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有所苦衷
    南暮雨听到“青源乙木火”这五个字时,脸色果然如同唐明阳所想的那样,剧变起来。

    “你……你怎么知道我有青源乙木火的?”

    说到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查探一番储物戒指的状况,却发现那封印着青源乙木火的玉盒不见了。

    “你……你拿了?”

    南暮雨的目光,带着几分紧张和防备,死死的看着面前的唐生。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她当然知道青源乙木火的价值,若是泄露出去,只怕玄魂境的强者都会为之疯狂的。

    “你别紧张,我若是想杀你灭口,又何必要救你?我不是那种杀人夺宝之人。你的青源乙木火,只是我救你之时,翻看你储物戒指里到底有什么药材,无意之中发现的。你应该知道,异火对于一位灵丹师的价值,所以,我也抗拒不了青源乙木火对于我的吸引。”

    唐生老实的说道。

    其实,这青源乙木火乃是小火发现的,不过,他不想将小火的情况泄露出来。

    他说着,那个玉盒出现在他的手里。

    “唐……唐生修友,你救了我的命。按道理来说,你若是选择不救我,那么我中了邪阴欲淫散之毒,必死无疑,我死后,这青源乙木火自然也是你的。所以,哪怕我将这青源乙木火送给你,也无法报答你救命之恩的十分之一。可是,这青源乙木火,我是用来救我姐姐的命的。若是给了你,我姐姐可能就活不了了。”

    南暮雨说到这里的时候,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唐生听了南暮雨的这番话,好奇起来。

    他问道:“用这青源乙木火来救你姐姐的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姐姐得了一种怪病,这青源乙木火,乃是我寻来给草药谷谷主草稚云前辈,作为给我姐姐续命的报酬所用!我若是给你了,只怕草稚云前辈那边,我就无法来给我姐姐续命了。”

    南暮雨说道。

    “你姐姐得了什么病?”

    唐生听到“草药谷谷主”五个字时,眸子里闪烁着一抹异色。

    他打败过的扁子桃好像就是这草药谷谷主的记名弟子,而最近打败过的那位草天马,则是这草药谷谷主的真传弟子。

    看来,他跟着草药谷谷主,还真是命格不容啊。

    “我姐姐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一甲子前,她的识海里突然多出了一股奇怪的火元煞气,不久后她就陷入了昏迷。她如今一直冰封在草药谷内,全靠草药谷谷主的玄冰寒棺压制她识海里的火元煞气。”

    南暮雨说道。

    “一甲子前得的病,如今还封印在玄冰寒棺里?这么说,那草药谷谷主根本治不好你姐姐的病了?”

    唐生听到这里,明白了过来。

    “嗯。玄冰寒棺只能够压制我姐姐识海里的火源煞气,而且每隔几年,还需要草药谷谷主出手帮我姐姐清理一遍识海里的火源煞气,否则我姐姐活不了几年。这些年,我几乎卖光了身上能够卖的宝物,才勉强让草药谷谷主给我姐姐续命到现在。”

    南暮雨说道。

    “所以,你就想着将青源乙木火送给草药谷谷主作为报酬,以便于让他为你姐姐续命更久?”

    唐生明白了南暮雨的心思。

    “是的!这青源乙木火价值连城,以它为代价,应该可以让草药谷谷主为我姐姐续命到我寿元枯竭的那一天吧!如果那时候,我还无法救醒我姐姐,那我和我姐姐,也只能认命了。”

    南暮雨说到这里的时候,眸子里泛起一抹的悲伤。

    唐生听到这,也被南暮雨的姐妹情深所感动了。

    问道:“那草药谷谷主,是什么灵丹师的水平?”

    “他是六品灵丹师!”

    南暮雨如实回答。

    “你可找过其它灵丹师看过?”

    唐生问道。

    “玄木剑宗内丹殿的其他灵丹师,我也找过了,甚至丹门门主也为我姐姐诊断过了,可他们都诊断不出病因。”

    南暮雨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眸子里闪烁过一丝的绝望。

    “可你想过了没有?像青源乙木火这样的宝物,就连玄魂境的强者都要争破脑袋。你将它送给草药谷谷主,可草药谷谷主若是怕你泄露了秘密,那该如何?”

    唐生说道。

    南暮雨并不傻,她明白唐生这番话的意思。

    是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难道草药谷谷主得到这青源乙木火后,不怕她泄露出去么?

    会不会杀她灭口?

    “可……可我已经没有了选择。若是……若是拿我的命还我姐姐的命,我……我愿意。”

    南暮雨说出这番话时,眸子里全都是悲哀,可是神态和语气异常的坚定。

    唐生也有些动容了。

    说道:“这样吧,我去给你姐姐诊断一下,如果我能够治疗你姐姐的病,那么你这青源乙木火就作为我的诊金,如果我无法治疗你姐姐的病,那么这青源乙木火,你再给那草药谷谷主作为诊金,我也不阻拦你,如何?”

    前世怎么说都是九品灵丹师,丹道医术比之七品灵丹师的草药谷谷主不知厉害多少倍。

    那草药谷谷主诊断不出来,不代表着他诊断不出。

    当然了,唐生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你……”

    听到唐生这番话,南暮雨愣了愣。

    “怎么,你质疑我的丹道医术么?难道你忘了,你中的邪阴欲淫散,是谁帮你解的?那可是九品的灵毒。”

    唐生仿佛看穿了南暮雨的心里想法。

    南暮雨听到这话,双脸通红起来。

    “好!那……那就按照你说的来。”

    她答应了下来。

    因为,她本来就没有了选择。

    可就在这个时候,唐生却将那装着青源乙木火的玉盒,抛还给了南暮雨。

    “你这是……”

    南暮雨愣了愣。

    “还给你!我说话算话,我若能治疗你姐姐,你再将这青源乙木火给我。”

    唐生坦荡荡的说道。

    “老大,说好这青源乙木火给小火吃的,怎么又还给那女人了?”

    识海里的小火看到这,立刻急了。

    它嘟着嘴,那火灵灵的大眼睛里眨巴着的可都是小委屈。

    “这青源乙木火既然是这南暮雨拿来救她姐姐性命的,那么我们不能强人所难。放心吧,现在我们也算有些身家了,你就算吃不成这青源乙木火,那么给你找向紫味三烈焰这样其他修士无法炼化的异火,还是不太困难的。”

    唐生安抚着这个小家伙的情绪。

    “老大可不许骗小火。”

    小家伙见唐生心意已决,它只好如此说着了。

    “好,不骗你。”

    唐生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