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南暮之雪
    其实,对于《祭剑术》的一招就秒掉了那男子,唐生也有些始料未及。

    这有《祭剑术》这门秘法强大的缘故,也有那男子施展秘法,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原由。

    一剑斩杀了男子,唐生手中的灵阶极品的宝剑,里面的剑灵还在燃烧,力量还在。

    他想要一鼓作气,连那女子也斩杀了。

    不过,那个女子已经吓破胆。

    背后的九阶极品飞行法宝的翅膀扇动着,立刻脱离战场。

    她速度比唐生快,唐生追击不及。

    “小子,敢杀我们炎风小队的成员,这笔账不会这么算的!”

    女子知道唐生追击不上她,稍稍安心,赶紧冷静下来,停止体内的命元的燃烧,然后留下这么一句狠话。

    “我等你来算账!”

    唐生也不甘示弱,冷冷的回应。

    其实,他心里一凛。

    这对男女背后的炎风小队,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一群轮回者所组成的小队么?

    看来,他无形之中,已经招惹了一群神秘又强大的势力了。

    ……

    等这女子走远后,唐生虚立在半空,他看了眼手中的这柄灵阶极品灵剑。

    他停止了《祭剑术》秘法的运转,可是里面的剑灵,还是在焚烧。

    焚烧里,剑灵慢慢的消散。

    最后,这柄灵阶极品灵剑失去了剑灵,彻底的沦为一柄废剑。

    “哎~这《祭剑术》的威力强大是强大,但是,未免也太霸道了!”

    心里感慨着。

    随手收了男子的储物戒指和身上的宝物。

    念头查探进入这男子的储物戒指时,眼睛一亮!

    “极品灵石!”

    一共有七颗极品灵石。

    一颗极品灵石,大概等于一百颗上品灵石。

    七颗就是七百颗上品灵石了。

    “上品灵石有一千三百多颗!”

    唐生数了一下,倒吸一口亮起。

    单是极品灵石和上品灵石的价值,就相当于斩杀的夏桑鹰的储物戒指的灵石数量了。

    要知道,这夏桑鹰可是杀人夺宝的黑市商铺的摊主啊,再说了,夏桑鹰身上的灵石,也不是他的,而是近一年来,其背后的黑暗势力链条的经营收入。

    算上中品灵石和下品灵石,这男子的储物戒指里,总共有两千五百多颗上品灵石的价值量!

    再加上男子身上的法宝,特别是他身上的那件灵阶极品的飞行法宝,那可是本命法宝,里面蕴含着的血命晶精是可以提取出来的,可是无价之宝。

    “天啊!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身上怎么这么有钱?只怕大多数的玄魂境修士,都比不上他财富的十分之一!”

    唐生的心跳加速。

    这男子这储物戒指的价值,除去那本命法宝提取的血命晶精的价值,就可以达到将近三千上品灵石的价值了。

    至于那件本命法宝提起的血命晶精的价值,唐生也无法估量,至少不会比正常的一品命火价值低,属于连玄魂境修士都抢破脑袋的宝物。

    “可惜了,让那个女人给跑了!”

    唐生看着那个女子逃离的方向,眸子里闪过一丝的惋惜。

    这个男子的储物戒指里有这么多的财富,那个女子的储物戒指里的财富会少么?

    “这些轮回者们,都这么的富有么?他们口中的加入阵营,又是指的什么?”

    唐生彻底的好奇起来。

    他有一种预感,他们口中的阵营,隐约是所有轮回转世轮回者们的归宿,他定然也逃脱不了这个归宿。

    不过,这一次,他真的是大丰收了。

    单是斩杀了夏桑鹰和雷支两个人,他身上的财富,不算那些法宝丹药的价值,单是算灵石,就已经超过四千上品灵石了。

    ……

    唐生继续朝着暗源之城赶去。

    然而,没有飞多久,前面有两道法光,快速的飞射而来。

    唐生定睛一看,其中一人,正是南暮雨。

    “唐生!”

    南暮雨见到唐生,脸上涌出喜悦,眸子里的担忧之色这才烟消云散开来。

    “你们怎么出来了?不是说好了,我到暗源之城里接你的么?还有,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唐生愣了愣,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

    “我用传音法宝联络不上你,我姐姐说,你应该是被别人用阵势困住了,隔绝了传音法宝的感应。我担心你,就跟姐姐出来找你了!我姐姐会特殊的追踪秘术,能够通过传音法宝感应得到你的方位。”

    南暮雨解释起来。

    唐生听到这里,目光才落向南暮雨身后,那位比南暮雨更要美上几分的女子。

    她不施粉黛,就已经艳冠天下。

    一双冰冷的丹凤眼,如同一汪无波的古井,平静里蕴含着一丝冰冷,冰冷里蕴含着一丝高贵,高贵里蕴含着一丝脱俗。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随时可能羽化飞升的错觉。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错觉。

    “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唐生表面平静,可心里很是震惊。

    自从修炼了《剑火淬心篇》后,他的灵觉和直觉都非常的敏锐。

    他觉得,这个看似只有灵丹境初期的南暮雨姐姐,给他一种玄妙又高深莫测的感觉。

    是啊,能够只凭借着传音法宝就能够追踪他的位置,这个女人哪里会简单?

    只是,唐生心里很奇怪。

    根据南暮雨以前对其姐姐的描述来看,她姐姐也只是一位普通的灵丹境初期修士。

    可眼前这女人,哪里是什么普通的灵丹境初期的修士?简直比之刚刚遇到的那对男女还要危险十倍百倍!

    “啊,唐生,忘了告诉你我姐姐的名字了,她叫做南暮雪。”

    南暮雨赶紧介绍。

    在唐生打量着南暮雪的时候,南暮雪也在打量着唐生。

    她那双古井无波的丹凤眼里,隐约从唐生的身上,嗅到眸子气息,眸子里闪过一丝的好奇、诧异和疑惑。

    “唐生,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南暮雪淡淡的说道。

    声音很冷清,给人一种很遥远的飘渺之感。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唐生不敢怠慢。

    “对了,唐生,刚刚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南暮雨问道。

    “是的,我被那两个想要购买你那根血凤凰玉簪子的男女给追杀,不过,他们被我打跑了。”

    唐生简单的解释。

    “他们?对不起,唐生,是我连累你了。”

    南暮雨眸子里泛起了深深的歉意。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我……我在帮你姐姐检查一番体内的状况。”

    唐生说道,此地不宜久留。

    他也觉得,那雷支被他斩杀,那冰零逃跑后,定然会通知其背后的炎风小队的。

    再有,他斩杀了夏桑鹰,总觉得这夏桑鹰的背后,也有很强大的组织势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