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心静心境
    任何法宝,都有器灵。

    器灵就相当于一个阵法的阵眼,如果阵眼被破坏,那么整个阵法就运转不起来。

    唐生手中的灵阶三品宝剑也是同理。

    如果里面的剑灵泯灭了,那么他手中的灵阶三品的宝剑,就彻底成为了一柄废剑。

    “太大意了!”

    唐生心里凛然。

    刚刚一击斩杀在草泥的剑刃上的时候,就应该收手,不应该出手冒进的。

    灵阶三品宝剑和玄阶二品宝剑的差距,就如同灵丹境和玄魂境的差距,各方面都相差很大。

    所以,刚刚草泥的玄阶二品宝剑斩杀到唐生灵阶三品宝剑的剑刃上,就好比灵丹境强者毫无防备的承受玄魂境强者的一击。

    “这柄剑,看来是不能用了!”

    唐生心里有点惋惜。

    他是一个念旧的人,这是从唐世家那里得到的灵剑。

    他斩杀了华康、草河苗、草方知后,储物戒指里还有好几柄灵阶极品的宝剑,不过,都没有火属性的,跟唐生的焚火六式的招式属性,有些格格不入。

    此刻,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淡青色的长剑,这是一柄木属性的灵阶极品的宝剑,乃是草方知生前的佩剑。

    他快速将这柄剑给滴血认主。

    木生火!

    用木属性的剑来施展焚火六式,虽然不顺手,但也能够发挥七八层的技巧上的威力吧。

    “草泥战斗经验和技巧都碾压我!所以,要技巧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唐生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

    他唯一能够给草泥造成伤害的,可不是技巧,而是肉身的千万钧巨力。

    “这是草方知的佩剑!小畜生,今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看到唐生手中拿出来的这柄灵阶极品的佩剑,草泥肝胆俱裂,眸子里仇恨更胜一筹。

    他背后的飞行翅膀扇动,划过一道流光,他的速度快到了极点!

    唐生干脆从天上降临到地上,以大地为依托,以不变来应万变,等待着草泥的攻击。

    速度快,身法快!

    草泥瞬间出现在唐生的身后,手中的玄阶二品的宝剑,朝着唐生的头颅斩杀而去。

    唐生感应到草泥出剑的时候,想要回身抵挡,根本就来不及了。

    他只能够全力运转能量防御罩来抵挡。

    轰!

    旁边的剑之撕裂能量,轰在了唐生的能量防御罩上,唐生一来生二来熟,轻车熟路的就将这狂暴的剑之撕扯力量,引入到他的古怪的十二经脉里。

    不过,他刚想趁着草泥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时候,采取以命搏命,以伤换伤的方法再出剑,可草泥也早有防备。

    一击即中,他立刻收剑,然后身法一闪,来到唐生的另一侧。

    唐生刚想出招,没想到草泥如此之狡猾,他想要变招再抵挡的时候,已经慢了一拍。

    轰!

    草泥又一剑斩杀在唐生的能量防御罩上。

    狂暴的剑之撕裂能量,肆虐在唐生的能量防御罩上。

    看似威势滔天,其实对于唐生的伤害很是有限。

    不过,唐生想要反击,也找不到机会,因为草泥的身法和速度,直接碾压了他,他连草泥的衣角都无法碰到。

    “怎么回事?这小子的能量防御罩,怎么还没有破去?”

    连续十多剑的轰击斩杀之下,唐生的能量防御罩还是完好无损,这十分打击草泥的信心和士气。

    同时,这也有些超出了草泥的理解。

    这不就是一个灵阶极品能量防御罩么?不可能防得下他如此狂暴的十多下攻击的。

    别说灵阶极品能量防御罩了,哪怕是玄阶一品能量防御罩,再这样主动承受的能量轰炸之下,也不能够防守得住的。

    “这小子的能量防御罩,有古怪!哼!不过,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草泥不信邪。

    同时,他眸子里的贪婪更胜。

    唐生的法宝越厉害,他得到后,心里就更爽。

    他也不信,唐生的能量防御罩,能够违背法则原理,一直的防守下去。

    他更坚信,这样的攻击下,总有达到唐生能量防御罩防御极限的时候,那时候,就是他攻破唐生的能量防御罩,将唐生斩杀的时候了。

    唐生在草泥暴风雨般的狂轰滥炸里,他根本就捕捉不到草泥的衣角,更别说看清草泥的出剑轨迹了。

    “还是境界上,差距太大了!我防御力虽然强大,攻击力也可以跟草泥媲美了,但是身法速度、招式技巧上,还是全面落后于草泥!”

    这就像是一个小孩拎起一柄巨斧,空有力量,却无法将这些力量发挥出来。

    “老大,现在该怎么办?”

    看到唐生全面处于下风,被压着打,小火也很是焦急。

    “他奈何不得我们!你全力炼化体内吞噬的火之本源,争取将器灵进化到六品甚至是七品!只要你进化了,我们速度提升了,在速度上不被这草泥碾压,我们才有跟他真正一战的资格。”

    唐生说道。

    “吙吙~”

    小家伙点点头,它卯足了劲炼化体内的火之本源。

    战斗,僵持了下来。

    唐生还是没有放弃,他将自身的灵觉和感知,放到最大,试图着感应草泥飞行和出剑的轨迹。

    他体内的经脉路径,在草泥如此狂暴迅猛的攻击下,不停的破碎修复,此人反复的破而后立之后,唐生的经脉路径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已经适应了草泥的攻击节奏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反击了。

    “不能急!不能急!”

    唐生的心里默念着。

    越是这种时候,他越要冷静下来。

    这样生与死的搏杀,如同悬崖上走钢丝,最能够磨练人的意志力和精神力了。

    渐渐的,唐生的心,静了下来。

    草泥的攻击,如同巨浪狂涛,磅礴汹涌而来,唐生的防御就如同礁石,任凭你再狂再浪,他都屹立不倒。

    心静到了极致,就会产生一种心境!

    心如明镜,空照内外!

    渐渐的,唐生的心如明镜里,能够模糊的照出草泥攻击的一点轨迹了。

    不过,这还是不够。

    他还要照出更多才行。

    他的心,越发的平静下来,他的心境,越发的明亮如镜。

    就在这个时候,唐生识海里,那道神秘的剑痕,突然动了一下。

    很诡异的动了一下!

    紧接着,唐生傻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