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你要输了
    草天马的解丹阶段开始了,这也是全场丹斗的最后一个环节。

    如果草天马解不出,那么这场丹斗比试,将以唐生胜利结束!

    除了唐生外,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毒丹进入肚子,草天马并没有慌张,他要感应一番这丹药的毒性在他体内破坏生机的状况。

    作为药师,以身试毒,才能够最直观的察觉毒性的特质。

    然而,毒丹进肚子后,顿时迅猛的爆发起来。

    一股犹如滚烫的油锅般的毒性,在他的四肢百骸里穿行,一种仿佛下油锅般的痛苦,从草天马的体内爆发而出。

    “啊~”

    草天马惨叫起来!

    “唐生,你这毒丹……”

    这一刻,草天马只觉得体内的毒性痛苦,简直生不如死了!

    “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配置的毒丹,如果体内具备先天真气,毒性发作时可是会生不如死的痛苦的!我只是淬体六重的修为,没有先天真气,所以,这毒性,我是特地为你量身定制的!如果你抵挡不了这痛苦,没有本事解毒,那就不要死撑着了。”

    唐生看着痛苦得已经扭曲面容的草天马,淡淡的说道。

    这是先前草天马所说过的话,他如今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你……小畜生,老子要杀了你!”

    草天马一听,勃然大怒。

    他直接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灵剑,就要朝着唐生动手。

    唐生也不惧,眸子里一抹寒芒闪过!

    可就在这个时候,公羊博灵丹境后期的气场,直接锁定下来,笼罩住杀气腾腾的草天马。

    “草天马!你要干什么?”

    公羊博冷冷的喝问!

    “我……”

    草天马这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是丹斗场呢,而且唐世家的灵丹境强者也在场呢。

    “哼!你体内的痛苦,乃是毒丹的毒性的一部分!若没有本事忍受,直接认输吞服解药!比不过就动手,草药谷的名声和脸面丢被你丢光了!”

    公羊博寒声怒斥。

    这让草天马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晚辈……知错。”

    草天马颤声说道。

    他强忍着体内毒性爆发犹如下油锅般的痛苦,赶紧去拿着药篮子,走到药架边上去拿药材来配解丹。

    所有人都盯着他看,全都紧张起来,胜负就在草天马这一配药上了。

    只有唐生很淡定,他看到草天马所拿的药材时,就知道这个家伙根本解不了他的毒丹的。

    或许是体内的毒性太过痛苦的缘故,到后面,草天马配药的手都抖了起来。

    他面前配制出五颗解丹,然后将五颗解丹放进丹炉里想要炼制灵丹。

    就当里面的丹药要孕育出丹灵时,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从丹炉内响起。

    炸丹!

    这是炼丹失败的迹象。

    而此刻,沙漏的沙子已经流了三分之二,想要重新配丹,已经没有时间了!

    “不不不……怎么会这样子?我……我怎么会输给你这个小畜生?”

    草天马情绪失控,痛苦的嚎叫着,还指着唐生的鼻子来怒骂。

    “你可要认输?”

    公羊博的气场,再度笼罩情绪失控的草天马。

    草天马终于回过神来了。

    “我……我认输!”

    他知道,哪怕他配置出来的灵解丹是正确的,可时间也不够了。

    他说着,赶紧跑到裁判席上,拿起唐生配置的解丹,吞服下去。

    解药下肚,他体内下油锅般的痛苦这才慢慢的缓解过来。

    “草天马认输!我宣布,这场丹斗赌局,唐生获胜!”

    公羊博大声的说道!

    “赢了!赢了!哈哈!赢了!”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位老祖,此刻也像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的跳起来。

    这可不是赢了一场丹斗这么简单,这还赢了一场惊世豪赌,赢了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

    这可以为他们唐世家积累底蕴,踏入二流世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输了?居然输了?”

    另一边,西伯阴失魂落魄,一屁股瘫软在椅子上,双眸空洞无神,里面充满了悔恨、绝望、惊恐和迷茫之色。

    怎么……会输了?

    连半步灵丹师的草天马都输了么?

    这是梦么?他这是在做噩梦么?

    “西伯阴,还多些你们西伯世家慷慨,知道我们唐世家却资源,就主动送来如此贵重的礼物。你放心,不日我就会拿着这份丹斗赌约上玄木剑宗,让它重新确定那八百万顷药田和灵甲山灵矿脉的归属的。”

    唐英震大声的笑道。

    “你……你……”

    西伯阴怒指着唐英震,浑身颤抖着,竟然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旁边的草天马输了丹斗赌约后,趁着大家不注意,就想着要偷偷的溜走。

    可他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被唐世家的长老们给拦了下来。

    “草天马大师,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我若是记得不错,这丹斗赌约上明明写得清清楚楚的,谁若是输了丹斗赌约,就要从这里爬到南城门口跪地磕头学狗叫三年,还要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啊!”

    “没错!这丹斗赌约可是你提出立下了的,怎么,你就算急着去履行赌约,也应该趴着出去啊,怎么走着出去?”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想要开溜的草天马的身上。

    唐世家长老的目光凌厉里带着几分解气,而西伯世家长老弟子那边,则带着几分怨恨之色,若不是这草天马无能,他们西伯世家怎么会输得这么惨?

    所以,在这一刻,草天马的处境很尴尬,几乎没有谁同情他!

    唐生也静静的看着此刻面无血色死到临头,如同丧家之犬般的草天马,他的眸子里也没有一丝的怜悯之色。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这恶毒的跪城门赌约是这草天马提出了的,所以,他如今自食恶果吧!

    “你……你们……我是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你们唐世家敢……敢对我无礼?”

    草天马颤声的说道。

    他是想要逃!

    他丢不起这个脸啊!

    跪城门学狗叫,还要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只怕他立刻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而草药谷还敢认他么?他师尊还敢再要他么?

    “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丹斗赌约输了,就不要履行了么?别忘了,你可是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的!今天,你可以走出去,不过,这份丹斗赌约,我们择日就要送到玄木剑宗去!到时候,看草药谷的谷主,到底如何对你?”

    公羊博大声的说道。

    草天马一听,脸色顿时惨白起来。

    是啊!

    都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了,这丹斗赌约逃得掉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