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秦琳长老
    唐生看着关学礼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他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家伙,会在这种情况下替他出头来得罪林泽乾。

    要知道,他们只是刚认识而已。

    唐生也从不把关学礼喊他“老大”的话当真,认为这个家伙只是想要借着他的关系来认识东伯雪,这才放低姿态而已。

    周围的弟子看到关学礼走出来,一阵的骚动。

    “关学礼,丹门新晋的四大丹道天才。”

    “关世家跟草药谷、木源山庄齐名,乃是我们玄木剑宗境内,三大炼丹世家之一。”

    “别看关学礼只是天境巅峰修为,可去年的年末大考,实力却在天英榜的第八十三位!现在大半年过去了,像他这样的绝世天才,不知道实力又提升多少呢。”

    “没错,关学礼丹武双拳,别看林泽乾是半步灵丹境的修为,未必是关学礼的对手!”

    周围的议论声,唐生都听到耳里,这家伙的家世果然非同寻常。

    “老大,我来了!谁敢招惹你?”

    关学礼大声的问道。

    “呃……”

    唐生听到这话,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家伙大庭广众之下,还喊他老大。

    这很会让人误解的。

    果然,周围之人,都炸开了锅。

    “天啊!这人能让关学礼喊老大,他到底什么来头?”

    “看其修为,只有人境啊。”

    “有好戏看了!”

    在这个时候,大家看向唐生的目光,都完全不同了。

    林泽乾脸色很难看,更没想到关学礼这样的天之骄子,居然喊唐生为老大,他心里也是吓了一大跳,暗自想着:唐生这小子背后有位厉害的师尊,难不成,乃是关世家的某位老祖宗?

    不过,仇哪能不报?

    “关学礼,这是我跟唐生的恩怨,关你什么事情?”

    林泽乾冷声的喝问。

    “你欺负我老大,你说,我能不管么?”

    关学礼转过身来,拦在了唐生的面前,瞥眼瞧着面前的林泽乾。

    林泽乾又气又怒,他不敢跟关学礼嘴硬,难道还不敢辱骂唐生么?

    “唐生,你若是一个男人,那就站出来跟我堂堂正正的比试一场。你躲在关学礼的裤裆下能躲一时,躲得了一世么?”

    他指着唐生的鼻子怒骂,言语极其的恶毒。

    “你……”

    什么叫躲在裤裆下?饶是关学礼再不拘小节,此时听到这话,也气得差点要吐血。

    他刚想说话,这时候,一个人影已经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正是唐生。

    “关学礼师兄,多谢你的好意。这林泽乾既然非要跟我比试一场,那我只好奉陪到底了。”

    唐生淡淡的说着,已经朝着比武台上走去。

    “老大,你……”

    关学礼没想到唐生非但没有让他帮助,还会这么直接的答应下来。

    要知道,这唐生才人境的修为而已,怎么可能是林泽乾的对手?这主动应战,分明是找死的行为啊。

    围观的武门弟子,也没想到唐生居然有胆子敢应战,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态。

    “哈哈!关学礼,你没有明白么?人家是嫌你多管闲事!”

    林泽乾抓住这次机会,大声的嘲笑着,不忘挑拨关学礼和唐生的关系。

    他转身,也跟着唐生的步法,上了比武台。

    “很好,唐生,你果然是裤裆里有鸟的男人!”

    林泽乾目光兴奋里带着几分戏谑的看着面前的唐生,仿佛看着一条即将会跪在他面前求饶的狗。

    “废话少说,我赶时间。你说吧,怎么比?”

    唐生问道。

    “小子,你很有种!刚刚不是说过了么?赌三剑,谁输了,就像菊离石那废物一样,跪在我们玄木剑宗的大门口,三天三夜的学狗叫!”

    林泽乾大声的说道。

    “你当真要做得这么绝?”

    唐生再问一遍。

    “哈哈!我就是要做得这么绝!你不敢么?你若是不敢,那就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吧。”

    林泽乾依旧那么的嚣张。

    “随你便吧。”

    唐生不再说什么。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这林泽乾居然想要丢脸丢尊严,那他哪里有不成全之理?

    “你有种!很好,我们立誓言吧!”

    林泽乾生怕拖久了唐生会反悔,他就想着立誓言。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如同黄鹂般的声音,响荡而下。

    声音如同春风化雨,无声无息的润进在场每一个修士的耳朵里,不是太大的声音,却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寻声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一位紫衣披风的女子,英姿飒爽的走了过来。

    面容被法宝遮盖着,看不清,可其气质,不仅超尘脱俗,又带着一种天然的妖娆。

    走起路来,那披风里的衣裙,勾勒出绝美的曲线,那风情,让在场的武门弟子看之,都为之血脉喷张,那目光,在那波涛汹涌之间,早就难以自拔。

    “这是……秦琳长老!”

    “三大女神长老之一的秦琳长老!”

    周围的外门弟子,都为之窒息,都有些发痴的看着秦琳长老走进场时,一举一动之间,没有特意表现,却自然流露的万种风情。

    东伯雪虽然被关学礼称之为女神,但是,她的名声,只在武门弟子层面里,属于四大美人之一。

    而这秦琳长老呢?则属于在整个玄木剑宗的长老层里的三大女神之一,很多长老都为她的姿色为之倾倒的。

    “老师,我们这是在……在比武切磋。”

    林泽乾虽然张狂,但是被秦琳长老凌厉的美眸一扫,一股灵丹境中期的威压锁定而下,浑身也是一抖,说话也不利索起来。

    “比武切磋?那我怎么听到你们刚刚在说,谁若是输了,谁就要到宗门口跪三天三夜学狗叫?”

    秦琳长老冷声喝问。

    她身为执法殿的长老,有权管理宗内弟子的言行举止。

    “这这……”

    林泽乾说不出话来,也不敢撒谎。

    周围的武门弟子,都暗道唐生的运气好,这个关头上,秦琳长老突然到来,看来这场比试赌斗,举办不了了。

    “你说,这人是不是盛气凌人,逼你立下赌约了?”

    秦琳的目光,落在了唐生的身上。

    在她看来,唐生只有人境的修为,有属于丹门弟子,而那林泽乾则是武门的半步灵丹境强者,这场比武赌斗,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所以,她很轻易就推断得出,这是林泽乾逼迫唐生的行为。

    她不由得多看唐生几眼,没想到这个少年,在她的气势和目光的注视下,还能够如此的泰然自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