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杀戮深渊
    日落前,唐生已经到了乱风谷。

    再加上,他也不知道唐羽剑被绑架到了哪里去。

    看谁先出现,找上门来吧。

    果然,他在这里停顿没有多久,就看到入口的方向,缓缓的走出两个人。

    这两个人他认识,正是桑刀和林葛志。

    “嘿嘿,小畜生,你很有种,居然单枪匹马就敢来这里。”

    桑刀桀桀的笑着,另一边的林葛志,身后的飞行法宝闪烁,飞到唐生的另一边,堵住唐生的去路。

    “不想死的,给我滚。”

    唐生冷冷的说道。

    他感受到了更在更远处的草泥和华天笃两位玄魂境强者。

    所以,他潜意识的认为,绑架唐羽剑的人,应该是那两位玄魂境强者,而眼前的桑刀和林葛志,只是恰巧得到他的行踪,过来杀他报仇的。

    “死到临头,还敢嚣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将你的肉和骨头,一块块的割下来,每天往你们唐世家里寄一点回去。然后再引你们家族的那两位灵丹境老家伙出来。没有了灵丹境强者坐镇,你们唐世家,也离灭族不远了。”

    桑刀慢慢靠近着唐生,残酷的说道。

    “唐羽剑是你们绑架的?”

    唐生听到桑刀的这番话,愣了愣。

    “若不是我们绑架的,我们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桑刀桀桀笑着,用一种白痴般的眼神看着唐生。

    “他还没有死吧,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唐生说道。

    “好啊,你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老弟,将他的四肢割下来,可别弄死他了!”

    桑刀下令。

    “放心吧,让这小子这么轻易的死去,我也舍不得。”

    林葛志眸子里透着凶芒。

    想到儿子受到的耻辱,他就要这个小子生不如死。

    手中出现一柄七品的灵剑,剑芒闪烁,只见一片剑气凝而不散的斩破周围的乱风吹拂,笼罩向唐生。

    这几道剑气,看似威势不大。

    其实,乃是林葛志对于剑法的运用,达到了极致,一点儿气息都没有泄露而出。

    颇有几分返璞归真的架势。

    “好剑法!”

    桑刀看着林葛志的出剑,眸子里闪烁过一抹的诧异,没想到,这家伙的剑法,又有突破了。

    可接下来的这一幕,却让他怀疑了人生。

    剑气斩杀,唐生的身体支撑起一个能量防御罩,斩不破这个能量防御罩。

    而林葛志的身形已经贴近,就想着近战里用手指的灵剑斩破唐生的能量防御罩。

    可是,只见唐生的手掌一抬,一把手拍过去。

    这林葛志的脑袋,仿佛主动贴上唐生的这一掌,看上去,诡异无比。

    啪的一声闷响。

    只见林葛志的脑袋就这样在唐生的这一掌之下,烂成了浆糊,无头的尸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林葛志,死!

    “你……”

    桑刀傻眼了。

    死了,灵丹境中期的林葛志,居然就在唐生的这一掌之下,这么死了。

    他还以为是眼花了。

    看向唐生的眼神,彻底的变了,全都是惊恐。

    “你……你到底是谁?你……你怎么可能杀了他!”

    桑刀声音发颤的质问。

    这么一招直接秒了灵丹境中期的林葛志,只怕灵丹境大圆满的修士,都无法做得到吧。

    逃!

    桑刀想不明白,为什么蝼蚁般的唐生,明明只有天境的修为,却能够斩杀灵丹境中期的桑刀,可他知道,若是他不逃,只怕他也要死。

    天啊!

    这个唐生,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他到底是什么妖孽啊!

    然而,只见人影一闪,唐生已经出现在了桑刀的面前,一巴掌拍下去。

    桑刀的能量防御罩,应声碎去。

    一股巨力,涌进桑刀的身体里,随即,将他的丹田、经脉彻底的废去。

    “说吧,唐羽剑到底被你们藏在哪里了?”

    唐生淡淡的问道。

    若不是为了问出唐羽剑的下落,只怕,他早就一巴掌拍死这个家伙了。

    “饶命!唐生,你……你饶了我,我……我就告诉你,唐羽剑在哪里。”

    桑刀如同肉泥般,软到在地上,可他并不放弃最后一丝的希望。

    “好啊,我饶了你!说吧,唐羽剑在哪里?”

    救人要紧,唐生答应下来。

    “你……你该不会骗我吧。”

    看到太阳如此爽快的答应,桑刀有些怀疑了。

    “不说就算了,你没有权利跟我谈条件。”

    唐生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寒芒。

    一排金针,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折磨人的办法,他有很多,这桑刀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也没有办法。

    “我说,我说!唐羽剑,就被我关在这乱风谷内,我带你去。”

    桑刀看到唐生眸子里的寒芒,心里一凛,不敢再玩花样。

    “哪个方向?”

    唐生问道。

    “这个。”

    桑刀指了一个方向。

    “我们走吧。”

    唐生懒得废话,拎起桑刀,朝着其所指的方向而去。

    ……

    乱风谷内,隔绝气息很严重,哪怕是战斗的波动气息,也能够被这风磁之力给吹散。

    草泥和华天笃并没有跟得太紧,再加上唐生解决到林葛志和桑刀,近乎秒杀,也就是几个呼吸的事情。

    所以,在他们走到刚刚唐生斩杀林葛志和桑刀的地方时,已经迟了。

    只见林葛志的无头尸体倒在一旁,血液已经风干,尸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开始有了腐蚀的迹象。

    “这是林葛志的尸体!”

    草泥沉声说道。

    他的玄念在这里,也只能够辐探两三百米远,搜寻一番,并没有发现桑刀的身体。

    “居然死了?那个小子师门的人?”

    华天笃眉头微皱,眸子里杀意渐渐的浓了。

    在他们看来,唐生只是天境的小子,定然没有这个能力的。

    “来得正好!我们煞魔宗的仇,也应该可以报了!”

    草泥脸色泛起残忍之色。

    “可那个小子去哪里了?在乱风谷里,可不好找人。”

    华天笃说道。

    玄念辐探一圈,都没有找到唐生的踪迹,而且,周围的风也吹散了唐生的气息。

    “他定然是去救唐羽剑了!我知道唐羽剑藏在那里,我们先去那里埋伏!”

    草泥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