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阴差阳错
    草药谷,某座灵气充足的行宫内。

    一袭火纹丹袍的草泥,面相中年,此刻他有些坐立不安。

    在他的面前,坐着的是华康的父亲华天笃,他也是面相中年,一身蓝衣,像一个饱读诗书的儒雅书生。

    “天笃老哥,你杀了除魔殿的木亘老儿,那老儿会不会在除魔殿里,还留下其它证据,你杀了他,除魔殿还会不会怀疑你?”

    草泥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

    很显然,他跟华天笃一样,都是煞魔宗蛰伏下来的奸细。

    “我不杀他,他一定会查到我的身上来!除魔殿内还有我们的人,现在,还没有听到有什么风声传出来,我想,木亘老儿,应该没有留下后手。”

    华天笃根本就没有多少兴趣谈论这个话题,他关心的是他儿子的死因,他关心的是凶手是谁!

    “草泥老弟,我唯一的宝贝儿子死在你的地盘上,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你手下的人,到底查出点头绪没有?”

    华天笃说到这里,眸子里闪烁着凌厉的杀意。

    “已经查到几条线索了。”

    草泥赶紧说道。

    “说!”

    华天笃眼眸一亮,透着寒意。

    “首先,凶手杀害康贤侄所用的掩盖气息的丹药,已经确定了,那是来自血杀盟配置的混息丹。”

    草泥说道。

    他本身就是九品灵丹师,所以,对于丹药一途,他当然了解了。

    “你是说,那是血杀盟的杀手所为?”

    华天笃提到“血杀盟”四个字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抹的畏惧。

    在这天元大陆上,出名的宗门势力,看似只有五大剑宗和四大魔门,其实,到了他们那个层次,他们知道,这世间,还有很多恐怖的存在。

    而这“血杀盟”就是一股凌驾于五大剑宗和四大魔门之上的超级势力,是一股以培养杀手为传承的超级势力。

    在天元大陆上,很多杀手组织,都是血杀盟出师的杀手建立的分支。

    草泥不置可否,他继续说道:“我调查了昨天康贤侄和草河苗所去过的地方,也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什么线索?”

    华天笃问道。

    “昨天上午的时候,有一男一女两人,在城里的暗源商会出售赃物,正好康贤侄和草河苗就在里面。这两设计,故意跟康贤侄竞价一柄五品灵剑,康贤侄受骗后,暴跳如雷,去找那两个人算账。这两个将康贤侄和草河苗引到了城外的尸魔山脉里。然后康贤侄和草河苗就遇害了。”

    草泥说道。

    这条情报,他是从暗源商会的那个掌柜口中问出来的。

    “这一男一女是谁?”

    华天笃问道。

    “暗源商会的人不知道,对方隐藏了气息和面貌。不过,看样子,十有**是血杀盟的杀手了。”

    草泥分析着说道。

    唐生也没想到,他只是用了暗影之主储物戒指里的一颗混息丹来掩盖杀人现场的气息,竟然阴差阳错的让草泥误以为是血杀盟的杀手所为。

    “可以在暗源商会那里买情报么?”

    华天笃问道。

    这暗源商会跟那血杀盟一样,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势力,他也不敢胡来。

    “我没有问,这个分会的掌柜,只是一个小人物,也做不了主。不过,我想,找到背后雇佣杀手的人,远比找到杀手重要。天笃老哥,你想想,康贤侄最近得罪了谁?又或者说,你最近得罪了谁?”

    草泥问道。

    华天笃听到这话,沉默的思考了一会儿,他的拳头慢慢的捏紧,眸子里闪烁着怀疑之色。

    良久,他说道:“不管杀手也好,背后的雇主也好,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老弟,多谢了!血杀盟内,有我的一位好友,是血杀盟的高层长老。他欠过我人情,我向他打听,他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

    他说完起身,显然要去找那位好友打探消息。

    草泥起身相送,心里松了口气,这华康的死,总算是给这华天笃一个交代了。

    等华天笃离开后,草泥招来家族的几位重要的灵丹境长老,正向着商议要事,就在这个时候,他心里突然生起一种感应。

    “咦?我留在南暮雪体内的玄识印记,怎么移位了?”

    先前和华天笃交谈,草泥不敢分心,所以没有留意到。

    现在,他循着这一丝感应,立刻发现他留在南暮雪体内的玄识印记,不仅移位了,而且已经到了上万里外的尸魔山脉里,而且还在快速的移动之中。

    他脸色立刻大变起来。

    南暮雪体内的阵势禁法,正是他布置了。

    这也是机缘巧合,一次他去玄冰谷,正好发现体内蕴含着浓郁火煞元气的南暮雪,查探之下,发现这火煞元气正好是传说中的寒元冰焰元气,而且无比的精纯和有灵性。

    所以,一个大胆的想法,就在他心里升起,他要以南暮雪的身体为炉鼎,看看能不能凝聚寒元冰焰的异火种子来。

    几十年过后,没想到还真有那么一点形成异火种子的异象。

    寒元冰焰啊!

    那可是三品的异火,若是传出消息出去,只怕合一境的超级强者,也会心动。

    所以,这种事情,只能够暗地里来,他根本不跟声张。

    他立刻盘膝而坐在大殿上,运转玄法,体内的神魂开始沟通他留在南暮雪体内的玄念印记。

    瞬间,他感应到了正抱着南暮雪快速飞行的唐生。

    “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我玄冰谷内劫人?”

    他的声音通过留在南暮雪体内的玄念印记,传音过去,厉声质问。

    ……

    唐生抱着南暮雨姐姐,展开火灵翅膀,快速的在尸魔山脉内飞行。

    一切很顺利,飞行了上万里,他并没有被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南暮雨姐姐的体内,突然传出一个饱含杀意的威严声音:“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我玄冰谷内劫人?”

    “我们被发现了!”

    唐生神色一凛,对着身后的南暮雨说道。

    “那怎么办?从这里到迷乱星角海,还有十多万里的距离,对方是玄魂境强者,以他的速度,若是追击上来,只怕很快就追击到我们的。”

    南暮雨紧张起来。

    这次事情后,她的身份肯定会暴露,她和草泥彻底的结仇了。

    如今情况危险万分,未来前途又一片的灰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