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天堂地狱
    唐生的炼制手法跟草天马一模一样的,草天马炼制时,丹炉内有丹灵感应,可唐生如今的却没有!

    这样一来,只有两种可能了!

    第一种是唐生炼制的丹药,根本就不是灵丹!

    第二种,那就是唐生想要炼制灵丹,可他炼制失败了?

    无论那一种,都不是唐世家想要看到的。

    炼丹失败,唐生直接被判输掉下半局,炼制的不是灵丹,那么草天马极有可能解得出来啊!毕竟这是相通的丹方。

    ……

    在双方人马紧张的目光注视下,唐生熄灭了丹炉的炉火,打开了丹炉。

    一股升腾的药气,从里面散发而出,弥漫了整个大殿。

    他用玉夹子,轻轻的从两个丹炉里取出四颗丹药。

    还是丹成如玉,没有一丝的药气散发出来。

    这四颗丹药,都是极品的丹药,这让唐世家这边的人马,心里顿时绝望了不少,不过,炼成极品丹药总比直接炼成废丹来得强吧。

    “我的丹药炼制好了。”

    唐生将丹药拿到中间的裁判席,淡淡的说道。

    丹药练好,那就是验丹环节了。

    “让草天马大师,解开眼罩。”

    裁判说道。

    草天马大步走了上来。

    他近距离嗅了嗅唐生玉盘上的毒丹,仿佛跟他所猜想的一样。

    他顿时大声的嘲笑起来:“小畜生,刚刚你炼丹的时候,我嗅着药气,怎么跟我配置灵毒丹时,一模一样?原来,你真的是炼制了跟我一样的丹方!但是,你却没有将它们炼制成为灵丹,而只是九品的丹药而已!哈哈!从这可以看得出,你的丹道医术水平,根本就没有达到半步灵丹境的水准!”

    这番话从草天马的口中说出来,很是具有权威性。

    围观的西伯世家人马,脸色全都是一喜,他们看着草天马这副嚣张的姿态和自信的语气,看来草天马解得开唐生的毒丹,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无知!”

    面对草天马的嚣张,唐生淡定的吐出两个字。

    “小畜生,你敢骂我?你连半步灵丹师都不是,有什么脸面和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草天马大怒。

    “裁判,可以验丹了没有?”

    唐生懒得理会草天马这个家伙,他对着裁判问道。

    “可……可以了。”

    裁判点点头。

    “验这颗!”

    草天马恨恨的指着其中一颗毒丹。

    唐生吞服下去,这颗毒丹的药性在他的体内散发开来,开始破坏他的生机,与此同时,丹药内传来一股生机药气,也开始修复他的生机。

    这情况跟草天马所配置的毒灵丹的情况差不多,唐生的体表上,也出现了类似的中毒症状。

    几个裁判和公羊博检查唐生体内的毒性情况,脸色都古怪起来。

    还真是一模一样的中毒症状啊。

    这……这真是用相同的丹方?

    公羊博情不自禁的往唐英震那边看去,他发现唐英震紧捏着拳头,呼吸都凝重起来了。

    草天马也跟着检查唐生的体内毒性情况。

    他看似嚣张,其实在这一环节,他极其的谨慎,认真的查探,不愿意放过唐生体内毒性的任何一个细节。

    因为,很多毒性看似相同,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毒。

    他也听过唐生用相同丹方却不同的毒性来打败李克、扁子桃的丹斗。

    现在唐生用相同的方式来对付他,他不得不非常的谨慎起来。

    “唐生,你这毒丹明明只是极品丹药,怎么毒性跟我的灵毒丹几乎一模一样?按道理来说,两者之间应该有差异才对啊!”

    果然,草天马这一检查下来,他立刻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好好想,慢慢想。”

    唐生淡淡的说道。

    “你……”

    草天马吃了个闭门羹,他又气又怒。

    不过,他这番话,却让西伯世家这边的人紧张起来。

    他继续查探唐生体内的毒性状况,这越查探,他就发现唐生体内的毒性看似与他的灵毒丹相通,其实又产生了许多细微的变化。

    他居然无法理解这种细微的变化。

    不知何时,他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丝丝的汗珠,他的手心和背后,全都是汗了。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

    “验解丹!”

    裁判大声的说道。

    “这……这颗。”

    草天马回过神来,半个时辰过去了么?他陷入沉思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只好随便指了一颗解丹。

    唐生接过,直接吞服进去,很快,他体内的毒性就解了。

    裁判和公羊博检查一番唐生体内的状况。

    “验丹,无误!”

    裁判大声的宣布。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草天马的身上。

    有目光敏锐的人,已经看出草天马的情况不对劲了,这草天马看上去非常的紧张和焦急,以至于都紧张出汗了!

    难道……唐生这看似相同的丹方,其实暗藏玄机,这草天马看不破?

    “不不……草天马大师,你不能输!你绝对不能输啊!这场惊世豪赌,可是关系到我们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啊!”

    西伯阴紧张得也手心冒汗,他的心里甚至产生一种后悔,后悔不该来这里抢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

    这下可好了,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没有抢到,他们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倒是赔上去了。

    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者也紧张得手心都冒汗,呼吸都急促起来。

    不过,他们的想法正好跟西伯阴的相反!

    “解不出!解不出!这草天马已经紧张了,他定然没有想到结丹之法,他一定解不出的!”

    这两位老祖宗已经唐世家的长老弟子们,此刻全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草天马大师,该……该你解丹了。”

    裁判看到草天马紧张得愣了神,不由得出声提醒。

    “啊……哦……”

    草天马这才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他的失态。

    “唐生,你以为我解不开你的毒丹么?毒性差不多相同,解药的特性几乎一样的!只要我将解丹炼制成为灵丹级别的,依靠灵丹的灵性,也一样可以解了你这毒丹!”

    草天马不甘示弱的大声说道。

    “哦?那你就解吧!”

    唐生淡淡的说道,最近泛起一抹嘲讽。

    “你……”

    草天马正好看到了唐生最近的嘲讽之色,气死他了!

    他直接拿起桌上的毒丹,吞服进肚子里。

    “草天马大师,你有半个时辰配置结丹的时间。”

    裁判说道。

    他说着,拿起桌上的沙漏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