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桑刀长老
    “林泽乾,认赌服输,你和唐生的切磋,既然以玄木剑宗的名义立下誓言,你如今输了,就要履行誓言!否则,你若是敢亵渎玄木剑宗的名义,我身为执法殿的长老,有权当场将你的人头砍下,然后挂在玄木剑宗的大门口来谢罪!”

    秦琳长老的目光,紧接着冷冷的落在林泽乾的身上。

    “我……”

    林泽乾感受到秦琳长老身上的杀意,哪里敢说一个不字?

    可是,让他跪在玄木剑宗大门口学狗叫,彻底丧失做人的尊严,哪里又肯?

    “好热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凭空的响荡进场。

    周围的天地灵气,都随着这个声音的振幅而波荡,带着一丝灵丹境后期的威压。

    众人看去,只见三位灵丹境后期的长老,已经出现在人群之外了。

    为首的男子,长眉细眼,一只很大很长的鹰钩鼻,看上去有些阴沉。

    “这是……任务殿的长老!为首那人,是桑刀长老!”

    “没错,是桑刀长老!他父亲是任务殿副殿主桑保力!”

    周围的弟子,小声议论着,看向桑刀长老的目光,都充满了恭敬。

    而林葛志看到桑刀长老时,就像是看到了救星,赶紧迎上去,哀求起来:“桑刀大哥,救救我儿!救救我儿!”

    “桑刀伯伯,救救我,救救我!”

    比武台上的林泽乾,则直接跪了下来。

    “林葛志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桑刀长老问道。

    “此子叫做唐生,设计陷害我儿。我儿中了他的圈套,才跟他比武切磋,并且立下谁输了谁跪玄木剑宗大门口学狗叫的誓言!而秦琳长老却为这小子撑腰,一定要我儿跪玄木剑宗大门口,还扬言,如若不跪,那就当场砍下其人头挂在玄木剑宗的大门口。老哥,救救我儿。”

    林葛志装可怜的哀求着。

    完全颠倒了黑白,将他说成了受欺压受委屈的弱者一方。

    周围的弟子听到这番话,心里都暗骂着林葛志老混蛋不要脸,可也没有谁敢声张。

    “哦?秦琳长老,我想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误会吧。”

    桑刀长老听完林葛志颠倒黑白的控诉后,看向那边的秦琳长老。

    他的目光,很直接,一点都没有隐瞒,直勾勾的盯着秦琳长老身上最敏感最诱人的部位看,**裸的就是**。

    “玄木剑宗的名声,不能玷污!既然以玄木剑宗立下的誓言,认赌服输,那就要履行誓言!这其中,没有什么误会的!”

    秦琳长老冷冷的说道,对于身份地位不凡的桑刀长老,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还是那副姿态。

    “我说有误会,这其中,就定然有误会了。”

    桑刀长老淡淡的说道。

    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霸道,让人不容反抗。

    听到这话,林葛志和跪在地上哀求的林泽乾,脸色都一喜,这代表着桑刀长老要帮他们了。

    什么玄木剑宗的尊严脸面?

    什么宗规宗法?

    这些都是约束弱者的!

    有身份有权利的人,没有谁会真的当真。

    “哼!桑刀,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践踏宗门的尊严脸面来袒护这林泽乾!”

    秦琳长老态度也强硬起来。

    看她这副姿态,似乎以前就跟这桑刀长老有些恩怨,此刻有些针锋相对起来。

    “秦琳,那你就看好了!”

    桑刀长老一副自信满满的姿态,对于秦琳长老的态度,也带着几分的轻蔑。

    他的目光,这才正式落在唐生的身上,打量着这个穿着丹门内门弟子的人境初期少年。

    “叫唐生是么?丹门的副门主草泥,跟我父亲乃是结义兄弟,你卖我一个面子,取消了跟林泽乾贤侄的切磋赌约誓言,我让你坐草泥副门主的弟子,让你直接成为真传弟子,如何?”

    桑刀长老淡淡的说道。

    很直接的开出条件。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权势和钱财,世界上是没有这两样东西解决不了的事情。

    他认为,唐生也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周围的弟子听到桑刀长老这番话,顿时明白过来了,也知道桑刀长老为什么如此的自信了。

    是啊!

    与其将林泽乾往死里整,图一时痛快,还不如方林泽乾一条生路,既卖了人情给桑刀长老,又可以成为草泥副门主的弟子,踏入真传弟子之列呢。

    哪怕再傻的人,面对这样的绝境,都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

    一旁的秦琳长老,听到桑刀长老这番话后,眉头微皱,显然,她也认为唐生是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的。

    谁知,唐生接下的回答,再度让全场的人大跌眼镜。

    “不感兴趣。”

    唐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让他拜草泥为师?

    当真是笑话!

    他不去找草泥算账,那草泥就算烧高香了呢。

    然而,此话一出,围观的弟子,全都傻眼了。

    居然拒绝了?

    这是为了争一口气,才故意忍住这番诱惑来拒绝的么?

    天啊!

    难道这唐生傻了么?他不知道,比这拒绝更可怕的,乃是当众打桑刀长老的脸么?

    要将桑刀长老给得罪了,以后还怎么在玄木剑宗里立足?

    “他……他疯了么?”

    关学礼听到这话,也睁大眼睛看着唐生,以为他听错了。

    “学礼师弟,我看你……你还是离他远一点为好,他……他完全是一个疯子。”

    黄勒未声音发颤,对于唐生的看法,又恢复到一开始的时候。

    就连秦琳长老,此刻也睁大美眸看着唐生。

    居然,如此直接,如此不给桑刀面子就拒绝了?他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你……你敢拒绝我?你信不信,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果然,桑刀长老当场就大怒。

    众目睽睽之下,他自信满满的脸,就像是被唐生当众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涨红起来。

    这是颜面遭受到了唐生的践踏。

    “不相信!”

    唐生还是那副淡然的姿态回答。

    这淡然的姿态,在此刻桑刀长老看来,那就是一种蔑视。

    那“不相信”三个字,更像是一种**裸的挑衅!

    而在场的众人听到“不相信”三个字,再度傻住了,这是直接跟桑刀长老给怼上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