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恐怖实力
    咔嚓!

    只见西伯刀手里的刀还没有刺在唐生的胸膛,唐生的手,已经不知何时,握在了西伯刀的手腕上。

    那绑在唐生身上的灵绳,也不知什么时候,断成了几截,掉落在地上。

    “你……”

    这一刻,西伯刀傻眼了。

    他想要运转灵力,挣脱唐生的束缚,可是他所有的力量运转到手臂的时候,都被唐生那只握住他的手给吞噬进去了。

    旁边的西伯狂等家族子弟,也傻眼了。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

    那一边绝望的唐凌书,此刻也睁大着眼睛,傻愣愣的看着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

    唐生看着面的西伯刀,淡淡的说道:“知道西伯阴是怎么死的么?没错,被我杀死的!”

    话语落下,唐生的手掌微微一震。

    西伯刀只觉得整个手臂涌动来一股千万钧巨力。

    莫之能御。

    肌肤接触之下,他想要支撑能量防御罩也来不及。

    只觉得体内的灵法元力,在一股龙龟之气的震慑下,瞬间运转不灵。

    轰!

    西伯刀整个人烂成了肉泥,当场就死亡!

    西伯刀,死!

    “你……你,别杀我!别杀我!”

    一旁的西伯狂等子弟,看到灵丹境中期的老祖宗瞬间死在了唐生的手里,他们彻底的震撼清醒了过来。

    想要逃。

    可双腿在唐生的气场笼罩下,发软得厉害。

    只能跪在地上求饶。

    “哼!杀人者,人恒杀之!”

    唐生没有留情,快速斩杀光洞穴内的西伯世家子弟。

    勾结煞魔宗,也是死罪,就算他不杀他们,玄木剑宗也要斩草除根。

    ……

    尸魔山脉的某个地方,两位灵丹境后期的修士,正在这里对峙着。

    一男一女。

    女的一袭白衣,冷酷如雪,一双眸子如同剑芒,闪烁寒光。

    男的一袭青衣,手持折扇,风度翩翩,大有一副公子哥游山玩水的自在。

    “李渭南,你想要在这里动手么?”

    白衣女子冷冷的问道。

    很显然,她并不想动手,不过,看她的架势,若是动手,她也不惧。

    “柳寒水,上一个轮回之战任务,你抢了我的东西,这笔账,今天在这里算吧。”

    李渭南淡淡的说道。

    “轮回任务,本来就是生死考核,大家都在争一线生机,哪里留的了手?你偏要计较,那我又岂会怕你?”

    白衣女子丝毫不示弱。

    说话之间,一柄灵阶极品的宝剑,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中。

    白衣无风自动。

    一股凌冽的寒气,席卷而出,周围的花草树木表层,都凝聚了一层冰霜。

    气势,虚实相生!

    一股恐怖的杀意,透体而出。

    其杀念,隐约带着一种超越合一境的意境。

    若是唐生在此,感受到这白衣女子的气场,定然很是震撼。

    同为灵丹境后期,可这个白衣女子,绝对比他先前所对战过的雷支、冰零恐怖很多倍!

    合一境之上,还有三境,分别是法相境、生死境、踏天境!

    身为轮回者,前世,这白衣女子,乃是一位法相境大圆满的恐怖强者。

    所以,别看这白衣女子只有灵丹境后期的修为,但是,她如今的实力,连玄魂境中后期的修士,都可以斩杀!

    然而,面对白衣女子如此恐怖的气场,那李渭南纹丝不动,似乎早已习惯,似乎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距离上次轮回任务,你是精进了不少。正好……”

    李渭南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

    他眉头微皱。

    “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应到了西伯刀的命简,突然在他的储物戒指里碎去了。

    煞魔宗是他的地盘,西伯世家属于他掌控的众多势力之一。

    “算了,我们在这里打斗,动静太大。我还有事情,今日,暂且放过你吧!”

    李渭南瞥了眼面前的白衣女子,在他的背后,慢慢的浮现出一双灵阶极品的飞行法宝,这是一双本命飞行法宝。

    振翅飞翔,他突破了白衣女子的气场锁定,然后朝着唐生杀死西伯刀所在的山洞而去。

    白衣女子柳寒水也愣了愣,她看着李渭南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倒要看看,你什么事情走得这么急!”

    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李渭南既然遇到了事情,那么她跟去,若是有落井下石的机会,她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

    唐生斩杀了山洞里的西伯世家的人,然后将唐凌书给解救下来。

    “唐凌书老祖,你没事吧。”

    他关心的询问,同时开始检查唐凌书的伤势情况。

    很不乐观。

    丹田被废,经脉寸断,识海里的灵识丹种萎缩,需要立刻治疗才行。

    不过,此刻的唐凌书,还处于唐生斩杀了西伯刀的震撼之中。

    “唐生,你……你……”

    天啊!

    灵丹境中期的西伯刀,就这么死了?就这么被眼前这个少年给轻而易举的捏死了?

    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内心的震撼了。

    “老祖宗,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人既然杀了,你也看到了,那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密。”

    唐生认真的说道。

    “你……你放心,这件事情,我……我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的,哪怕是英震老哥,我也不告诉他。”

    唐凌书立刻清醒过来。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唐生居然强大的到如此的地步,他那只能算是唐世家的福分了。

    只是,他的内心还是很震撼。

    “我先帮你疗伤。你将这颗丹药吞服下去,然后运转真气,依次刺激体内的太乙穴、天枢穴、大巨穴、玉堂穴……”

    唐生一口气说出了一连串的穴位名称。

    唐凌书相信唐生的医术,认真的聆听和照办。

    唐生的手里,则多出了一排金针,不时的根据唐凌书体内真气刺激穴位的 状况,扎入唐凌书的不同穴位里。

    随着唐生的治疗,唐凌书发现他体内的伤势,开始迅速的好转起来。

    “不好!唐生,我们不能在这里疗伤,我们要立刻离开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唐凌书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起来,眸子里闪烁着惊恐之意。

    “怎么了?”

    唐生问道。

    “西伯刀的背后,有一位叫做渭南公子的绝世强者!他虽然只有灵丹境后期的修为,但是一招就轻易的破了我的能量防御罩,论实力,只怕有玄魂境了!西伯刀死了,他可能会感应得到。”

    唐凌书慌张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