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林家泽乾
    关学礼这个家伙,对于武院果然轻车熟路。

    武院内门的男女弟子,乃是分开在两个区域的,宿舍别院也没有丹门弟子那么大和宽敞。

    “那一栋,就是东伯雪师姐的别院了。”

    关学礼指着其中栋说道。

    唐生上前,念头在门牌上扫探一下,里面果然写有东伯雪的名字。

    来到门牌前,输入真元,进行敲门。

    可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回应。

    “她应该不在宿舍别院里。”

    唐生来的不巧,无奈的看着身边按耐不住想要跟东伯雪女神认识的关学礼。

    “老大,那……那她们回来了,你记得喊我,我真的很想跟东伯雪女神认识一番。”

    这小子,脸皮够厚的,直接说了出来。

    “我知道了,有机会,定然让你们认识一番的。”

    唐生点点头,半认真半敷衍的说道。

    “哈,那老大,我先走了,我去找朋友了。”

    关学礼说道,既然没有见着东伯雪女神,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呆在唐生的身边了。

    说完,这个家伙很不够义气的就丢下唐生,转身就走开了。

    唐生也不介意。

    他的手再度按下东伯雪别院的门牌上,用灵念留下一段信息,意思大概是说他已经来到了玄木剑宗,并且加入丹门成为内门弟子,留下来他宿舍别院的门牌号,让东伯雪回来时去找他。

    “先回宿舍吧。”

    做完这些,唐生开始往回走。

    武门,以修炼武技灵术,提高修为和实力为主,所以,玄武峰上,比武台和小型的演武广场,随处可见。

    武风盛行,宗门也提倡武门的弟子相互之间多多切磋,提高实战能力。

    一路走下来,唐生看到不少内门弟子在比武台上切磋,在演武广场上修炼的。

    相比于玄丹峰上的冷清,玄武峰上倒是热闹非凡,像一个繁荣的大集市,人来人往的。

    出了玄武峰的宿舍区,路过前面一个比较大的演武广场时,周围的弟子突然蜂拥般朝着一个大型的比武台上涌去。

    唐生刚好路过那里,耳边传来周围弟子的议论纷纷。

    “谁这么大胆子啊,居然敢挑战菊离石师兄,难道他不知道菊离石师兄,乃是天英榜上第一百五十名的强大存在么?”

    “是林泽乾那个家伙!”

    “林泽乾?他以前连上天英榜的实力都没有,这次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

    “林泽乾那个家伙,仗着其父亲林葛志乃是任务殿的长老,平日里在我们武门内,经常欺负那些比他弱小的弟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没错,若不是忌惮他父亲乃是任务殿的长老,教训了他可能会在接任务时,被其父亲暗中搞鬼穿小鞋,我们玄武峰上很多师兄早就想教训其一顿了。”

    “希望菊离石师兄,好好教训这个混蛋。”

    路过的唐生,耳朵很灵,他听到这些武门弟子的议论时,愣了愣。

    “林泽乾?那个家伙?”

    这个家伙,当初跟东伯雪和南音一起来的,嚣张又好色,想打小溪的注意,还光明正大的想要明抢,甚至是对唐生想要出手。

    后来被逐出了唐家城,灰溜溜的走了。

    想到此,唐生也走过去。

    比武台上,站着两个年纪差不多的青年。

    其中一个青年就是林泽乾了。

    另一个方脸细眼,眉如剑锋的青年,应该是别人口中所说的菊离石了。

    两人还没有开打。

    “菊离石,上次你三招打败我之仇,今日也该报了。”

    林泽乾手持一柄灵级,怒指着菊离石。

    “败军之将,安敢言勇?”

    菊离石一副淡然的姿态,并且带着几分蔑视。

    这让林泽乾听之,心里很是恼火,觉得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今日这场比武,我们就添些大一点的赌注,如何?”

    林泽乾忍着内心的怒火说道。

    “要如何的大一点的赌注?”

    菊离石还是淡淡的问道。

    “我们还是赌三剑,谁输了,谁就跪在这比武台上,学一天一夜的狗叫,如何?”

    林泽乾此话一出,台下一片的哗然。

    这赌注,太狠了吧。

    谁若是输了,那以后还有脸在武门里立足么?

    唐生听到这个赌注,也愣了愣,怎么这风格跟当初西伯世家的人比他来丹斗时,要求跪城门学狗叫的方式差不多?

    “恃强凌弱还不成,还想着让人身败名裂,这林泽乾,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那边的菊离石,听到这话后,脸色果然大变。

    “林泽乾,你疯了么?”

    他脸色云淡风轻的神色不见了,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林泽乾,想要看看这个手下败将到底有何底气,敢向他提出这样的赌注。

    “怎么,不敢了么?你若是不敢,那就当场跪下来,喊我三声爷爷!”

    林泽乾越发的嚣张起来。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菊离石。

    这林泽乾都嚣张到如此地步了,菊离石到底敢不敢接?

    若是不接,丢脸是其中一方面,只怕内心淤积着一口屈辱的气,说不定会变成阻碍修行的心结。

    “既然你想学狗叫,老子就成全你!”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菊离石众目睽睽之下,被林泽乾逼到如此的地步,如何肯退却?

    “很好,那我们以玄木剑宗的名义,立下比武誓言吧。”

    林泽乾说着,他最先立下誓言。

    菊离石只好跟着立誓言。

    “这菊离石被阴了。”

    看到这,唐生叹了口气。

    果然,当菊离石的誓言立完后,林泽乾解开了在他身上的一道封印,他的真实气场完全露了出来。

    天境巅峰的气场席卷而出,周围的天地灵气,隐约被引动,有着一股灵力的波动,蕴含在他的气场里。

    “这是……半步灵丹境!”

    围观的弟子,看到这一幕,脸色露出骇然之色。

    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林泽乾敢这么嚣张的立下如此狠毒的赌注了。

    “你……你玩阴的?”

    菊离石怒指着林泽乾!

    “哈哈!阴你又如何?比武的誓言已经立下,你敢不比,那就是认输!跪下来学狗叫吧!”

    林泽乾哈哈大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