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疯狂追杀
    不愧是剑修!

    玄魂境大圆满的剑修!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如果是,唐生以前对敌,秒杀的对手,都是靠镇龙传承强大恐怖的力量来碾压,直接汹涌而去,将对方轰杀得粉身碎骨的。

    那么,现在的阎剑火,也以相同的方式对待他。

    不同的是,阎剑火身为剑修,虽然没有他那样强大的实力,却拥有锋利无比,无坚不摧,又能够将所有的力量凝聚为一点的剑气!

    任你惊涛骇浪!

    阎剑火的剑气,就像是惊涛骇浪里的礁石,虽然只是一点,却可以做得到巍然不动!

    何谓一剑破万法?

    这一刻,唐生算是体会到了!

    他那如同大海狂涛般的龙之气劲,对付寻常的修士可以,可是,遇到剑修却不行!

    至少,在这一刻,唐生知道了,他不可能是阎剑火的对手!

    好在,唐生还有那古怪神秘的十二经脉。

    他赶紧将阎剑火死捏在他经脉里的剑气,引渡进他的十二经脉里。

    果然,还是这十二经脉值得信赖,瞬间就将这阎剑火的剑气给吞噬得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唐生立刻运转龙血本源,里面蕴含的强大的命气生机,急速的修复那被剑气破坏的经脉。

    一拳一剑相碰撞!

    两人都原地不动,不动如山。

    唐生那恐怖的千万钧巨力,早就被阎剑火的剑气给分开了,根本轰不进阎剑火的体内。

    而阎剑火的剑气,杀人于无形,根本不伤人肌肤,就可以直接斩透进对方的肉身经脉里,所以,表面上看不出唐生有什么伤。

    当然了,唐生肉身强大,又有古怪的十二经脉护体,此刻,当然也巍然不动了!

    “修友好本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玄木剑宗宗主,既然修友看上了,那就留给修友慢慢享受吧!在下告辞!”

    这阎剑火也当真是干脆利落。

    那一剑偷袭,他用尽全力,可看上去,居然伤不得唐生分毫。

    更让他心里感到恐惧的,还是唐生居然赤手空拳,就接下了他这一剑。

    再加上唐生轮回者的身份,以及刚刚吓唬他的那番话,他哪里还有胆量留在这里?

    赶紧御剑逃跑!

    剑,也是好剑!很是恐怖!

    看似是玄阶六品,却以一种无以伦比的速度飞逃着。

    在这速度勉强,唐生也只能够望尘而兴叹。

    “终于走了!”

    看到这个大敌已经远离,唐生这才长舒一口气。

    别看他如此淡定,可若是阎剑火再斩杀多几剑,只怕,他根本就接不住!

    他那古怪的十二经脉,那是什么攻击能量都可以吞噬吸收,可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唐生能够将对方的攻击能量引渡进十二经脉里才行啊。

    而阎剑火的剑气,太过凌厉,完全超出了唐生肉身经脉的承受范围,若是对方密集斩杀而出,完全可以将唐生的经脉给割碎,肉身给削烂,一点点的将唐生给磨死!

    “嘤咛~”

    怀中的羽青鹤更是承受不住了,如同一条水蛇般,缠绕在他们有的身上,神志不清的索取着。

    “赶快离开这里!”

    唐生哪里还敢停留?

    他是靠着轮回者身份和古怪十二经脉的装逼,这才吓得住阎剑火的。

    如果阎剑火事后反应过来,回头再战,那就麻烦了。

    “吙吙~”

    感受到唐生老大的情绪,小火也很紧张。

    念头一动,火灵羽翅幻化出来。

    此刻,这个小家伙已经进化到了灵阶极品,扇动起来,以一种不逊色于寻常的玄阶五品飞行法宝的速度。

    “我们走!”

    唐生重回洞穴,一手搂着神志不清的羽青鹤,一手抓起昏迷不醒的唐羽剑。

    带着这两个人,冲天而起,快速的朝着阎剑火离开的反方向飞逃而去。

    ……

    阎剑火御剑飞行了一段时间,想着刚刚跟唐生的战斗过程,越想越不对劲。

    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位实力超绝的轮回者,以那些轮回者们行事的狠辣作风,又怎么会放走他?

    果然,如同唐生所猜测的那样,阎剑火又偷偷的折返回去。

    却发现那处地方,早就空无一人了。

    他又下到唐生刚刚所待过的那个洞府,里面还有一些微弱的气息残留,他拘住一抹唐生的气息感应着。

    “混蛋!被那个家伙给耍了!”

    如果对方真的是比他厉害的强者,那么,为什么要逃?

    “啊!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垂涎已久的美人,此刻已经承欢在唐生的身下,那浑厚的元阴则被唐生在鱼水之欢里采摘,他就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那家伙一定没有走远!一定没有走远!”

    想到此,阎剑火的眸子里,全都是杀意,然后疯狂的在四处搜查着。

    可是乱风谷内,风磁之力吹散气息,想要找一个刻意隐藏的人,又谈何容易?

    ……

    唐生也不知道这里是乱风谷的哪里。

    周围洞穴很多,他随便找了一个,进到洞穴深处,小心翼翼的布置一层掩盖幻阵,然后将唐羽剑放在一个地方,为其布置一个守护阵法。

    再将衣不蔽体的羽青鹤从他的身体上扒开。

    那绝美的**,在这半遮半掩之中,呼之欲出,波澜壮阔,更添无尽的诱惑。

    唐生看着,心跳也不由得加速几分,毕竟,这羽青鹤的修为境界比他高太多,其体内的元阴气息属于更急的能量,对于低级生命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

    念头一动,辐探进入羽青鹤的体内,检查一番羽青鹤的伤势。

    唐生苦着脸,非但看不透羽青鹤体内的欲毒,相反的,那欲毒还顺着他的念头,涌进他的识海里。

    顿时,脑子里响起了靡靡之音,想入非非起来。

    就差点抵不住诱惑,想着跟羽青鹤来一段激情四射的鱼水之欢。

    “不好!”

    他赶紧运转镇龙传承,里面的神性镇压,这才清醒一些,将那毒素运转进入古怪的十二经脉里。

    “好厉害的欲毒!看来,只能够用最笨的办法了。”

    唐生说着,给识海里的小火一个眼神。

    “吙吙~”

    这个小家伙心领神会,立刻钻进羽青鹤的体内,开始吞噬羽青鹤体内的欲毒。

    小火本来就是能量之体,那欲毒只对血肉生命有效,清理速度虽然慢,但却是非常的有效果。

    半个时辰不到,羽青鹤体内的欲毒就清理干净了,但是,那入侵进她神魂的欲毒倒是非常的麻烦。

    “你能行么?”

    唐生问道。

    这个小家伙先前帮唐羽剑清理过灵识丹种的毒素,但是,神魂乃是比灵识丹种更复杂更敏感的部位。

    “当然行了。”

    小家伙自信满满的说道。

    “小心点,别伤到她的神魂。”

    唐生叮嘱着。

    “老大,若是我们救了这个女人,她要怎么报答我们?”

    小家伙憨憨的问道,可那火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烁过一丝的狡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