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品行不端
    南暮雨对于草药谷的内城的道路很熟悉,显然没少来这里。

    她带着唐生直直往里走,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左右,来到一座占地十多亩的独栋府邸前,然后敲起大门来。

    朱红色大门,咯吱一声打开。

    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打开的大门,她们身穿着丹袍,长得颇有几分姿色,都是属于那种胸大屁股翘类型的。

    “南暮雨前辈,原来是你,里面请!”

    两个守门的女子,见到南暮雨后,眸子里闪烁着一丝的敬畏之色。

    “草方知前辈可在?”

    南暮雨询问。

    “不知家族出了什么大事情,三长两短的警钟长鸣,就在刚刚,老师急急的赶回宗族府商议大事了。南暮雨前辈,你先在里面等一会儿,我们这就用法宝给他传音。他知道你来,定然很快就回来的。”

    其中一个守门的女子,声音娇媚的说道。

    “有劳你们了。”

    南暮雨点点头,她往门口里走。

    唐生没有多想,就像往里面走,可却被这两个守门的女子给拦住了。

    “怎么,他不能进么?”

    南暮雨问道。

    “南暮雨前辈,老师他不喜欢男子进入他的府邸。”

    两个守门女子说着,目光还望唐生的身上瞄了一眼,唐生改变了他那俊美的样貌,所以,这两个守门女子对于相貌平平的唐生,也不感兴趣。

    “他是我的徒儿穆生,此次带他前来,就是为了见一下你们老师的!这样吧,我和我徒儿,就在门口这里等你们老师回来就是了。”

    南暮雨以退为进的说道。

    果然,守门的两个女子立刻紧张起来,她们赶紧说道:“这……南暮雨前辈,我们可不是有意在刁难你。他既然是你的徒儿,那么你们往里面请吧。不过,若是老师怪罪下来,还请南暮雨前辈替我们求情一番。”

    唐生听到这话,眉头微皱,这草方知奇奇怪怪的规矩,还真是多啊。

    “好。”

    南暮雨答应下来,这才踏进府邸。

    整个府邸笼罩在一个特殊的聚灵阵里,阵势连通着城池下方的灵脉,里面的天地灵气很充足。

    这个占地十多亩的独栋别府,里面的亭台楼阁倒不是很多,大片的地方都用作于药田,里面精心栽种着很多稀有珍贵的灵药。

    一路上,唐生在府邸里看到的都是草方知的女弟子,一个男人都没有。

    然而,唐生发现了这些女弟子的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她们的身上都带着相同的药气,体内的元阴之气都很空亏,像是被人过度采阴补阳了一样。

    “看来,那个草方知可不是什么品行端正之人。”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女弟子身上之所以有如此的状况,都是被那草方知当做是修炼炉鼎来培养,过度的采集她们的元阴。

    这些女子,别看她们如今脸色红润光泽,可长期被过度的采阴补阳,亏损元阴,她们的体内的生机也会根据急剧的消耗,只怕活不过三十岁。

    或许是知道草方知很晚才能回来,府里的女弟子,给唐生和南暮雨安排了府邸的一栋小别院作为休息。

    有两个女弟子端茶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女弟子,突然跪在地上,一边向南暮雨磕头,一边哀求着说道:“南暮雨前辈,我知道你跟老师关系好!求求你,让老师放过我吧!我在我家族那边,已经有婚配,我来老师这里,只是想跟他学丹道医术的而已!呜呜~”

    唐生看向这个跪在地上的女子,十六七岁,发现她身上的元阴还是饱满的,应该还是新进府邸没有多久,还没有被草方知采阴补阳的。

    看到这个女子跪在地上的苦苦哀求,唐生心里泛起了一种同情。

    看来,这些进府邸的女子,也并非是自愿的,很多不是被草方知骗来的,就是强行掳来的。

    果然,看到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跪在地上哀求后,周围闻讯而来的其她女弟子,很多眸子里都泛起了悲伤之色。

    大家都看着南暮雨,悲伤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的渴求,都希望南暮雨能够帮她们一下,救她们出苦海。

    唐生也看着南暮雨,也想看看,面对这种情况,南暮雨到底会怎么做。

    南暮雨看着跪在地上的这个少女,她的眸子里,闪烁过同情、愤怒之色,可很快,就被悲伤和冷漠所取代。

    “我只是你老师的客人!你的事情,我爱莫能助!你起来吧!”

    南暮雨说着,直接转过身去,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南暮雨前辈……”

    少女还在哀求。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年长点的女弟子,阴着脸的从外面急急走进来,她们向南暮雨告罪一声,然后将这少女给强行带下去了。

    唐生知道,这个被带下去的少女,下场定然会很惨很惨。

    小别院里又安静了下来,周围的女弟子都恭敬的退了出去。

    “你是不是认为我很无情?”

    南暮雨悄悄的用灵念传音来跟唐生交流。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你连自己都自身难保,又有什么资格去多管别人的闲事?这些少女是可怜,可这世间,可怜的人多得是了!能帮则帮,不能帮,那也算是她们的命。”

    唐生也传音过去。

    这是他的观点。

    毕竟,前世他和世界穆清霜作为散修的时候,这种悲欢离合、凄凄惨惨的事情,见得太多了。

    南暮雨觉得唐生的这番话,算是说到了她的心坎里了,让她此刻纠结压抑的心情,好受多了。

    “你怎么知道我自己都自身难保?”

    她好奇的问道。

    “我是灵丹师,灵觉很灵敏的。我进入府邸的时候,看到这草方知只收女弟子不收男弟子,而且他的女弟子全都阴元亏损,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品行端正之人,而他的这些女弟子,不过是满足他的肉欲,采阴补阳的鼎炉而已。”

    唐生说到这,目光看向南暮雨,说道:“他能帮你将你姐姐放进草药谷的玄冰寒棺里,只怕也是看中你的姿色吧。”

    “我并没有**于他!我怎么说都是玄木剑宗的除魔殿的长老,只要我不愿意,他也不敢对我来强的!”

    南暮雨生怕唐生误会,赶紧传音解释。

    唐生早就看出南暮雨的处子元阴还在,还是完璧之身。

    他点点头,问道:“只怕,他可不会做亏本的事情吧。”

    “这段时间,他频频向我暗示,要我做他的双修道侣,否则,就不给我姐姐再呆在玄冰寒棺里续命!我都忍着,找理由婉拒!”

    南暮雨说到这里的时候,眸子里泛起了悲愤之色。

    这种悲愤之色,跟刚刚那些女弟子眸子的悲愤绝望之色,几乎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