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不给面子
    唐生没有想这么多。

    在这个世界上,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他虽然是玄木剑宗的内门弟子,但是,他的实际实力,连弱一点的玄魂境后期强者都能够斩杀。

    所以,在他的眼里,无论是林葛志还是眼前的桑刀,都如同蝼蚁般,不是跟他一个层面的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若是对唐生客客气气,唐生当然也不会摆架子,也会对你客客气气。

    你若是以势压人,咄咄相逼,唐生当然也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了。

    可是,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唐生的真正实力。

    “大胆!小畜生,你敢这样对桑刀长老说话?你是什么东西?我要治你目无尊长,顶撞长老之罪!”

    林葛志立刻反应过来,指着唐生的鼻子,当场就怒骂。

    “大家的眼睛又不瞎!耳朵又不聋!你给我扣这种帽子,有什么用?再说了,你小小一个任务殿的长老,还没有这个权力。”

    唐生也没有再客气。

    “你……”

    林葛志又气又怒,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是啊,他确实没有这个权力。

    再说了,单凭唐生这些话,也无法上纲上线来给唐生治罪。

    可是,看到这小畜生如此的有恃无恐的打他们的脸,他们内心就是不爽啊,如同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噬着身体,说不出的憋屈和难受。

    “桑刀,林葛志,你们任务殿之人,什么时候管起执法殿的事情了?再说了,别人不愿意屈服于你们的意志,就是目无尊长,就是顶撞长老之罪?这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如此随意曲解玄木剑宗的宗门律法?”

    回过神来的秦琳长老,此刻还是没有袖手旁观。

    相反的,唐生如此不给桑刀面子,她看着心里也很解气。

    “你……”

    桑刀怒瞪着秦琳长老,他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狠狠的教训一番!

    “很好,很好!小畜生,得罪我,你会后悔的!我定然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桑刀长老怒极而笑,饱含杀意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唐生。

    留下这番狠话!

    他这才拂袖而去。

    唐生还是那副姿态。

    来找他麻烦?

    他欢迎这桑刀长老来杀他!

    “乾儿,我们走!”

    林葛志喊了儿子一声,想要跟着桑刀长老屁股后面走。

    “林泽乾,你还不能走。”

    唐生淡淡的说道。

    “小畜生,你还想要干什么?”

    林葛志拦在儿子面前,怒声喝问。

    “认赌服输,天经地义!你儿子,应该去玄木剑宗的大门口履行赌约。”

    唐生说完,也不再说什么了。

    这是他的态度。

    没有谁可以逼迫他屈服什么,去做什么。

    “你……”

    林葛志大怒。

    “林葛志,你身为任务殿的长老,若是做出有辱宗门的事情,我虽然没有权利当初处置你,但是,执法殿里,自然有人会处置你!林泽乾,你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的,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今日,谁也救不了,去玄木剑宗大门口,履行赌约!”

    秦琳长老冷冷的说道。

    “爹,救我,救我……”

    此刻,林泽乾的内心全都是惶恐和害怕,万分的后悔,若是再给一次抉择的机会,他绝对是不会再去招惹唐生的。

    林葛志看着被唐生气得快要吐血,已经走远的桑刀,知道如今大势已去,没有谁再会出来为他儿子说话了。

    内心,恨意滔天。

    可又有什么办法?

    “乾儿,你就乖乖的去玄木剑宗的大门口跪下来,将那当做是一种心里的磨炼!心如古井,荣辱不惊,若是你能够做得到,将来对你的修行,有着莫大的好处!”

    林葛志只能如此安慰儿子了。

    “爹,我若是跪了玄木剑宗的大门口,哪里还有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救我,救我!”

    林泽乾见其父亲也无能为力,急得哭了起来。

    此刻,他这副样子,要多悲惨有多悲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周围的弟子见状,内心对于林泽乾都没有一丝的可怜,反而很痛快,毕竟,很多弟子都看不惯林泽乾平日里那副狗仗人势的嚣张嘴脸,现在,终于报应来了!

    “哈哈!林泽乾,老子跪这比武台一天一夜,可想到你要跪玄木剑宗大门口三天三夜,老子就觉得痛快!”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一个声音,洪亮的响起。

    周围寻声望去,正是先前被林泽乾打败的菊离石。

    “你……菊离石,你这条手下败将的狗,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你信不信,我再抽你一顿?”

    林泽乾见菊离石这个手下败将居然敢嘲讽他,顿时大怒,指着菊离石的鼻子怒骂。

    “到了现在,你还敢这么嚣张?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菊离石说完,不再看林泽乾一眼。

    “唐生,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在这发誓,以后绝对不再去找你的麻烦了。”

    林泽乾也反映过来,现在可不是嚣张的时候。

    既然求爹和桑刀长老都没有用,只能求求唐生看看的。

    虽然这很丢脸,但总比跪玄木剑宗的城门来得好吧。

    谁知,唐生理都没有理会林泽乾,他转身对着那边的秦琳长老说道:“多谢秦琳长老主持公道!”

    “我只是公事公办!”

    秦琳长老冷冷的说道,不苟言笑。

    说完,她想了想,又提醒道:“嘴巴图一时痛快是好,可惹下了的后果,也要有本事来承担!以后,小心点!”

    “多谢提醒。”

    唐生锁定。

    他当然理解这番话的意思了,那就是提醒他小心桑刀长老、林葛志等人的报复。

    ……

    这场热闹,到这里算是结束了。

    众目睽睽之下,又在秦琳长老的监督里,林泽乾没有办法,只能够被押到了玄木剑宗的大门口,然后跪在大门口前,“汪汪汪”的来学狗叫。

    周围大一群外门弟子,顿时围了过来,议论声一浪一浪的,各种猜测,谣言四起。

    林泽乾听到这些声音,只觉得万分的羞辱,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他又没有勇气去死。

    只能低垂这脑袋,假装周围的一切都看不到,听不到。

    他内心发誓:唐生,你这个小畜生,我林泽乾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