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禁忌之术
    修炼了镇龙传承,龙血淬体,也使得唐生的性格,潜移默化之间,被龙性所感染。

    龙者,高贵不屈,尊严不可冒犯!

    这两个人就这点实力,就敢来杀他,若有机会,他何尝不想杀回去?

    他运转《剑火淬心篇》,念头空明,这由这个男子斩杀而出的几十道狂暴的剑气的轨迹,完整的被唐生预判着。

    唐生并没有躲闪,因为他知道,这些剑气只是掩护,真正的杀招,乃是在这男子手中的宝剑攻击上。

    轰轰轰!

    所有的剑气,都斩杀在了唐生的能量防御罩上。

    每一道的剑气威力,都比夏桑鹰所击杀出来的剑气要强大一倍多。

    唐生心里一凛!

    “这个家伙,果然恐怖!”

    要知道,他是修炼了镇龙传承和《剑火淬心篇》,外加他体内古怪的十二经脉可以吞噬能量,这样才具备越级挑战,斩杀玄魂境初期强者的实力的。

    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可是,眼前的这男子呢?

    他才只是灵丹境后期的修为,可是唐生敢肯定,夏桑鹰这样的玄魂境初期遇见他,也必死无疑!

    怪不得,这对男女,如此的自大!

    他们也确实有自大的资本。

    “不过,我比他们更加的恐怖!”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眸子里战意腾腾。

    运转功法,将能量防御罩上的剑气轰击的能量,全都引入到他的十二经脉里。

    十二经脉,来者不拒,就这男子的这点剑气攻击,根本不够他塞牙缝的。

    “哼!”

    男子见到他的几十道狂暴剑气攻击到唐生的能量防御罩上,并没有破开唐生的能量防御罩后,他只是冷哼一声。

    很显然,他也不奢望这中程的剑气攻击能够破了唐生的防。

    正如同唐生所料的这样,这男子的剑气攻击只是佯攻,他真正的杀招在后面。

    只见他人剑合一,仗着他灵阶极品飞行法宝的速度快,他已经来到了唐生的身侧。

    他手中的灵阶极品宝剑,带着一股凌厉的金色剑气,劈向唐生。

    如果说刚刚的出招还有精妙可言,那么此刻这男子的出剑,完全就是力量和速度的结合,讲求的是一击毙命!

    “你就这点本事么?”

    唐生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不屑。

    这样的剑式对于他来说,反而更加的没有威力。

    因为,这样的剑式,更好预判它的轨迹。

    只见他轻轻的一闪,躲过这一剑的斩杀之后,他手中的灵阶极品灵剑,再度斩杀在这个男子的剑刃七寸处。

    轰!

    这一次,这个男子退后了两步。

    “什么?”

    他那近乎疯狂的狼眸里,带着几分的难以置信。

    又被斩中了?

    “我不信!给我死!”

    他再度出剑,继续朝着唐生杀来。

    轰轰轰!

    狂暴的剑气能量肆虐开来。

    砰砰砰!

    唐生看准时机出剑。

    一剑又一剑的斩杀在男子的剑刃上。

    呜呼~!

    终于,在被斩中的第二十二剑后,男子手中的灵阶极品灵剑的剑灵,承受不住唐生千万钧巨力的磅礴攻击,灵性全失,剑灵破灭了开来。

    剑毁!

    完败!

    “这小子的境界、速度、剑招都不如我,怎么他每次出剑,都能够斩在我的破绽上,让我避无可避呢?”

    男子这才醒悟过来。

    他心里骇然。

    “先缓口气再说!”

    他赶紧退出战场。

    “你逃得掉么?”

    唐生冷笑。

    既然已经占据上风,他哪里会让这男子跑?

    他的速度虽然不如这男子,但是,近战搏斗之间,他却可以用剑招来缠住这男子,阻止他飞行法宝的提速。

    唐生运转镇龙传承,龙威震荡,笼罩住这个男子,封锁这个男子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

    他手中的灵阶极品的宝剑,斩杀而出。

    焚火六式!

    六道丈长的剑气,击杀而出,朝着男子周围的六个方向击杀而去。

    男子背后的飞行翅膀扇动,就想要脱离战场。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动,背后扇动的飞行翅膀,就直接撞入到唐生所斩杀出的两道剑气其。

    轰!

    飞行翅膀是脆弱的。

    被剑气斩杀中,立刻就轰散开来。

    “你……”

    他又惊又骇,在这一刻,内心之中,闪过一丝的慌张。

    一种危险的感觉,这才在他的心里生起。

    一开始以为唐生是他可以随意捏死的蝼蚁,现在他发现他想错了。

    “说,到底什么是阵营?你们是不是也觉醒了前世记忆?觉醒前世记忆者,是不是有很多人?”

    唐生一剑朝着男子的能量防御罩斩杀而去。

    轰!

    男子的能量防御罩,在唐生这一剑之下,剧烈的颤抖着。

    “小子,休得嚣张!冰零,支援我!”

    男子没有回答唐生的问题,大声的呼喊同伴。

    在旁边掠阵的女子,她开始快速的掐动法诀,周围的阵势运转。

    阵势内的海水,开始凝固成冰,一股寒冷的水之元气,朝着唐生汹涌而来,然后凝聚成为一道道冰柱,朝着那边的唐生飞撞而去。

    冰柱的速度很快,不过,还伤不得唐生。

    唐生没有办法,在这冰柱的干扰下,他只能够放弃继续斩杀那男子。

    “小子,不得不承认,我们小看你了!”

    男子稳住身形,站在阵势的另一边,眸子带着凶光的看着唐生。

    阵势的运转,只能够困住唐生,并不能给唐生造成什么伤害。

    “你们杀不了我,还要战下去么?”

    唐生镇定自若的问道。

    当然了,他也杀不了这对男女,因为他的速度跟不上对方。

    同时,他有一种感觉,对方还有杀手锏。

    所以,他也不想将对方逼得太急。

    “我们杀不了你?哈哈!可笑!小子,你将我逼得都使用出金狼血脉了,若不在你身上讨点代价,怎么够本?你越厉害越好,这证明你身上的宝物越宝贵!杀了你,我们的收获就越大!”

    男子非但没有怯场,反而是**越发的强烈。

    “冰零,你施展秘法,燃烧命元,激发这十方冰封大阵的真正威力,封住这小子,我也施展秘法,燃烧命元,再去斩杀这小子!”

    男子说道。

    “好!”

    女子没有犹豫,点点头。

    在阵营里,比这还危险不知多少倍的战斗,他们都经历过。

    她和这男子,在生与死之间,早就形成了默契的配合。

    她没有犹豫,运转一种秘法,她体内的灵力以一种奥义的波动,跟她的生命本源融合在一起,仿佛燃烧起来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