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愤怒唐生
    玄木城外,已经禁止飞行。

    唐生也不破坏规矩,降落下来,朝着第二别府走去。

    周围的药田里,散发出来的药气,清香四溢。

    四通八达的马路上,人流如织,不少商旅、玄木剑宗的弟子,结伴而行,进进出出。

    “老大!”

    突然之间,人群里,传来了关学礼激动的声音。

    唐生寻声看去,只见关学礼身边,还有几位弟子,其中一人,正是黄勒未。

    “学礼师弟,不要过去!唐世家完了,唐生也要跟着完!我们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黄勒未赶紧拉住关学礼。

    “放开我!”

    关学礼反应激烈,身上的天境巅峰的气场,顿时爆发,将措手不及的黄勒未给震开。

    身法运转,快速的来到唐生的身边。

    “老大,你快躲起来!”

    他拉起唐生的手臂,就想带着唐生离开。

    然而,这一拉之下,唐生的身体就如同一座大山般沉稳,纹丝不动。

    “到底怎么了?”

    唐生问道,才这关学礼的反应里,隐约意识到什么。

    “七天前,执法殿的副殿主赵志极,亲自带人,将你们唐世家的唐英震、唐凌书两位前辈以及家族一些重要的成员给抓了!说你

    们唐世家跟煞魔宗相勾结。”

    关学礼压低声音说道。

    “我们唐世家跟煞魔宗相勾结?这明显是颠倒黑白!”

    听到这话,唐生怒极而笑,一抹杀意,在他的眸子里闪烁。

    “是啊,谁都知道你们唐世家因为对抗煞魔宗有功,才能够特许在玄木城外开设第二别府的。可这,摆明了是有人想要弄死你们

    唐世家,而且,这些人,在玄木剑宗里,权力不小,几乎可以一手遮天,才能够如此的颠倒黑白。”

    说到这,关学礼的脸上,也都是一脸的愤怒,继续道:“我打探到,他们在天牢里,对你们唐世家的重要成员,进行严刑逼供,

    有些沉受不住的,已经开始屈打成招,认罪了。老大,你快逃吧!”

    “逃?”

    唐生脸色的笑容,越发的冰冷起来。

    前世,他和他师姐,逃得已经够多了。

    这一世,他不可能再逃!

    再说了,以他如今的实力,弱一点的合一境强者都能够一战,整个玄木剑宗,又有几位合一境?

    再者,以他跟羽青鹤的关系,整个玄木剑宗,谁的权势够他大?

    敢来整他?敢来玩阴的?

    很好!

    他连阎剑火都敢杀,还怕你们几个玄木剑宗的阿猫阿狗?

    “你跟我说说,都有那些人想要害我和唐世家。”

    唐生压制心中的怒火问道。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明面上是动唐世家,实则是冲着他来的。

    “我听我爹说,执法殿的赵志极之所以带队来抓你们唐世家的人,背后是因为任务殿副殿主桑保力的关系。”

    说到这,关学礼一脸的抱歉,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两颗上品灵石,递还给唐生,说道:“老大,这是你当初给我那一颗上品灵石定

    金,这一颗上品灵石,乃是我们关世家违约,赔给你 的损失。我爹他胆小怕事,本来都已经答应为你提供药材的,可是,你

    们唐世家出事后,他就不敢卖给你了。抱歉了!”

    “无妨,这也是人之常情,你莫要怪你爹。”

    唐生安慰着关学礼。

    当初让关学礼帮收集炼制《龙皮丹》后期和大圆满的药材,是为了修炼《龙皮篇》后期和大圆满的功法,可如今他已经将《龙

    皮篇》修炼到大圆满,也不需要那些药材了。

    “我只拿回定金就行了。”

    唐生说道。

    可关学礼一定要将另一颗上品灵石也塞给唐生,唐生无法推辞之下,只好收了。

    “老大,你要的那些药材,到玄木城的各大商会里都可以购买得到,只是要多花费些费用而已。”

    关学礼提醒着。

    “我明白了。”

    唐生也不愿意多说什么,他如今已经有羽青鹤这位玄木剑宗的宗主帮他收集药材了,也用不着去购买了。

    “老大,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定然不推辞!”

    关学礼很讲义气的说道。

    “没有了!你好好听你爹的话,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行了。”

    唐生拍了拍关学礼的肩膀,运转身法,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呃……这……”

    原地上,关学礼还想说什么,可见面前的唐生突然化作一道发光消失,顿时傻愣住了!

    好快的速度!

    这……这是一位天境武者应该有的速度么?

    他只觉得,哪怕是他父亲,灵丹境大圆满的修为,也未必有这样的速度。

    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唐生所说的“自己解决”的含义了,同时,他隐约意识到,他们关世家在这个时候跟唐生撇清关系,似乎做

    了一件非常蠢的事情。

    ……

    唐世家的第二别府。

    重兵把守,所有唐世家的长老弟子,都被关押在里面,限制人身自由。

    “爷爷,救我!救我!”

    一个长相甜美的少女,十七八岁,地境中期的修为,被两个天境中期的内门弟子架着,往外面脱去,挣脱不得。

    她叫做唐岚焉,唐世家重点培养的天才弟子之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

    这两个架着唐岚焉的天境中期弟子,乃是玄木剑宗的内门弟子,奉命来看押唐世家众人的。

    在大殿内,站着一群唐世家的长老,各个义愤填膺!

    他们想要去阻止。

    可是,把守在大殿门口的其他内门弟子,直接拔出了手中 宝剑,冷冷的对着大殿内的各位长老!

    “你们想要造反不成?我们只是奉命,将这唐岚焉带去审讯室里审讯而已!”

    桑焦义正言辞的喝道!

    他是半步灵丹境的修为,属于桑刀长老的远房亲戚。

    这次奉命看押唐世家众人,也是以他为首。

    他性好色,这些天,借着审讯之名,可不少对唐世家有姿色的女性进行奸淫!

    当然了,有“福”同享,在场的弟子也有份。

    “嫣儿,嫣儿!你们放了我孙女!你们这帮畜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做的勾当么?说什么带去审讯室?分明就是看着我孙女有

    几分姿色,就借着审讯之名,意图对我孙女进行奸淫之事!”

    唐甲云怒声的叱喝!

    “老家伙,你敢跟我们如此说话?你不想活命了么?”

    桑焦怒道,眸子里,闪烁着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