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风磁地心
    “小溪与我,算是一脉相承的师姐妹了。你既然是小溪的哥哥,与我,也算是有一层渊源。我听说,每一次的轮回之战,你们轮回者的死亡率都很高。你也要努力修行,莫要殒命于轮回之界里,徒让小溪师妹伤心了。”

    羽青鹤这番语气,带着几分的关心。

    “宗主,先前我跟你疗伤之时,感受到你的身上带着一抹的火之本源的气息。你刚刚说,你在乱风谷的风磁地心里,利用里面的风磁地火凝练一门神通。是不是,那风磁地火里,蕴含着火之本源?”

    唐生趁机问道。

    “没错!在那乱风谷的深渊最深处,通望着地底的地心熔岩,里面燃烧着熊熊的风磁之火。你问这干什么?”

    羽青鹤的美眸带着几分诧异的看着唐生。

    “在下正好有一门神通,也要收集风磁地心之火来凝练。不知宗主可否告知在下那个风磁地火,到底怎么走?”

    唐生接着问道。

    “以你的修为和境界,只怕去不了那地心熔岩,就会被那风磁之火给吹死了。再加上那地心熔岩内,也孕育着许多强大的风磁火怪,有些强大的风磁火怪,就连我见到了逃跑。这样吧,等我修复了实力,我带你去那地心熔岩一趟。”

    羽青鹤说道。

    自从知道唐生的前世只是灵丹境巅峰后,她就本能的认为唐生这一世,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想想也是啊。

    你前世才是灵丹境巅峰,这一世的境界才是天境,能厉害到哪里去?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前世灵丹境巅峰吧。

    “呃……宗主,你恢复实力,大概需要多久?”

    唐生问道。

    “少则半年,多则几年。”

    羽青鹤说道。

    这是她对于此刻体内伤势的情况的判断。

    “这么久?”

    唐生一听,苦着小脸。

    若是几天,他还可以等。

    可这少则半年,多则几年的,他都可以筹齐镇龙传承第二篇《龙肉篇》的药材,完成龙肉淬体了。

    “怎么,你等不起?”

    羽青鹤美眸一瞥,带着一番剑意的杀伐。

    常年在玄木剑宗的宗主高位,她自身,自有一番的威严。

    再说了,对于她这样的境界来说,疗个伤,花个一年半载,乃是正常的事情。

    “那个……宗主,你能否给一份地图我?我自个儿去就行了。”

    唐生委婉的说道。

    “我不是说过了么?你的实力,到不了那里的。”

    羽青鹤的声音渐冷,她可不喜欢被人反驳的,特别是修为不如她的人反驳她。

    其实,她的冷漠,也是她对于唐生的关心,毕竟,这个人可是小溪的哥哥,她可不想这个人死了。

    “我能行的。宗主,你可别看我如今是天境的修为,前世也只是一个灵丹境大圆满而已。其实,我这一世,也有一些机缘,别忘了,那阎剑火,可是被我吓跑的。没有几分本事,又怎么能够吓退那样的强者?”

    唐生委婉又自信的表达着。

    羽青鹤听到这番话,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

    眼前这个俊美的少年,可是吓退了阎剑火那样老谋深算心狠手辣之辈的,能简单么?

    再者,这个家伙,可是在她玄魂境大圆满的剑修的剑意气场下,镇定自若的。

    她认真查看着这个少年,发现这个少年的身上,隐约之间,带着一股让她心悸的龙息之气,而且,那看似修长弱小的身躯里,似乎也隐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你……你真的有把握?”

    羽青鹤再次确认。

    “我有把握。”

    唐生认真的点点头。

    “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我也不勉强你。”

    说着,她拿出一块地图,玄念一动,将前往风磁地心的地图,刻画在这玉简上,交给唐生。

    “多谢宗主成全。”

    唐生大喜的接过。

    “吙吙~”

    识海里,小火这个小家伙,兴奋的大声嚷嚷着。

    念头探入玉简,里面有着一副详细的乱风谷的地图,地图上标注过的地方,都是羽青鹤亲自探查过的,有些危险的地方,羽青鹤也标注出来。

    “宗主,我再为你护法几天,然后我就前往那风磁地心了。”

    唐生说道。

    “随你便。”

    羽青鹤淡淡的说道。

    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套阵旗,重新对周围布置了一番。

    “怎么还有一个人?”

    突然间,她发现了躺在另一边的唐羽剑。

    “他是我唐世家的灵丹境长老,也是玄木剑宗的长老。因为我得罪了人的缘故,玄木剑宗的桑刀和林葛志,将他给绑架,威胁引诱我来到乱风谷里。我将那两人给击杀,救出了他。不过,因为我的丹道医术有限,只是清除了他体内的毒素,至于如何唤醒他的意志,我却束手无策。”

    唐生也不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羽青鹤眉头微皱的听着,很显然,玄木剑宗虽然有规矩,命令门下长老弟子相互之间杀戮,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而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恩怨。

    私下里厮杀的事情,多得是了,只要没有搬到明面上来闹大,没有被抓到把柄,玄木剑宗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他留在这里,我会帮你照看他的。”

    羽青鹤说道。

    “多谢宗主。”

    唐生赶紧道谢,这时候,他心里思量着,要不要将华天笃和草泥的事情说出来呢?

    “怎么,你还有事情么?”

    羽青鹤看到唐生欲言又止之色,开口问道。

    “确实还有一件事情,不过,若是说出来了,宗主,你可不要怪我!是他们来杀我的,我也是自保的。”

    唐生说道。

    “什么事情?说吧!我现在这个状况,也拿不了你什么。”

    羽青鹤冷眸看着唐生。

    “那个……我杀了我们玄木剑宗的副宗主华天笃和和丹门的副门主草泥了。”

    唐生说道。

    “什么?你……你说什么?”

    饶是羽青鹤冷静,此刻的声音,也差点尖叫起来。

    要知道,华天笃也是玄木剑宗的副宗主,玄魂境后期的修为,三大副宗主之一啊!

    “你……真的是你杀的?”

    羽青鹤声音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震撼,美眸死死的盯着唐生。

    她更震撼的,还是唐生的实力!

    这家伙看似只有天境修为,前世也只是灵丹境巅峰而已,怎么有本事杀得了玄魂境后期的华天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