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邪灵祭坛
    还害什么臊呢?

    想到此,羽青鹤抬起美眸来,凝视着面前的唐生,突然间,她发现眼前这个俊美少年,除了俊美外,身上还有一种说不出吸引

    异性的气质!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神秘强大,沉稳正直!

    不知怎么的,在这一刻,羽青鹤只觉得她的心,突然加速跳动起来。

    内心深处的某跟似乎从不可能有波动的心弦,仿佛被什么撩拨了一下,再也难以平静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玄欲烈女丹在她神魂里,还有残留的缘故。

    “你……你尽管来,我……我听你吩咐就是了。”

    羽青鹤回答着,声音不大,完全没有了往日一宗之主的强硬做派,反倒是多了一丝的儿女姿态。

    不过,唐生也是一个木鱼脑袋,根本没有忘歪心思上想。

    “那我开始了!”

    唐生说着,大手直接探入羽青鹤的衣襟里。

    肌肤相亲!

    大片的柔软,被他的掌心给踏平。

    他没有心思细细体会掌心里的柔软,体内的龙血本源运转,崩塌的龙血气劲凝聚成针,刺入羽青鹤胸前的期门穴、玉堂穴里。

    然而,在这一刻,在肌肤相亲的瞬间,感受到那股狂暴又热烈的气息,羽青鹤浑身就如同触电般,一种奇特的感觉,笼罩全身

    ,前所未有的异性触摸,使得她内心深处的心弦,早就撩拨得乱如麻了。

    “运转玄元功法,守住心神!”

    唐生似乎觉察到羽青鹤的异样,沉声喝道,声音如雷,蕴含着镇龙之威,瞬间就将沉浸于异样之中的羽青鹤,惊醒了回来。

    羽青鹤那张隐藏在面纱内的脸,更是嫣红了。

    她赶紧运转玄元功法,守住心神。

    可是,唐生那火热的大手,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的得寸进尺。

    每一下的游走,都让她心猿意马。

    虽然说,她的身子早就被唐生看光摸光,但是,先前的疗毒,那是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的。

    而现在呢?

    她是完全清醒的。

    美眸偷偷的抬了起来,瞥了眼面前这俊美的少年,却发现这个少年,一脸色正色,仿佛那大手游走的地方,不是什么美妙**

    ,而是一具石膏雕塑一样。

    不知怎么的,羽青鹤的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啊~”

    处于这种如电般的酥麻异样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羽青鹤只觉得神魂一痛,仿佛被人用针扎了一样,不由得喊了出来。

    “忍着点,你的神魂穴出来了!我帮你将毒素排出来!”

    唐生双手游走的速度更快,在云清会神魂里的念头,开始刺激羽青鹤的神魂穴。

    神魂乃是人体最核心的地方,也最为敏感,所以,每刺激一下,羽青鹤都无比的疼痛。

    可作为剑修,除了第一下喊出来后,剩下的,羽青鹤都没有叫出来。

    随着痛苦的加剧,过了一会儿,羽青鹤果然感受到,在她的神魂里,一丝丝的玄欲烈女丹的毒素,慢慢的溢了出来。

    处在她的神魂深处,她根本就感觉不到。

    若不是有唐生的妙手丹道医术,只怕一辈子都排不出来了。

    “好了!”

    唐生帮羽青鹤清理了这一丝毒素,念头退了出来。

    原地里,那股如同电击般的异样,也随着唐生大手的抽走,如同潮水般退去,这一刻,竟然让羽青鹤的新潮,有一种空落落的

    感觉。

    她赶紧回过神来,俏脸更加的潮红。

    “我……我查看一下。”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她赶紧运转玄元功法。

    只觉得体内运转晦涩的玄元法力,此刻如同奔腾的江河湖泊般,汹涌浩荡,而她的实力,快速的恢复起来。

    “用不了两天,不……只需一天,只怕我的修为,就能够恢复到巅峰了!”

    羽青鹤声音激动的说道。

    情绪再度处于震撼之中。

    “这回,你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唐生问道。

    “相信了,相信了!”

    羽青鹤如同小鸡啄米般点头,看向唐生的目光,除了震撼就是崇拜!

    “等你的修为恢复到巅峰后,我再检查一遍你体内的生命本源状况,看看怎么助你突破到合一境。”

    唐生说道。

    “好!唐生,若是我……我真能突破到合一境,那么,阎剑火的死,我一个人扛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羽青鹤激动的说道。

    作为合一境的剑修,她有这个底气。

    唐生之所以要帮羽青鹤突破合一境,其实,也有这层因素的考虑。

    “我们先回玄木剑宗吧。”

    唐生说着,收起了阵势,再次抱起昏迷不醒的唐羽剑。

    以他如今的丹道医术水平,可以轻易的将唐羽剑救醒。

    不过,有些事情,唐羽剑还是不知道的为妙。

    所以,他打算回到玄木剑宗后,再救醒唐羽剑。

    “嗯。”

    羽青鹤点点头,此刻,她对于唐生的态度,完全不同了,除了一点儿女情愫外,更是带着一丝的敬畏!

    ……

    天元大陆,某个地底深处的隐秘之地。

    这里,禁忌重重,把守森严。

    在最深处,有一处邪恶的祭坛,拿活人来祭祀。

    祭坛的中央,有一处血池,里面的血液沸腾翻滚,不时的浮沉着一具具狞恶的白骨。

    血池的伤口,悬浮着一具人身兽首的邪神雕像,隐约跟整个祭坛的阵势,融为一体,在吸取着整个血池的生命精华。

    在祭坛上,跪匐着三位修士,都是合一境后期的修为。

    他们似乎在祭拜着面前的邪神雕像,口中念念有词,若有大神通者再此就会发现,在他们祭拜的时候,身上有着某种血色的气

    息丝丝缕缕的飘荡出来,然后融进那邪神雕像里,与此同时,那邪神雕像反馈某种能量回到他们的身上。

    就在祭祀的时候,跪匐在左边的那位合一境男子,突然浑身一颤,似乎感受到什么,脸色泛起惊慌之色。

    他的念头赶紧探进储物戒指里,发现放在一处的儿子命简,在这一刻,突然碎了!

    “我儿……死了?”

    男子愣了愣,悲愤涌上心头。

    他不是别人,正是阎剑火的父亲阎狮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