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幕后主使
    唐世家,在煞魔宗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就是蝼蚁。

    捏死这样的蝼蚁,煞魔宗还不至于派合一境的老怪出手吧。

    所以,唐生想着,煞魔宗绑架唐羽剑,引他去乱风谷的事情,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一位玄魂境强者在背后主持事宜。

    “唐生,对方引你出去,定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甚至,可能有玄魂境的强者坐镇。我不同意你去冒险!”

    唐英震大声的阻止!

    “除魔殿内,显然有煞魔宗潜伏下来的奸细。我们若是通报除魔殿,对方定然知晓,哪怕是除魔殿的强者赶到乱风谷,也会是扑一场空。而明天,我们就会收到羽剑老哥的脑袋了。你们可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唐生问道。

    “我们……”

    唐英震和唐凌书,哪里有什么办法?

    若是有,也不会在这里无助绝望的干着急了。

    “你们既然没有办法,那就按照我的办法来吧!两位老哥,放心吧。你可见过我做过什么没有把握的事情?”

    唐生说道。

    “你……老弟,你……你真的有把握?可对方可能有玄魂境强者啊。”

    在唐英震看来,唐生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过玄魂境强者的,毕竟,这是高一个大境界的存在。

    不过,想想也是。

    从唐家城的三场丹斗,再到七杀血令的屠城唐世家,唐生的每一次举动,看似不可能,却颠覆了他们的看法。

    或许,这一次,也可以呢!

    “我回去联络我师父的,让他老人家来帮忙。”

    唐生无奈,只好又将他杜撰出来的师父搬出来了。

    “真……真的?”

    唐英震和唐凌书听到这,才算放心一些下来。

    “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通知除魔殿了,免得打草惊蛇。放心吧,我会将羽剑老哥带回的,如同他死了,我会杀光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来给羽剑老哥报仇的!”

    唐生淡淡的说道。

    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铿锵的低沉杀意!

    然后,他要了一匹能够日行五千里的极品蛟马,离开了第二别府。

    “老天爷啊,请你保佑!保佑我们唐世家,保佑唐生和凌书老弟,能够平安归来!”

    唐英震和唐凌书,看着唐生策马疾驰而去的方向,双手合十着祈祷。

    ……

    唐世家的第二别府外,不远处的一处林木茂密的高坡上。

    两个灵丹境修士,要看着策马疾驰而出唐世家的唐生,嘴角泛起冷笑和杀意!

    正是任务殿的长老林葛志和桑刀。

    “这小子果然像情报所讲的那样,重情义,轻生死!我们拿唐世家的人来威胁逼迫他,他真的被我们牵着鼻子走!”

    桑刀笑了起来。

    唐羽剑是他绑架的,几天前,他从丹门的副殿主草泥那里求得一颗可以迷晕灵丹境的迷药,然后利用任务殿长老的职权,查到唐羽剑这段时间的行踪,伺机暗算。

    他就是冲着唐生来的!

    这个小畜生,那一天,居然敢当众不给他桑刀的面子,很好,他就要唐世家付出代价,他就要唐生那个小畜生,碎尸万段。

    出乎唐生和唐英震等人的预料,没想到,这一起唐羽剑的绑架事件,幕后主使,居然不是煞魔宗之人所为,而是桑刀这人,伪造煞魔宗的手段做所的,纯粹的报复性行为。

    “老哥,高明!这小畜生害我儿在玄木剑宗的大门口跪了三天三夜,成为笑柄,如今都没有脸面再在玄木剑宗待下去!我不仅要将这小畜生碎尸万段,我也会让整个唐世家,鸡犬不宁!”

    旁边的桑刀同样一副咬牙切齿的姿态,眸子里闪烁着凶光和杀意。

    他儿子成为笑柄,连带着他在玄木剑宗里,也成为了笑柄。

    “走吧!这小子朝着乱风谷而去了,我们去宰了他!”

    桑刀说着,背后浮现出一对飞行法宝,悄悄的跟踪而去。

    林葛志也赶紧跟上。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策划绑架唐羽剑的主使之人虽然是桑刀和林葛志,但是,给桑刀迷药的人,却是丹门的副门主草泥。

    此刻,丹门的副门主草泥和副宗主华天笃,也聚在一起,站在更远处的地方,抬眼看着桑刀和林葛志飞行的方向。

    这两个煞魔宗潜伏在玄木剑宗的高层奸细!

    “不用我们出手,已经有人比我们还着急,要宰了唐生那个小畜生了。”

    草泥笑了起来。

    当桑刀来他这里求药的时候,他隐约猜到这桑刀要干什么了。

    “这小畜生,我要亲手宰了他!”

    华天笃咬牙切齿的说道。

    当看到唐生居然有打败半步灵丹境的林葛志的实力时,他心里就有种预感,或许斩杀他儿子的人,并非什么唐生背后的师兄,就是唐生这个小畜生本人。

    “哈哈!别急,抓住这个小畜生,引出其背后的师门势力,一网打尽,岂不是妙哉?”

    草泥提议着。

    “没错!敢杀我华天笃的儿子,我要灭其满门!”

    华天笃杀气腾腾的说道。

    他们也悄悄的跟上那边的桑刀和林葛志的飞行步伐。

    ……

    在另一处隐秘的地。

    炎风小队的冰零和小队的另外两位轮回者左舒时、南邡,聚集在这里,看着华天笃和草泥悄悄跟上桑刀、林葛志的飞行步伐。

    “一群蠢货,居然要去杀唐生?我们要不要提醒他们一下?”

    左舒时问道。

    他是灵丹境后期的修为,眸子深处,是不是的闪烁过一缕青色的剑芒。

    “不需要!那个草泥是玄魂境初期的修为,成不了气候,但是,那华天笃却是玄魂境后期的大强者,只怕我们三人联手,要斩杀他也并不容易。他正好可以给我当刀使。”

    “若是他能够斩杀了唐生,那最好不过了,我们只需去抢夺唐生的储物戒指即可,这也算是为雷支报仇了。若是他不能够斩杀唐生,想必,两人交手,也会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我们再出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冰零分析着说道。

    “很好!事不宜迟,我们也心动起来吧。趁暗源之城那边的各大势力,还没有查到那蛟龙龙角就在唐生这个小子的手里,我们赶紧出手。否则,蛟龙龙角的消息走漏,只怕合一境的强者都要心动。若是合一境的强者真的不顾颜面出手,只怕也没有我们什么份了。”

    南邡说道。

    “还有那个小子所修炼的龙类功法!”

    冰零的嘴角,泛起一抹的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