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恰巧碰到
    血影之主的储物戒指很富有,不愧是杀手组织的头目,做的都是无本的买卖。

    单是上品灵石就有十多颗,中品灵石几百颗,下品灵石更是几万颗!

    灵阶法宝也一大堆,若是拿去卖,也能够换到一大堆的灵石,其中以血影之主所使用的灵阶八品的飞行法宝最高也最贵。

    至于那些灵丹、稀有炼器材料,唐生都不怎么感兴趣,也想着将来拿去出售了换灵石。

    倒是血影之主所搜集来的灵药,他很感兴趣,凡是能够被血影之主收集的,可都是灵阶四五品以上的,有好些株灵药可都是唐生用得上的呢。

    “要想将《龙皮篇》的功法更进一步,修炼至中期,那么就需要配置灵阶四五品的龙皮丹来辅助修炼了!”

    而要想炼制灵阶四五品的龙皮丹,首先要那一百零八味辅药,都是灵阶四五品的才行。

    灵药一到三品一个价格区间,四到六品一个价格区间,七到九品一个价格区间,极品灵药又是一个价格区间。

    唐世家的财力,只能够帮他筹够一到三品的灵药。

    “这血影之主的财富,若是全都贩卖了,应该可以帮我筹够配置四五品的龙皮丹的那一百零八味辅药了吧。”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这倒不是说血影之主积累的财富比得上唐世家几千年立足所积累的家底。

    而是血影之主只是一个人,做的都是无本买卖,而且杀人夺宝的事情做得并不少,积累财富自然就多了。

    而唐世家呢?有一个大家族的成千上万的长老子弟要养活,家族每年赚取的资源绝大部分都用在了长老弟子的修行上了,自然剩下的就不多了。

    “如果能够遇到西伯阴那老家伙,就好了。”

    唐生意犹未尽。

    突然想到了西伯阴,那个老家伙昨天也进尸魔山脉来追杀他的。

    “还是先回家族吧。”

    唐生可没有时间在尸魔山脉里耗着了,既然已经将《龙皮篇》的第一层功法修炼成功,那么他也该回家族来帮忙应对煞魔宗的危机了。

    打扫完战利品,唐生来到外面,准备启程回唐家城。

    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头了。

    可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唐生突然发现他迷路了。

    整个尸魔山脉笼罩着一个天然的大阵势,有颠倒四象方位的奥义。

    唐生先是慌不择路的摆脱血影之主的追杀,然后他击杀妖兽的时候,也是没有方位的。

    “算了,先走走看吧。”

    唐生也只能如此了。

    他看了眼头顶的太阳,正常情况下,太阳落山的方位是西边,可是尸魔山脉颠倒的方位,你看上去太阳是在那边下山,可当你往那边飞行时,未必就是西方。

    月明星稀。

    唐生在尸魔山脉里足足飞行了两个多时辰了,可还是出不去这尸魔山脉。

    不知怎么的,他又想起先前淬炼肉身的时候,心头突如其来的涌动的那股磅礴又窒息的危险之感。

    他的内心慢慢的有着一种不安的悸动,他强大的灵觉有一种预感,仿佛那种让他不安的神秘危险之感,正在快速的向他靠近。

    他要必须尽快的离开尸魔山脉才行。

    也不知道飞行了多久,就在这个时候,唐生强大的灵觉突然感觉到左前方几十里外,有着战斗的灵力气息波动。

    “有人在战斗?也好!去问问路。”

    唐生眼眸一亮。

    从对方的灵力气息波动来看,对方还只是灵丹境级别的。

    只要是灵丹境级别的,唐生都不用害怕。

    绕过那座大山,就是灵力气息波动的来源了。

    唐生小心的隐藏气息,小心翼翼的绕过去,先弄清楚状况再说。

    前面的半山腰处,因为战斗,彻底将方圆千米的树木植被给摧残夷平。

    唐生一开始以为是修士和妖兽间的战斗,可当他站在千米外的一颗大树顶端时,看清楚那里的状况时,他目光一凛。

    在场中总共有三位灵丹境的修士。

    其中一位,灵丹境中期巅峰,身形枯瘦,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衣袍,他浑身萦绕着一股阴邪的气息,他所使用的法宝出击之时,伴随着一股怨灵嘶吼,显然这件法宝乃是用无数生灵的鲜血祭祀的,这家伙,一看就是魔道中人。

    另一位,也是灵丹境中期,他应该是刚入灵丹境中期没有多久,灵力气息有些不稳。

    他一身蓝袍,手持灵剑,出手之时,灵力中正平和。

    看到这个人时,唐生眼眸闪过一抹的诧异。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追杀他的西伯世家的老祖西伯阴!

    此刻,西伯阴和那位气息邪恶的灵丹境中期巅峰的男子,正在围攻一位灵丹境初期巅峰的女子。

    “西伯阴!你这个老家伙,没想到你竟然勾结煞魔宗!你们西伯世家,不想活命了么?”

    女子对着西伯阴怒声喝问。

    她如今的处境岌岌可危,如果不出意外,将被西伯阴和那歌邪恶气息的男子联手杀死在这里了。

    可即便是如此,她也不输气节,可以看得出她是那种极其刚烈之辈!

    “南暮雨,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么?什么勾结煞魔宗?我本来就是煞魔宗的长老,潜伏下来的人员。”

    西伯阴桀桀的笑道。

    “你……”

    南暮雨怒得咬牙切齿。

    “本来还不想杀你的!要怪就,怪你太不走运了,居然让你发现了我和罗智兄在这里的碰面事情。”

    西伯阴说道。

    “总有一天,你的面目会被揭露,天下人都知道你的身份,玄木剑宗不会放过你的!”

    南暮雨宁死不屈的说道。

    “嘿嘿!你死了,谁会知道我的卧底身份?罗智兄,此女阴元饱和,姿色绝美,我们可不要一下子弄死她了!”

    西伯阴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抹淫邪的笑容,目光则开始往南暮雨淡蓝樱羽纹的衣袍上,那撑起的浑圆坚挺的波涛上瞄了。

    “哈哈!放心吧!我的邪阴欲淫散天下无双,药性刚猛,别说她只是灵丹境初期了,就算是灵丹境后期的人吸入一丝,那也会发情如兽,欲火焚身。一会儿等她体内的邪阴欲淫散发作了,你就知道了。不用我们主动,她就会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地上哀求着我们玩弄她。”

    煞魔宗的罗智邪邪的说道。

    “什么邪阴欲淫散?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南暮雨并不怕死,可这世间有很多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所以,听到西伯阴和罗智的对话时,她的心,突然有一丝的慌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