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神秘剑痕
    唐生从未见过如此浩瀚而强大的剑意。

    它被封印在这柄黑黝的灵剑里,沉睡了不知多少万年。

    这一刻,它被人惊醒了。

    它如同一只洪荒凶兽,咆哮而出,欲要毁天灭地。

    唐生跟这柄黑黝灵剑滴血认主,所以,这股强大而浩瀚的剑意惊醒后,第一个找唐生算账。

    在这个强大而浩瀚的剑意面前,唐生只觉得他是一只蝼蚁。

    一只在浩瀚天地面前的小蝼蚁。

    别说抵挡了,他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唐生仿佛看到一柄绝世凶剑,带着毁天灭地之威,斩杀进入他的眉心!

    这一刻,他说不出话来,甚至连念头都运转不了。

    嗖!

    这柄绝世凶剑的剑影,没入他的眉心,斩杀进入他的识海,然后在他的识海里,留下一道剑痕。

    与此同时,在唐生眼前的重重,仿佛是一场幻觉。

    小火还在那里吞噬黑黝灵剑的火之本源,南暮雨还在警觉的看向周围。

    似乎,他们都没有发现唐生刚刚的异样。

    “这不是幻觉!”

    唐生非常的肯定!

    因为在他的识海里,那一道剑痕,真真切切的存在。

    与此同时,在那股火之本源里,一股传承信息,通过滴血认主的关系,涌进来唐生的识海里。

    这股传承信息,叫做《祭剑术》。

    也不知道这门《祭剑术》是什么级别的术法。

    准确来说,它是一门被逼迫到绝境的时候的必杀剑术。

    当你不是敌人对手,又被逼迫到绝境的时候,可以施展《祭剑术》,通过燃烧体内的精血本源和剑的剑灵融合,瞬间可以使得剑式的威力,直接翻好几倍!

    至于能够番几倍,这根据施术者祭献自己的精血本源的强弱情况以及所祭献宝剑的剑灵强弱情况来决定。

    施展这们神秘的《祭剑术》有一个巨大的缺点,那就是一旦施展后,手中宝剑的剑灵彻底的毁掉,没有了剑灵,那么手中的宝剑也就成为一柄废剑了。

    “好诡异好霸道的《祭剑术》!此术一出,需祭一个剑灵!一柄灵剑就要废了!哪怕是灵阶一品的灵剑,也要好几百下品灵石呢!”

    所以,浏览完这门《祭剑术》后,唐生的第一反应就是贵!

    施展不起来!

    施展一次,一柄灵剑就废了。

    再土豪也不能够这门浪费钱啊!

    简直是烧钱的剑术!

    “不过,若是生死关头,没有了退路,实力瞬间爆发好几倍,出其不意之间,倒是能够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觅得一线生机,甚至反败为胜!”

    想到这一点,唐生也明白这门神秘的《祭剑术》的珍贵和恐怖之处了。

    这确实是一门绝佳的保命术法,只有到生死关头,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这柄黑黝灵剑,里面的剑灵,看似是灵阶五品,其实它的剑身很古怪!难不成,这柄黑黝灵剑,它原本并非是灵阶五品的灵剑,而是一柄更高级别的飞剑,只是被此剑的主人施展了《祭剑术》,剑灵泯灭后,成为了一柄废剑。然后,别人得到了这柄没有剑灵的剑身,再在这剑身里,重新铸造了一个灵阶五品的剑灵?”

    唐生大胆的猜测着。

    是啊!

    不然,这柄黑黝灵剑体内,又怎么回有一股古怪的封印,还藏着这《祭剑术》的传承?

    他越看这柄黑黝灵剑的剑身,越觉得看不穿这黑黝灵剑的剑身材料,同时,他也觉得这柄黑黝灵剑的剑灵跟着剑身有些不是很融洽。

    “看来,当初这柄黑黝灵剑的主人,施展《祭剑术》之后,也不是敌人的对手,临死关头,他将这门《祭剑术》封印在黑黝灵剑的剑身深处。这柄黑黝灵剑的剑身,又经历了很多主人,也被重新凝聚了剑灵,只是都没有那个机缘,能够打开封印,得到里面的《祭剑术》传承。”

    “而小火吞噬的这柄黑黝灵剑的火之本源,应该就是那位强者留下的封印之力,算是打开了那位强者留下的封印。最后,这《祭剑术》的传承,倒是便宜了我。”

    唐生根据这门《祭剑术》的传承信息和这柄黑黝灵剑的情况,将所有的事情,大致猜测和推断出来。

    “奇怪了,我识海里的那一道剑痕,又是怎么回事?”

    唐生的念头,又观察期他识海里的拿到浅白色的剑痕。

    这道剑痕,近乎透明。

    它虚浮在唐生的识海虚空,它似乎带着一股神秘的力量,每当唐生的念头靠近时,它就生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将唐生的念头给弹开。

    “刚刚,在黑黝灵剑上的封印被小火破开的瞬间,我看到的一柄绝世凶剑的影响,应该就是这道神秘剑痕所带来的。”

    唐生一边回忆,一边思索着。

    很显然,这道浅白色的剑痕,显然跟《祭剑术》的传承,没有什么联系。

    “难不成,当年这柄黑黝灵剑的主人,他除了留下《祭剑术》传承在剑内,还留下这道神秘剑痕?”

    唐生想不明白,他只能够如此的猜测了。

    黑黝灵剑,它体内蕴含着的火之本源很雄厚,小火不停的吞噬着。

    唐生能够感受到这个小家伙的器灵,已经从灵阶二品,慢慢的提升到灵阶三品了,唐生赶紧,这黑黝灵剑内的火之本源,还没有被这小家伙吞噬到十分之一。

    “老大,我吃得好爽快。”

    这小家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兴奋的大叫着。

    “慢点吃。”

    唐生笑道。

    他也非常的高兴。

    且不说那道神秘剑痕到底如何,单是那门《祭剑术》,就已经价值连城,属于那种绝世的保命术法了。

    而这个小家伙如果吞噬完这柄黑黝灵剑里的火之本源,应该可以近乎成灵阶四品器灵,它的飞行速度,应该可以媲美灵阶极品的飞行法宝了。

    先前唐生跟草河苗战斗的时候,那草河苗施展灵阶极品飞行法宝加持身法,唐生的速度就显然跟不上这草河苗,如果这草河苗不是选择去救华康,而是选择逃,那么唐生很有可能拦不住。

    “现在,我若是再跟那草河苗战斗,他就算是逃,也逃不掉。”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在跟玄魂境初期的强者战斗,他再多几分信心了。

    特别是得到了这门《祭剑术》后,他也有了保命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