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局势紧张
    华康的命简碎,代表这华康已经死了。

    “死了?我儿居然死了?”

    华天笃愣了愣,紧接着嚎嚎大叫,状若疯癫。

    “死得好!哈哈,死得好!华天笃,你这老狗,就该断子绝孙!”

    在地面上的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后,他痛快的大笑着。

    “给我死!”

    这怒得华天笃反掌之间,将其拍成肉泥。

    “康儿,不管是谁杀了你!为父一定会为你报仇,将其碎尸万段,灭其全族的,将他们的神魂剥离出来为你点天灯!”

    华天笃对天怒吼着发誓,然后他掐动着一段术法,只见命简化作一段光芒,朝着华康被杀死的方向飞去。

    ……

    唐生的念头辐探进草河苗的储物戒指里,他的眼眸亮了起来。

    不愧是草药谷的九大灵丹境长老之一,他的储物戒指富得流油,各种中品、高品的灵药足有几百种,上千株,若是换成下品灵石,只怕就价值几十万了!

    单是这些灵药的价值,就超过了血影之主、西伯阴、罗智的财富的总和。

    不愧是灵丹师啊,替人治病炼丹,永远都最赚钱的职业。

    除此之外,里面单是灵石就有二十多万颗,丹药、法宝、稀有材料的价值,也都在几十万下品灵石左右。

    这财富加起来,不下于一百多万的下品灵石。

    他的念头再辐探进华康的储物戒指里,里面的财富就比之草河苗逊色很多倍了,灵药、丹药、法宝、稀有材料也有很多,加起来的价值也就十来万下品灵石左右。

    唐生还在其储物戒指内,发现了几张玄阶符箓,里面的气息强大。

    他猜想着,这应该是华康的父亲华天笃给其炼制的保命手段,可惜啊,华康一个照面就被唐生给打成肉泥,连使用这些保命符箓的手段都没有。

    不过,对于这些东西,唐生也不敢保留,谁知道华康的父亲会不会根据这些东西,追踪到他这里来?

    所以,唐生将草河苗和华康储物戒指里,凡是有气息标志的东西,全都清理出来扔掉。

    这让旁边的南暮雨看得,极度的可惜和眼馋。

    要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就值七八万下品灵石了呢!

    她要攒多少年,才能够有七八万下品灵石?

    “不要心疼!这些东西若是拿了,就是给对方留下追踪的线索。”

    唐生仿佛看穿了南暮雨的心思,淡淡的提醒着。

    “我明白。”

    南暮雨点点头。

    唐生念头一动,将那柄黑黝的灵剑,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

    他滴血认主进去。

    他发现,如果不是以小火的视觉去感受,哪怕是滴血认主,也发现不了这柄剑的秘密。

    “老大,我要吃里面的火之本源!”

    这个小家伙很是着急。

    “先别急,等找个安静的地方,再给你吃。”

    唐生安抚这个急不可耐的小家伙。

    “唐生,这柄灵剑,到底有什么奇特的?你居然不惜耗费那么大的代价来争夺它。”

    南暮雨忍不住的好奇问道。

    “它里面蕴含着某种气息,跟我修炼的功法,有些渊源。”

    唐生说了个谎。

    “原来如此。”

    南暮雨点点头,也不再多问。

    两人在尸魔山脉里绕了一圈,几番易容和改变气息,然后重新回到了草药谷城里。

    刚进城门口,就听见草药谷内,响起了三长两短的急促钟声。

    整个草药谷城的百姓,都陷入到一种紧张的气氛里。

    “三长两短,这是草药谷世家的警钟,只有发生重大危机的事情,才会敲响的。看来,草药谷的人已经发现了草河苗死了。”

    南暮雨暗中传音给唐生,整个人又紧张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受到几股强大的灵丹境强者的气息,快速的奔驰出城,朝着尸魔山脉的方向而去。

    看来,那是根据命简的气息,去寻找草河苗的死亡地点了。

    唐生目光一凝,当然也感受到了,他传音安抚这南暮雨,安慰道:“不要紧张,放轻松点,他们追查不到我们的。先去看看你姐姐的病情。”

    南暮雨点点头,说道:“我姐姐封印在草世家的玄冰谷内,那里是草世家的重地,没有草世家高层的允许,我们进不去那里!我们先去拜访一位前辈,他叫做草方知,他跟被你杀死的草河苗一样,都是草药谷的九大灵丹境长老之一。我便是托了他的关系,才能够将我姐姐放进草药谷的玄冰寒棺内的。”

    只是,当这南暮雨提起“草方知”这个名字的时候,唐生敏锐的灵觉,隐约察觉得她的情绪里,带着一丝的不情愿和厌恶之意。

    唐生隐约意识到什么。

    既然南暮雨不主动说,他也不主动去问。

    他说道:“到了那草方知那里,你就说我是你的徒弟。反正我淬体六重的修为,外人也看不透。”

    “好!”

    南暮雨本来也想着,要给唐生安一个身份的,毕竟,草药谷乃是丹药世家,他们医治不好的病人,而你却要带其他灵丹师来上门诊断,那是对草药谷的一种侮辱。

    再说了,要见那草方知,她身边的男子,确实需要有一个合理的身份才行。

    ……

    草药谷城,分为外城和内城。

    不是草药谷的子弟,要进入内城,都需要登记姓名,记录在案,道明缘由。

    南暮雨从储物戒指里一个令牌,出示给守护的护卫看。

    不过,显然南暮雨来这内城的次数很多,守门的护卫统领早就认得她了。

    “南暮雨前辈,这位是……”守卫的护卫例行盘查。

    “我徒弟穆生。”

    南暮雨淡淡的说道。

    “原来是穆生兄弟!里面请!”

    守卫的护卫统领即刻放行。

    内城,居住的都是草世家的重要长老,核心子弟。

    整座城池的规划比唐家城合理很多,按照不同的功能分成了许多个区域。

    唐生走在内城的大街上,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比外面凝重许多。

    周围的草世家长老、弟子们,听到三长两短的警钟,都在私下里议论着,猜测家族到底发生什么危机的大事情了。

    与此同时,唐生感受到在这内城里,有着三十多股灵丹境强者的气息,其中有五六位都是灵丹境大圆满级别的。

    “这草药谷不愧是玄木剑宗内,排名前十的一流大势力!”

    唐生心里暗自惊心着。

    要知道,唐家城整个家族,也只有三位灵丹境强者而已,跟着草药谷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