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畜生行径
    “没错,老夫就是不想活了!桑焦,你这个畜生,敢动我孙女一根汗毛,老夫就跟你拼了!”

    唐甲云说着,已经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宝剑。

    “大家都看到了,这个老家伙拿出兵器,意图造反!看来,他定然是煞魔宗的奸细无疑!而他的女儿,定然也极有可能是煞魔宗

    的奸细!”

    桑焦很聪明,立刻给唐甲云口上帽子!

    “没错!这老家伙定然是奸细无疑!至于这女儿嘛,嘿嘿,我们轮流审问一遍,就知道她是不是奸细了!”

    周围的弟子,全都附和着,脸色泛起了淫笑。

    这笑容的含义,已经不明而喻了。

    “畜生,你们这帮畜生!老夫给你们拼了!”

    唐甲云怒而出手。

    “老家伙,你找死!将他给我抓出来,当众砍下人头,挂在别府门口!”

    桑焦冷笑着。

    这正合他意,目光扫向大殿内的其他唐世家人员,冷声喝道:“谁敢动手,就地格杀!”

    半步灵丹境的气场,笼罩全场!

    他们这些弟子,修为最低的都是天境!

    而唐世家这边呢?家族重要的、厉害的长老,都已经被关押在了天牢,留在这里的这些,实力都很平庸。

    哪里是这些弟子的对手?

    顿时,受到桑焦的威胁下,其他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那唐甲云,很快也被擒下!

    桑焦一脚将唐甲云踩在脚下,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对着在场的唐世家众人说道:“好看了,这就是反抗的下场!”

    他要当众将唐甲云的人头砍下来!

    “不不不!放了我爷爷!求求你们,放了我爷爷!你们……你们要做什么,我……我都心甘情愿的配合你!”

    那边的唐岚焉,哪里忍心当众看着爷爷被看下人头?

    太残忍了!

    这些人太残忍了!

    桑焦一听,眸子里**之色闪烁而过,手中的长剑没有落下来,转头问向唐岚焉,问道:“当真,你真心甘情愿的配合我们‘审

    讯’?”

    他将审讯二字,咬得很重,特别的说出其含义。

    “是……是,我……我愿意配合你们!”

    唐岚焉哪里不明白这“审讯”的含义,眸子里,全都是绝望和悲愤。

    可是,为了救爷爷,她不得不这样做了。

    “让我们这么多人,轮流‘审讯’你,你也愿意?”

    桑焦说到这,笑得更淫邪了。

    “愿……愿意!”

    唐岚焉心里已经有了死志了,反正,不管她愿不愿意,这些人都会来强硬的畜生之举。

    既然如此,能够在临死前救下爷爷,那也算是她报答了养育之恩了。

    “很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审讯你吧!当着所有唐世家众人的面前,我们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唐世家的奸细!将衣服,给我脱下

    来!”

    桑焦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内门弟子们,眼眸全都一亮。

    当着唐世家众人面前来“审讯”唐岚焉,这要多刺激了,而且这可以说是对唐世家之人,最大的侮辱了!

    果然,此话一出,唐世家众人,全都脸色一变,羞辱愤怒起来。

    又有几个人想要反抗,可无一例外,都被这些内门弟子给打成重伤,绑了起来。

    “畜生!畜生!你们枉为玄木剑宗的弟子,你们这样的行径,跟邪魔歪道,又有什么区别?畜生!嫣儿,不要答应他们!不要答

    应他们!”

    唐甲云悲愤的吼道。

    只是,没喊几句,牙齿都被打掉了。

    “脱不脱?我们怀疑你的身上,可有煞魔宗的印记图纹!我们要检查一下!也脱光了,让你们唐世家的众人,也都检查一下,免

    得说我们颠倒黑白!”

    桑焦逼迫着,给唐岚焉施加压力。

    “将她爷爷的一只手臂,斩下来!”

    看见唐岚焉不脱,桑焦进一步威胁着。

    “不……不!不要伤害我爷爷!我……我脱!”

    唐岚焉果然紧张了!

    她看了眼在场的桑焦等人,心里全都是绝望。

    不是说,玄木剑宗是名门正派么?怎么,这里的弟子,一个个都比畜生和畜生?

    她算是明白了,她也死心了。

    不就是一死么?

    她的手,慢慢的伸到胸前,将扣子,一个个的慢慢解下……

    ……

    唐生抱着昏迷不醒的唐羽剑,朝着唐世家的第二别府赶去。

    远远的,他就看见有十多位内门弟子,守在了别府的周围,与此同时,在别府的大门口前,挂着十多颗人头!

    枭首示众!

    那是唐世家长老们的人头,其中,有两颗人头,唐生还见过的。

    “没想到,唐家城的情况,比我现象之中的还要严重!”

    都到了光明正大的枭首示众的地步了。

    那帮想要对付他的人,还真的是做得够绝,够狠的!

    唐生的内心,杀意一片!

    他的念头,在辐探进别府里,看看里面的情况。

    正好,就看到了桑焦等一众内门弟子,当众逼迫唐岚焉脱衣羞辱,然后还要当众奸淫的畜生之事!

    “畜生!当真是畜生!”

    唐生内心的杀意,顿时冲天焚烧起来。

    “老大,这些人渣,一个也不要放过!”

    小火感受到唐生老大心中的怒火,它也愤怒起来,大声的喊道。

    “放心,血债血偿!玄木剑宗么?很好!今日,我就血洗玄木剑宗!”

    唐生声音一字一顿,从喉咙里蹦出,每一个字都杀气腾腾!

    掌心法门一闪,一套阵旗出现在他的手里,飞快的射出。

    顿时,一个阵势,将整个唐家别府无声无息的笼罩住。

    “住手!”

    唐生的声音,爆如雷霆,带着无尽的怒火和杀意,滚荡而下。

    如同九天神灵的暴怒。

    顿时,将府邸内的每一个人,全都威慑住!

    ……

    绝望的唐岚焉认为,在这一场的欺凌里,已经没有谁可以救她了。

    她颤抖的手,已经将最后一个扣子给解下。

    掀开的衣襟,露出一丝的肌肤,泛起羞辱般的惨白。

    周围的桑焦等弟子,目光带着**,死死的盯着那即将掀起的衣服下的肌肤,等待着曼妙的一幕出现。

    “爷爷,永别了!”

    就在这个时候,唐岚焉的眸子里,泛起了浓郁的绝望死色,运转真气,一掌朝着自己的天灵盖给拍去。

    她选择这个时候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