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没了耐心
    草药谷城内外,严加戒备。

    尸魔山脉的凶杀现场,则被赶去的灵丹境强者,封锁了起来。

    不过,他们在那里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因为,唐生做得很干净,而那颗混息丹也将在场的气息跟周围的毒雾瘴气的气息,彻底的混合在一起。

    能够杀死灵丹境后期的草河苗,所以,大家都将凶手初步认定为实力超过灵丹境后期的修士。

    盘查一番这段时间往来草药谷城的灵丹境修士,南暮雨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掉了,因为她只有灵丹境初期的实力,根本就杀不了草河苗。

    一夜无眠!

    草方知还没有归府,小火倒是将那柄黑黝灵剑内的火之元气给吞噬赶紧了。

    它的器灵如同唐生所料那柄,进阶成为了灵阶四品中期。

    这小家伙很是开心。

    “咦?老大,你的识海里,怎么有一道剑痕了?”

    唐生的识海可是这个小家伙的窝,此刻多出了这么一位不束之客,它立刻很介意。

    它绕着拿到剑痕转了几圈,没想到靠近之后,立刻被这剑痕的奇怪力量给弹了出去。

    “这道剑痕,乃是在你刚刚吞噬那柄黑黝灵剑的火之本源时,它从黑黝灵剑里,进入到我的识海里的。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反正,我的灵念也驱使不动它。”

    唐生很无奈的说道。

    “老大,让小火来帮你将这道剑痕清除出你的识海。”

    小家伙大声的说道。

    这里可是它的地盘,怎么可能让这什么剑痕的,跟它分享这里?

    这个小家伙大声嚷嚷着,就朝着那到剑痕烧去。

    然而这道剑痕还是那样,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不够,任何东西靠近它,都会被它身上的一股神秘力量给弹开。

    小火当然也被弹开了,更不动不得这道剑痕分毫。

    “就让它呆在这里吧。”

    唐生安抚着这个小家伙的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他目光一凛。

    他强大的灵觉,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灵丹境后期的修士,走进府邸来了。

    “有人来了。”

    唐生赶紧让小火别泄露出气息来,同时,他传音提醒一旁的南暮雨。

    “是草方知回来了!”

    南暮雨也感应到了进来修士的气息。

    赶紧收敛起情绪。

    唐生目光朝着大殿门口看去,这个时候,只见一位头发稀疏,皮肤皱成树皮,仿佛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头子,走了进来。

    “这糟老头就是草方知么?”

    唐生愣了愣,悄悄传音问向南暮雨。

    他还以为那草方知如此好色,还想着要将南暮雨收做道侣,应该是一位年富力强,精力旺盛的中年模样的灵丹境强者呢。

    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位猥琐丑陋的糟老头子,而且还穿着一身的粉红,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恶心。

    “是的。”

    南暮雨传音回去。

    看到这个糟老头子走进来,她不敢怠慢,赶紧起身,恭敬的行礼:“南暮雨,见过前辈!”

    这糟老头子走过来,一双有些浮肿的三角眼,目光不时的色眯眯的从南暮雨那鼓鼓的胸脯和小腹之间扫去,好色有猥琐。

    他就想扶住南暮雨行礼的双手,顺便吃一下豆腐。

    “暮雨,我不是说了么?你我都是灵丹境,就应该平辈而论!你唤我方知就行了!你若是再喊我前辈,那就是见外了,我可要生气了。”

    不过,南暮雨早有准备,提前的将手收起来了,忍着心里的恶心,恭敬的说道:“是,方知修友!”

    “暮雨,你来见我,是不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想清楚了?”

    草方知这个糟老头子问道,一脸的猴急之色。

    他口中的事情,指的就是让南暮雨答应做他的道侣了。

    “我……我还没有考虑清楚!方知修友,你莫要逼我!”

    南暮雨的美眸里,闪过一抹的屈辱和隐忍。

    她从储物戒指内,拿出一块上品灵石,说道:“这一块上品灵石,算是补了前面十年欠下的玄冰寒棺的使用费用。至于,接下来十年的费用,我会想办再法筹够一颗上品灵石给你的。”

    “暮雨,你知道,若是没有我,单是一颗上品灵石,根本就无法将你姐姐放进玄冰寒棺内的。”

    草方知这个糟老头子,说到这的时候,那双浮肿的三角眼里,闪过一抹的威胁。

    他心里很不爽!

    他快没有耐心了:这个臭婊子,不要给脸不要脸了!

    草方知又不傻,当然看得出南暮雨的不情愿。

    正好,他刚刚在老祖宗那里被臭骂了一顿,正想找个女人来发泄,既然这南暮雨送上门来,那么就将她霸王硬上弓吧。

    唐生静静的将此刻草方知的语气和神态看在眼里,敏锐的他,隐约觉察到草方知心里的一抹阴狠的情绪波动。

    他也终于明这白南暮雨的处境,是多么的尴尬和憋屈了。

    为了救她姐姐,她要拼命的忍着这糟老头子的性骚扰和威胁逼婚。

    “我……我知道,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答案的!”

    南暮雨忍住心里的屈辱,小声的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

    草方知点点头。

    他表面很平静,装出一副不会勉强南暮雨的姿态来,实则,他的心里已经盘算着,怎么开始给南暮雨下欲药了。

    作为草药谷的九大灵丹师之一,本身就是五品灵丹师,这给人下毒的本事,自然不小了。

    “方知修友,这位是我新收的徒儿穆生!穆生,还不想草方知前辈行礼?”

    南暮雨说到这里的时候,美眸瞥向唐生,也算是转移话题。

    “晚辈见过草方知前辈。”

    唐生只好乖乖的行礼。

    “你收的徒弟?怎么收了个男弟子?他年纪这么大了,才淬体六重,资质也太差了些吧。”

    草方知目光瞥向唐生,并没有看破唐生的伪装。

    只是他生性多疑,敏感的他,隐约觉得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十六七岁的少年,有些古怪。

    “他是我的一位故人之后,收他为徒,也算是了结当年的一段因果。”

    南暮雨含糊其辞的说道。

    “原来如此。”

    草方知一下子看不出破绽,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一个淬体六重的蝼蚁而已!

    等一会儿,他对南暮雨下欲药成功,随手就将这蝼蚁捏死就死了。

    “方知修友,我想去看一下我姐姐,现在可方便?”

    南暮雨顺势将话题引到这上面来。

    草方知一听,心里一喜!

    这南暮雨毕竟是除魔殿的长老,他在城里还不好对这女人下药。

    正好,南暮雨姐姐封印的玄冰谷在城外,去玄冰谷对南暮雨下欲药,正是将她霸王硬上弓的好时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