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赔礼之物
    这场丹斗赌约输了,就已经是丢尽了所有的脸面,也狠狠的丢了草药谷的名声和面子。

    如果还跪城门学狗叫三年,只怕让草药谷和作为他师尊的草药谷谷主,都沦为天底下的大笑柄。

    “唐生大爷!唐生爷爷,饶了我这一次吧!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能跪城门学狗叫,我不能跪城门学狗叫!你让我怎么样都行!”

    扑通一声!

    只见脸色惨白的草天马,彻底放弃尊严,朝着唐生跪了下来。

    他这么一跪,反差极其的强大。

    哪里还有一开始时那副眼高于顶,嚣张不可一世的态度?

    不仅西伯世家的人傻眼了,就连唐世家这边的人也傻眼了。

    这草天马的转变,可还真快啊!

    唐生也愣住了。

    他看着跪在地上不断向他磕头求饶的草天马,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的寒芒。

    相比于李克和扁子桃,眼前这个草天马能伸能屈,能审时度势,适时候放下尊严,忍辱负重,如果还让他留在世上,以后定然是一个祸害。

    他心不软,也不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他正想着一脚将跪地假惺惺求饶的草天马踹开,没想到,那边的唐英震倒是先开口了。

    “草天马,你不应该受到西伯世家的蛊惑,来对我们唐世家!此事,你可知错了?”

    唐英震走上前来,大声的喝问。

    同时,他给唐生一个很无奈的眼神。

    草药谷可是玄木剑宗境内,排名前十的一流大势力,而西伯世家顶多只能勉强算二流势力。

    他们唐世家呢?如今只能够算三流势力里顶尖的。

    所以,得罪草药谷和得罪西伯世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他们唐世家可以得罪西伯世家,却不敢得罪草药谷。

    唐生将唐英震这个很无奈的眼神看在眼里,在这一刻,他已经明白了唐英震心里的苦衷。

    是啊!如今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的背后还有家族,很多时候做事情都不能够只凭一时爽快,就直接快意恩仇了。

    他点点头,表示这草天马的事情,就交由唐英震老祖来处理吧。

    “唐英震老前辈,我知错了,我知错了!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呜呜~唐世家的大恩大德,我草天马没齿难忘!”

    草天马听得出唐英震有放过他的意思,他立刻更加悲声的哀求。

    其实,这只是他的表面,在他的内心,他全都是滔天的恨意:给我等着吧!唐世家,还有唐生这个小畜生,等我草天马渡过了次番劫难,将来突破成为了灵丹师,今日在此得到的羞辱,我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唐生静静的看着这草天马跪地的求饶和大哭大喊,他才不信什么大恩大德这类的虚话,他只觉得这草天马的求饶要点假,半点诚意都没有。

    他敏锐的灵觉,也感受到这草天马看似悲声求饶所掩盖下,那一丝丝极力压制住的恨意。

    “看着你是草药谷谷主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你!下次若敢再犯到我们唐世家的头上,定斩不饶!”

    唐英震老祖大声的说道。

    毕竟,若不是有这草天马的功劳,他们唐世家也赢不了西伯世家的八百万顷药田和灵甲山的灵矿脉。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草天马大声的磕头道谢,然后就想着开溜。

    “站住!”

    然而,他没有走几步,唐英震老祖有喊住了草天马。

    “前辈,你……你莫非反悔了?饶命,饶命。”

    草天马赶紧又跪下来求饶。

    “这场丹斗,毕竟是你和唐生签下的赌约,我饶了你还不成,还要唐生亲口答应饶了你,这赌约的惩罚,你才需不用去履行。这样吧,这如此狠毒的赌约毕竟是你先提出来的,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身上和储物戒指内的宝物,让唐生挑一件,作为赔礼道歉之意。如何?”

    唐英震说道。

    “这……”

    草天马犹豫了,他的储物戒指内,可有好几件宝贝呢。

    “怎么,舍不得?”

    唐英震眉毛一挑。

    “舍得,舍得!”

    草天马赶紧点头。

    “唐生,你觉得呢?”

    唐英震又问向唐生。

    “弟子全凭老祖宗安排。”

    唐生说道。

    他并没有意见,放过这草天马一回又如何,下次此人若敢再犯,他将其斩杀了便是。

    “唐生,我错了,我错了!我储物戒指的东西,任由你挑选一件,作为赔礼之物。”

    草天马说着,脱下他的储物戒指,递到唐生的面前。

    唐生也不客气,念头探入进去,开始查探里面的东西。

    这草天马的储物戒指很富有,下品灵石就有几百颗,中品灵石更有三颗,其中一二品的灵宝、灵符箓就有五六件,至于灵药、极品丹药等,更是有很多。

    唐生的本意,是想要一件飞行法宝。

    毕竟,若是上次他有飞行法宝,只怕那煞羽公子就逃不掉了。

    这煞羽公子的储物戒指内,并没有飞行法宝,不过,唐生断定此人的身上一定有一件。

    毕竟,飞行法宝保命性很强,又能够加持身法速度,唐生想着,向草天马这样富有的人,不会不给自己弄一件飞行法宝吧。

    “将你身上的飞行法宝给我当赔礼道歉之物吧!”

    唐生将储物戒指抛回给草天马,他淡淡的说道。

    不过,草天马一听,脸色顿时极度难看起来。

    “唐生,我储物戒指里的宝物,你可以随便挑选三件!”

    草天马急声说道。

    “我就要你的飞行法宝!”

    唐生再重复一遍。

    “我身上的飞行法宝,乃是我师尊送与我之物!我不敢将它轻易送人!还请……还请唐生你另择它物吧。”

    草天马面色如土的说道。

    其实,他身上的那件飞行法宝哪里是他师尊送给他的?完全就是他编出来的借口。

    “不肯么?那你去跪城门学狗叫吧!”

    唐生懒得再说。

    他才不信草天马这番鬼话呢。

    他师尊身为灵丹师,送真传弟子的礼物会是飞行法宝?要送也应该送丹炉或者可以辅助炼丹的法宝才是啊。

    骗谁呢?

    “你……”

    草天马一听,脸色更难看。

    “前辈……”

    他只好转头去求唐英震。

    唐英震看到唐生这副样子,他虽然身为老祖宗,但也不好拂了唐生的面子,毕竟丹斗赌约可是唐生赢下来的,而且唐生为家族赢下来如此多的资源和财富!

    “你自己抉择吧!”

    唐英震冷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