖,紧张得都想哭了。

    西伯世家那边,心情则完全相反。

    他们全都激动起来,又重新看到了赢的希望。

    ……

    唐生没有理会场外的议论和目光。

    煎、熬、煮、磨,他一系列的炼药手法,让周围的人看得眼花缭乱。

    慢慢的,他也配置出二十颗丹药出来。

    丹成如玉,没有药气散发而出,这是极品丹药的迹象。

    看到这一步,所有的人都明白了,唐生还真是要拿草天马配置的丹方来做这场丹斗的毒丹了。

    果然,就见到唐生将十颗丹药,倒进一个丹炉里开始熬制,将两外十颗丹药倒进另外一个丹炉里熬制。

    方法和手段,几乎一模一样。

    唐生开始控制两个丹炉的火候,丹炉内同时也开始散发出浓郁的药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眼看唐生丹炉里面的丹药就要炼制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不对劲了!

    “咦?我好像在丹炉内,没有感受到丹灵呀。”

    “好像真的没有丹灵!”

    没有丹灵,就不是灵丹!

    这一刻,围观的唐世家和西伯世家的人马,他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唐生的丹炉看。

    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