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玄毒尸阵
    对于桑刀和林葛志绑架唐羽剑这件事情,草泥和华天笃是全程掌控的。

    他们朝着唐羽剑藏身之地,全力的飞去。

    当然了,若是在路上遇到了唐生,这回,他们可不会留手了。

    冰零、左舒时、南邡三人,很懂得藏迹追踪之术,居然跟了这么久,这么近,前面的曹泥和华天笃,都没有觉察得到。

    “我们跟上去,好戏要上场了。”

    冰零的嘴角,泛起一抹的冷笑。

    ……

    乱风谷的某个山洞,里面一片干燥。

    七拐八弯的山道,突然前面一空,有一处巨大的山腹。

    断手断脚的唐羽剑,就被一件绳索法宝捆在这里,精神恍惚,显然是中了毒还未消散。

    孙息和喜进,灵丹境中期,是桑刀的跟班小弟。

    此刻,两人在这里看守者唐羽剑。

    突然,洞口的阵法波动了一下。

    “他们来了。”

    正在盘膝打坐的孙息和喜进齐齐睁开眼眸,以为是桑刀和林葛志来了。

    可谁知道,进来的人,却是草泥和华天笃。

    “华……华副宗主?草副门主?”

    两人傻眼了。

    绑架宗门长老,乃是杀头的大事情。

    难道,桑刀和林葛志的阴谋败露,玄木剑宗的人才找到这里来的?

    “哼!”

    草泥和华天笃对视了一眼,很是默契,齐齐出手,身法运转,瞬间来到这两人的面前。

    一掌击出。

    孙息和喜进大骇,本能的激发身上的能量防御罩。

    可是,玄魂境强者的一掌,何等的威力?

    砰一声!

    两人的能量防御罩齐齐碎去,然后当初被斩杀了。

    “你来布阵,我来下毒!”

    草泥说着,顺手就将孙息和喜进的尸体,收入储物戒指里,然后大步的走向神志不清的唐羽剑。

    灵丹师的战斗方式,大多数在辅助上,在团队里,治病下毒。

    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些毒丹,快速的给那边的唐羽剑给吞服下去。

    多种毒丹的药性在唐羽剑的体内发酵,然后跟唐羽剑的血肉混合在一起。

    一呼一吸,此刻,从唐羽剑鼻子嘴巴里呼出来的空气,都是带着毒性的。

    “这是玄息溃神散!如果有人触碰到这唐羽剑的身体,查探他的伤势,那么,毒性就会通过对方查探的念头,进入对方的识海里。哪怕是玄魂境的强者,中了我这玄息溃神散,就算能够压制住毒性,神魂也运转不了多大的玄元法力!”

    草泥说道。

    神魂无法运转玄元法力,那么一身的修为,也就被限制得七七八八,倒时候,还不是任由他们来宰杀?

    “我的戊土风刀大阵,也布置好了!”

    那边的华天笃,也说道。

    他看似随意,在几个地方埋下几颗上品的灵石,然后再施展术法,悄悄的布置某些手段。

    诡异的事情出现,周围的虚空,竟然微微发生变化,形成一个阵势。

    这个阵势,诡异的跟周围的环境,融合在了一体。

    这华天笃只有玄魂境后期的修为,却能够杀出重围,做得上玄木剑宗的副宗主的位置,只因为,他是一个阵法师!

    跟普通人用阵旗布置的阵法不同,阵法师的最大特点,那就是可以根据周围环境的变化,巧妙的布置跟环境融合为一体的阵势,让人无法觉察。

    “很好!我们就等着他们上门吧。”

    华天笃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杀意。

    他和草泥退到了洞穴的一边,周围的阵势变化,那边洞壁的泥土如同一扇门一样,自然的向两边打开,露出一个空间出来,两人走了进去,然后,泥土又自动的合上。

    ……

    唐生拎着被废去修为的桑刀,在桑刀的指引下,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着。

    “人就在前面山凹处的北面,有一个山洞,唐羽剑就被关在里面。”

    桑刀不敢撒谎,此刻,只求着唐生能够履行诺言,饶他一条小命。

    他发誓,他此生都不敢招惹这个人了。

    唐生快速飞掠到拿出山凹边,灵念辐探,果然发现里面不显眼的地方,有个山洞,而且山洞很深,越往里面越宽敞。

    因为这乱风谷的风磁压制,他的灵念也辐探不深。

    “我们走吧!”

    唐生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踏入山洞里。

    山洞内,七拐八弯,分叉很多。

    不过,在桑刀的指引下,没走多久,果然看到前面的一片山腹里,被一个简单的迷幻阵笼罩。

    穿过这个简单的迷幻阵,果然看到神志不清的唐羽剑,躺在一边。

    唐生悬着的心,算是稍稍放了下来。

    走上前去,唐生想要检查一番唐羽剑的身体状况。

    就在这个时候,识海里的小火突然急声提醒:“老大,小心了,旁边有两个家伙埋伏着!”

    “在哪里?”

    唐生一听,顿住了身形,暗自防备着。

    他知道,小火这个小家伙,可不会跟他说谎的,说有人埋伏,那就有人埋伏了。

    “就在那边!”

    小火指着一边的洞壁说道。

    唐生不经意的朝着那边的洞壁,扫了一眼。

    或许是他自身实力已经强大到以一定的境界,又或者是在这乱风谷的风磁之力的影响,他强大的灵觉,居然没有感受到多少的危险之感。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先下手为强!”

    唐生的眸子,闪烁过一抹的寒芒。

    很显然,对方躲在暗处,这十有**是埋伏他的了。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客气的呢?

    “唐生,人……人已经在这里了,你……你说过饶了我的。”

    桑刀很是惶恐的看着唐生,心里七上八下的,目光有些游离,心里奇怪着:孙息、喜进那两个家伙,居然不在山洞里?跑哪里去了?

    “你可以走了。”

    唐生淡淡的说道。

    他已经在桑刀的身上留下了气息印记,让这桑刀走,那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看看这桑刀离开后,会跟什么人接触。

    “唐……唐生,你放心,早知道你这么强大,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我也不敢跟你为敌了!谢谢你的不杀之恩。”

    桑刀如蒙大赦,忍着受伤的身体,赶紧往后跑。

    直到走出山洞,唐生都没有对他下杀手,他心里顿时舒了口气。

    然而,才走出山洞没有多久,突然之间,一个人影,已经拦在了面前,正是冰零。

    “咦?唐生居然放了你?”

    看到桑刀活着走出来,冰零有些诧异。

    “你……你到底是谁?”

    桑刀颤声问道,心里涌出一股危险之感,惊恐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