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你哪里逃?
    林泽乾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阴谋得逞的嘴脸,嚣张得不得了。

    周围的武门弟子,都很看不顺眼林泽乾,却也拿林泽乾没有办法。

    “林泽乾,别高兴得太早!境界高一些,并不代表战斗实力也强!”

    菊离石渐渐的冷静下来。

    他们身为玄木剑宗最优秀的天才子弟,越级挑战的战绩,不是没有过的。

    “哈哈!那我们就开始吧!”

    林泽乾也懒得废话了,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他的灵剑,与此同时,一个能量防御罩笼罩他的身体。

    “哼!”

    菊离石也同样如此。

    两人的比武,并非分生死。

    所谓的赌三剑,就是指谁的剑先在对方的能量防御罩上刺中三剑,即可获胜。

    毕竟,如果没有能量防御罩的护体,这三剑刺中身上,足以要了对方的命,也就证明对方技高一筹了。

    两人对决开始。

    菊离石小心谨慎,并没有立刻出剑。

    反倒是林泽乾先出剑,剑影虚虚实实,快到了极点,攻向菊离石。

    菊离石这回并没有退,出剑抵挡。

    砰砰砰!

    转瞬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了十多招,都是剑与剑的对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林泽乾的剑突然一个诡异的加速,突破了菊离石的剑招防守。

    菊离石反应不及,转眼之间,林泽乾的剑已经在他的身上刺了三下。

    林泽乾,赢!

    台下观战的武门弟子们,一片的哗然。

    而输掉的菊离石,愣在原地,面如死灰。

    “哈哈!菊离石,你这个垃圾!认赌服输,跪下来学狗叫吧!”

    林泽乾极其得意的大笑起来。

    看到这一幕,唐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无论在哪里,都没有净土。

    哪怕是在玄木剑宗这种名门正派里,都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欺凌到处都是。

    就在唐生转身离开的时候,在比武台得意大笑的林泽乾,正好看到人群里转身离开的唐生。

    他愣了愣。

    还以为是看错人了。

    只见他身形一闪,背后一双飞行翅膀出现,越过人群,落在外围,拦在了唐生去路的前面。

    “唐生,真的是你?”

    林泽乾看清了唐生的面容,他傻住了。

    “没错。”

    唐生瞥了眼这家伙。

    “你成为了丹门的内门弟子了?”

    林泽乾看着唐生身上内门弟子的丹袍,明白了过来,紧接着,疯狂的大笑了。

    “很好笑么?”

    唐生淡淡的问道。

    “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了!这里已经不是唐家城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了结了吧!”

    林泽乾指着唐生的鼻子,大声的说道。

    周围的弟子们,还以为林泽乾和唐生是朋友呢,这一听他们的对话,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仇人啊。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他们看着唐生的修为只有人境,都纷纷的摇头,心想着,连菊离石这样的存在都被林泽乾整得要跪比武台学狗叫,这个叫做唐生的丹门弟子,只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咦?这家伙怎么招惹了林泽乾那条疯狗?”

    人群之中,有一位浓眉大眼的少年,灵动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的诧异,正是跟唐生分开不久的关学礼。

    “学礼师弟,你认识他?”

    站在关学礼旁边的青年,二十三四岁左右,身上的气息隐约带着几分的灵力,这是一位半步灵丹境的武门弟子。

    连菊离石这种没有达到半步灵丹境的弟子,都能够在天英榜上排名一百五十名,此人修为达到半步灵丹境,排名至少在一百名之内。

    此人叫做黄勒未,天英榜排名九十二!

    不过,在跟关学礼交谈的时候,他的神情隐约之间,带着几分的恭敬。

    “他是我刚认的老大。”

    关学礼顺口就说了出来。

    “你的……老大?”

    黄勒未声音提高了几分,仿佛听错了一样。

    “是啊,他和东伯雪女神很熟悉,要带我去认识她,我就认了他做老大了。”

    关学礼说道。

    “呃……原来如此。”

    黄勒未听完,明白了过来,这关学礼师弟一直都很想追东伯雪的,只是苦于没有一个恰当的认识机会。

    而那东伯雪呢,有属于那种冷艳型的美人,在武院里,跟她能够成为朋友的男弟子,几乎没有,就算是跟她接触过的,那也只是泛泛之交。

    哪怕是林泽乾,他也是利用其父亲任务殿长老的职务之便,才厚脸皮的跟东伯雪和南音组成小队去完成任务的。

    就在黄勒未愣神的时候,关学礼已经走过去了。

    “学礼师弟,你这是要干什么?”

    黄勒未跟上去,问道。

    “去帮我老大啊。”

    关学礼说道。

    “啊?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我们……”

    黄勒未想要阻止。

    “我老大还没有正式将我介绍给东伯雪女神认识,这种机会,当然要好好表现一番,让他欠下我一个人情才行了。好了,林泽乾这等小人,我还不放在眼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不用跟着我了。”

    关学礼对着黄勒未摆摆手。

    ……

    唐生淡淡的看着面前的林泽乾,问道:“你想怎么解决恩怨?”

    "我们上比武台决斗一场,赌三剑!谁也别孬种了,谁输了,就像菊离石那废物一样,跪在比武台上,学狗叫三天三夜吧!不不不……应该是跪在我们玄木剑宗的大门口,那里人才多!"

    林泽乾极其的歹毒。

    他说着,大手指向那边的菊离石,显然,这个时候,还不忘羞辱菊离石一番。

    周围的弟子听着,全都吓了一跳!

    跪在这比武台学狗叫还好,毕竟,这里很少有宗门的长老经过。

    若是跪在玄木剑宗的大门口,那就是丢脸到整个玄木剑宗去了,那里还有什么尊严可言?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再在玄木剑宗待下去?

    “老大,教训这个家伙一顿!”

    识海里的小火,听到林泽乾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居然敢挑衅唐生老大,它很是愤怒。

    “也好,既然这个家伙不知死活,那就让他跪下来学狗叫吧。”

    唐生无所谓。

    他正想答应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了。

    “好啊,林泽乾,我来跟你比。”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关学礼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