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绝命逃杀
    唐生站在南城门,城头下挂着的就是扁子桃和西伯洛津的人头。

    他看着长街如龙,争先恐后强者出城门的拖家带口的百姓,心里一片的同情和叹息。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的生死,本该就如此的生不如死吧。

    强行收起心里的思绪,回头看着整个唐家城,他将真气运转进入声音里,沉声喝道:“冤有头,债有主!我唐生自今天起,正式脱离唐世家!想要杀我者,来吧!我在尸魔山脉等你们!”

    声音如雷,铺天盖地的传荡而出。

    他连说三遍。

    然后运转身法,化作一道残影,快速的跃下城墙,跳上一匹早就准备好的蛟马里,朝着尸魔山脉的方向奔驰而去。

    ……

    “咦?此子比我想象的还要果断!居然宣告全城,脱离家族,他是想要自己扛么?有趣,有趣!不也也很傻!这样的傻瓜,本来就不配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上。”

    正在喝茶的血影之主,在听到唐生这个响荡全城的声音后,他慢慢的站起身来,遥望着声音传来的南城门的方向。

    “主人英明,料事如神!”

    站在身后的男子,眸子里全都是佩服和敬畏之色。

    “盯紧林如火,等我取唐生的项上人头回来。”

    血影之主淡淡的说道。

    在这一刻,他的身上隐约闪烁出一抹冰冷的杀意,这抹杀意带着一丝灵丹境中期的威势。

    他一步踏出,原地上的身影已经变成一个残影,慢慢的在变淡,而他的本尊,早就来到了街道上,跟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融为了一体!

    血影之主,杀手之王!

    他出手,从未失手过,哪怕是斩杀灵丹境的强者。

    ……

    天玄商会,早就闭门歇业了。

    大殿内,西伯阴明明心里怒得发狂,可表面上却阴沉得可怕。

    输了!

    他们西伯世家本想来抢唐世家的三百万顷药田的,没想到不仅连他们的八百万顷药田输了,连灵甲山的灵矿脉也输了。

    这让他如何回家族向家族的其他灵丹境老祖们交代?

    而他们西伯世家,从此也会衰落下去,并且成为玄木剑宗境内所有世家间的笑柄。

    就在他怒火不断焚烧的时候,唐生宣告脱离家族的声音,也响荡到了这里:“冤有头,债有主!我唐生自今天起,正式脱离唐世家!想要杀我者,来吧!我在尸魔山脉等你们!”

    西伯阴愣了愣。

    “那个小畜生,居然脱离家族,要跑到尸魔山脉里去?”

    西伯阴有些想不明白。

    这小畜生才为唐世家立下如何赫赫功劳,唐英震和唐凌书两个老畜生,怎么可能会放这个心头宝离开?

    “哈哈!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个小畜生离开唐家城了,他也已经不再是唐世家的子弟!我这就将他抓回来,然后当着唐世家所有人的面,将这小畜生碎尸万段!”

    这一刻,西伯阴的身上,散发出滔天的恨意和杀意。

    仿佛憋在他心里的所有屈辱、怒火、恨意,此刻都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

    唐生骑着蛟马,急速的向尸魔山脉奔驰而去。

    他的手轻轻的在脸上搓了搓,只见他那张无比英俊的脸庞,棱角见面的磨平下来,变成了一个样貌中下的男子,略显老气一些,看上去有二十多岁上下。

    他看似只是随意的在脸上搓了搓,其实这是唐生精通的众多易容手法中的一门,通过刺激穴位,改变脸色的肌肉松紧和大小。

    能够维持十二个时辰。

    十二个时辰过后,需要休息半个时辰,才能够再度施展这门易容之术。

    与此同时,唐生从储物戒指内拿出他炼制的改变气息的灵丹,吞服进去,丹灵进入他的体内,一股灵性的药气散发而出,融入进唐生的身体气息里。

    诡异的情况出现了,这一刻,唐生的身体气息不仅改变了,而且他的气场也慢慢的从淬体六重变成了地境中期。

    毕竟,淬体六重的修为,还是太明显了。

    至此,唐生已经变成了一位地境中期的二十多岁的男子。

    他朝着周围感应一下,发现并没有人跟踪,大概是追杀他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吧。

    他策马进入旁边的密林里。

    然后,他开始换了一身衣服,弃马而走。

    他也不走正路,而是偏离正常的尸魔山脉入口的道路而去。

    可行走了没有多久,只见天空之中,一股霸道灵丹境中期的气场,从唐家城的方向快速的飞行而来。

    “是他!”

    唐生目光一凛,只见天空之中飞行而来的人,正是西伯阴。

    这个老儿,果然第一时间来追杀他。

    “他身上的是灵阶六品的飞行法宝,以他如今的速度,我若是全力逃跑,他未必追得上我!”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若是唐生老大让它小火吞了那块紫味三烈焰,它小火会变得更强大,那些家伙更加追不上唐生老大。”

    这小家伙感应到唐生的想法,它在唐生的识海里大声嚷嚷着。

    别看这小家伙平时都在向唐生卖萌会撒娇和装可怜,其实它还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这里太招摇了。等进入尸魔山脉,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再给你炼化。”

    唐生安抚着这个有些心急的小家伙。

    很显然,血马驮人头的血案,不是西伯世家制造的,所以,追杀他的人,还应该有另外一波。

    虽然如今唐生已经有跟灵丹境初期强者一较高下的实力和信心,但是,没有将龙皮丹配置出来前,没有将镇龙传承第一层功法修炼出来前,他还是不想太过招摇的。

    ……

    唐生继续往尸魔山脉的方向前进,翻山越岭,对他来说如履平地。

    半个时辰后,在他丢弃马匹的地方。

    一道身影如同鬼魅,出现在了这里。

    正是追杀而来的血影之主。

    “这小子还真是一头小狐狸,先是改变了气息,然后在这里又丢弃了马匹。”

    血影之主笑了起来。

    好在他不仅会特殊的气息追踪法门,还提前收集了唐生的气息,所以,他追杀唐生的时候,才如此的从容淡定。

    他在追杀的过程中,不仅锁定唐生的气息,还锁定唐生所乘坐马匹的气息。

    所以,唐生在马匹上服用了灵丹改变气息,这血影之主仍旧能够追击到这里来。

    果然,血影之主在百米开外,就找到了那头被唐生遗弃在这里的蛟马。

    “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得过我的追杀了么?”

    血影之主的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眸子里的杀意闪烁而过。

    作为杀手之王,论追踪和杀人,他不知道甩那西伯阴多少条街了。

    所以,这一次,他直接追踪唐生改变后的气息,朝着唐生前进的方向,快速的追杀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