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弥天大祸!
    很显然,在看到这老者出手的时候,南暮雨对于这老者的身份就有几分猜测了。

    “你认识?他是谁?”

    唐生瞥了眼南暮雨,问道。

    “他叫草河苗!乃是草世家的九大灵丹境长老之一!”

    南暮雨说道。

    “你和他熟么?”

    唐生问道。

    “不熟,只是见过几面!可是,我们杀了他,我姐姐可怎么办?她还要靠草药谷的玄冰寒棺来续命呢!”

    南暮雨几乎要哭了。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唐生说道。

    “可这里有我们的战斗气息!这草河苗死后,草世家的强者们,一定回来追查的!要知道,这草药谷,可是有一位玄魂境老祖坐镇的!”

    南暮雨想到这,越发的恐惧起来。

    若是被查出来,别说救她姐姐了,就算她也要死。

    “放心,草世家的人,查不出我们 气息的。”

    唐生说着,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墨绿色的丹瓶,他从里面倒出一颗淡青色的丹丸。

    这是一颗灵阶五品的丹药。

    这种丹药叫做混息丹,那是他从血影之主的储物戒指里发现的众多丹药之一。

    这混息丹的作用很明显,就是杀人夺宝时,用来掩盖气息的。

    将它融入空气之中,它就会吸收空气之中的气息,然后转化成为其它的气息。

    “你看,这样我们的气息就没有了。再加上,你我本身就改头换面,改变气息才来到这里的。在这里之前,我们留下的气息都是假的。”

    唐生说着,引导天地灵气注入这颗混息丹里。

    混息丹慢慢的飘浮在空中,里面的丹灵疯狂的吸收周围的气息,然后慢慢的散发出另外一股气息出来。

    听到唐生这话,又看到这混息丹的效果,南暮雨这才安心下来。

    她又要去揭开那康少的真正面容。

    “我劝你还是不要看了,免得又把你吓到。”

    唐生提醒着。

    “若不看看,我……我更不安心。”

    南暮雨说道。

    不知怎么的,她的心更是升起一股不妙之感。

    是啊!

    连草药谷九大灵丹境长老之一的草河苗都对这康少巴结有加,这康少的身份,会简单?

    她的手颤抖着,在颤抖里揭开了康少脸色的伪装,露出的真容里,乃是一张还算年轻的脸庞。

    “是……是……他……”

    看到这双年轻的脸庞时,南暮雨直接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很显然,她又是被康少的身份给吓住了!

    “他是谁?”

    唐生问道。

    “完蛋了,我们完蛋了!我们闯下大祸了!弥天大祸!”

    南暮雨被吓得魂不守舍,囔囔自语的重复着这些话,完全沉浸在惊吓和绝望里,根本听不进唐生的话。

    “这人是谁?”

    唐生看到南暮雨吓成这副样子,他无奈,只好再问一次。

    这一回,他将声音融入了一丝的龙威,将南暮雨给震醒开来。

    “他叫华康!他父亲乃是玄木剑宗的副宗主华天笃,玄魂境后期的绝世大人物!我们杀了他的独子,他翻遍整个天元大陆,也会将我们找出来的!”

    南暮雨回过神来,惶恐的说道。

    “玄魂境后期的绝世大人物?”

    唐生眉头微皱。

    看来,他只有将镇龙传承修炼到第二篇《龙肉篇》,才能够于这样的人物来争锋了。

    他没想到,这华康竟然如此大的来头。

    不过,人既然都杀了,他也不后悔。

    毕竟,他就算不杀这华康,转过头来,这华康还是会再杀他的。

    “不好!我们快逃!这草河苗死了,他留在家族的命简定然会破碎,草世家的强者很快就知道他们死了!华康的父亲华天笃定然也发现他儿子的命简碎了!从玄木剑宗到草药谷,十万多里,但是以华天笃的速度,全力赶来,几个时辰内就可以赶来这里!”

    南暮雨脸色惨白的说道,就想着慌不择路的逃跑。

    “冷静点!现在可不能自乱阵脚!”

    唐生沉声喝道,用龙威包裹着南暮雨。

    “唐生,你……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此刻的南暮雨,彻底没有了注意,她的脑子里,全都是绝望的情绪。

    “如果按照你所说的,华天正在从玄木剑宗全力往这里赶来,那也要几个时辰后,才能根据华康破碎命简的气息,来到这里。现在,我们最担心的,还是玄木剑宗的追查。”

    分析到这里,唐生问道:“玄木剑宗内,有多少位玄魂境强者?什么级别的?”

    “只有一位玄魂境老祖,叫做草泥,玄魂境初期!同时,他也是玄木剑宗挂职的丹门副门主之一。”

    南暮雨说道。

    玄木剑宗内部,分为三个门:武门、丹门、器门!

    每个门,都有一位门主和若干副门主。

    三门主要负责招收门徒,传道受业,传承道统。

    三门之上,则是宗殿,设立一位宗主和若干副门主,统领着玄木剑宗一切事物。

    “玄魂境初期?他在草药谷城内么?”

    唐生问道。

    如果只是玄魂境初期,他未必会怕,就算打不过,逃也应该逃得掉吧。

    “一般情况下,都会坐镇草药谷城。”

    南暮雨说道。

    “我们先回草药谷城!”

    唐生想了想,下了决定。

    “还回去?我们不逃?”

    南暮雨愣了愣。

    “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草药谷的人和赶来的华天笃,也定然不会想到,有人在草药谷城外杀了人,还敢逗留在草药谷城里。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照常去看你姐姐的病情。”

    唐生很淡定的说道。

    “好,好吧!”

    南暮雨点点头,同意了唐生的提议。

    “我们走吧。”

    唐生说着,念头一动,引动火元力,将地面上的两具尸体给焚烧成灰烬。

    ……

    尸魔山脉深处,某个毒雾瘴气浓郁的地方。

    一位中年男子,身中致命的玄毒,倒在血泊里,已经毫无法抗之力了。

    “华天笃!你……你贵为玄木剑宗的副宗主,没想到你居然是煞魔宗的奸细!”

    这个中年男子带着不甘,带着震撼,带着难以置信的绝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华天笃。

    这个家伙,故意设计骗他来到这里,然后对他下套灭口。

    “木亘老儿,你们除魔殿最近动作很多,你们掌握的某些线索,迟早都会追查到我的头上来,所以,我为了不暴露,不得不先下手为强了。”

    一身蓝衣的华天笃,面相中年,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儒雅的书生。

    他手持折扇,看着倒在他脚下的中年男子,露出一个邪魅又得意的笑容。

    就在他笑容最得意的时候,突然之间,在他识海里,咔嚓一声,响起了有东西碎的声音。

    他赶紧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那个发出破碎声音的东西来看。

    他浑身一颤,如丧考妣!

    这个破碎的东西,正是他儿子华康的命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