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来找死么?
    “是……是谁?草方知么?”

    南暮雨急声问道。

    “应该不是!你姐姐体内的那团奇异能量,透着玄元气息,这是玄魂境强者布置的手段!我怀疑,应该是草药谷的那位玄魂境老祖宗草泥。”

    唐生猜测说道。

    “这……这可怎么办……他们草世家,怎么可以这样子?我虽然是求草方知,才将我姐姐放进玄冰谷的玄冰寒棺里的,可是,我省吃俭用几十年,炸锅卖铁,都付了使用费的!”

    这一刻,南暮雨的心情,又骇又怒,又不知所措。

    “唐生,你说我该怎么办?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说到这,南暮雨直接跪在地上哀求起来。

    “你先起来!起来再说。”

    唐生赶紧将南暮雨给扶起来。

    他继续说道:“我是不怕那草泥的追杀。但是,我救醒你姐姐后,你们姐妹何去何从?你们,总不能跟我一辈子吧。”

    “我……”

    南暮雨听到这,也明白过来了。

    脸色惨白。

    是啊!

    那草泥在她姐姐体内布置了手段,若是唐生要救她姐姐,草泥定然会感应到,只怕立刻就会前来阻止。

    就算救了她姐姐,她们姐妹能够逃得了玄魂境的草泥的追杀么?

    “咦?”

    就在这个时候,唐生目光一凛。

    他敏锐的灵觉,立刻感受到整个冰室的阵势里,开始渗透进来一股药气。

    这股药气虽然无色无味,但是,并不能够逃脱他的灵觉感知。

    “怎……怎么了?”

    南暮雨发现唐生的神色不对劲,赶紧问道。

    “有人给我们所处的这件冰室下欲药!这种欲药,无色无味,极其强烈,比你先前中的邪阴欲淫散弱不了多少,正常灵丹境修士只吸入上几口,就可以让其欲乱神迷,情难自拔,迷失自我。”

    唐生说道。

    “啊~谁?谁给我们下的欲药?”

    南暮雨有些惊慌的问道。

    “在这里,还有谁?大概是那个草方知吧。他想要跟你结成道侣,可你三番两次的推脱,想必他是没有了耐心,此刻想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吧。”

    唐生说道。

    “他……那我们该怎么办?”

    南暮雨又惊又怒。

    没想到草方知居然还真敢对她下手了。

    “你将这颗解毒丹服下,然后用体内的灵力本源,刺激中注穴、紫宫穴、玉堂穴、商曲穴、关门穴、太乙穴。”

    唐生从草河苗和华康的储物戒指里翻找一下,找出一瓶灵阶六品的解毒丹,递给南暮雨。

    正好他发现的及时,南暮雨也没有吸入多少这欲毒,有着解毒丹护体,应该可以抵挡这欲药了。

    南暮雨不敢怠慢,接过丹药,给自己吞服一颗,然后按照唐生的吩咐运转体内的灵力本源,开始刺激那些穴位。

    “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她颤声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那草方知都对你下手了!这说明,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反正那个草方知也不是什么好鸟,他既然要找死,那么我成全他!”

    唐生说到这,眸子里闪烁过一抹杀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镇龙传承,受到了体内的龙性的影响,这使得唐生做起事情来,越发的杀伐果断起来。

    ……

    草方知在阵眼室里喝茶。

    他一想到南暮雨中了他的阴阳谜欲丹,一会儿就要丧失神智,欲火焚身,他也浑身燥热起来,仿佛年轻了十岁。

    “呀!不好!南暮雨的那个徒弟,也在冰室里!他们欲毒爆发,**,定然会搞在一起!不行,可不能让那小蝼蚁坏了我的好事,糟蹋了我的美人!”

    想到这,草方知赶紧坐不住。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这就去捏死那个小子!”

    他说着,离开了阵眼室,朝着唐生和南暮雨所在的冰室而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冰室里。

    看着草方知进来,唐生目光一凛,那边的南暮雨有些紧张。

    “暮雨,别哭了,你姐姐一定会好起来的。对了,这是你新收的徒弟,我还没有给他见面礼呢。他修为低,可要努力修行才行,否则,可丢了你的脸面。我这里正好有几颗筑基的灵丹,你在这陪你姐姐,我带你徒儿到玄冰谷的修炼室,帮他筑基吧。”

    草方知藏着心中的杀意,假装关心的说道。

    这是他找的支开唐生的借口。

    什么帮助唐生筑基?只等到了那里,他立刻捏死唐生这只碍事的蝼蚁。

    “这……”

    南暮雨犹豫了一下,她当然明白草方知是不安好心了。

    “多谢草方知前辈!”

    唐生赶紧行礼道谢,他对着南暮雨说道:“师父,你在这里跟师伯独处,徒儿也不打扰你们了。”

    “哈哈!对对,暮雨,你就在这里跟你姐姐独处吧!你徒弟,我带走了。”

    草方知巴不得如此呢。

    “穆生,跟我来吧。”

    “好。”

    唐生跟在草方知的身后,离开冰室前,他给南暮雨一个安心的眼神。

    草方知带唐生来到一间隐秘的冰室里,这里寒气很重,根本就不是什么修炼的灵室。

    “前辈,我就在这里修炼么?”

    唐生问道。

    “修炼?小子,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碍事?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草方知堵住门口,他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个狞恶的表情,眸子里,全都是森然的杀意。

    “你要杀我?”

    唐生笑了。

    “你以为我是要开玩笑?”

    草方知以为唐生会惊恐,没想到死到临头,这个小子居然在笑。

    他也不由得愣了愣。

    “没有。我当然知道你带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给我筑基什么的,而是来杀我的。”

    唐生说道。

    “你……你早就知道?”

    草方知愣了愣。

    不知怎么的,他的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我还知道,你利用玄冰谷的大阵,偷偷的在冰室里下了欲药。所以,你才嫌我在冰室了碍手碍脚,妨碍你对我师父下药。”

    唐生说道。

    “你……你到底是谁?”

    听到唐生这番话,草方知彻底傻眼了,他内心的那一丝不妙之感,已经演化成为惊恐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杀我,我也想杀你!”

    唐生淡淡的说着,话语落下,已经轰拳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