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镇妖之峰
    死道友,不死贫道。

    生死面前,最是考验友谊。

    听了石天这番话,又恰好捕捉到石天眸子里的那一抹寒意,这让赵志极浑身一颤。

    是啊!

    他已经上了贼船,还能够下去么?

    他可以不将这石天放在眼里,可这石天背后的雷暴小队,可以轻易的弄死他。

    “好,我……我这就用传音法宝通知桑保力。”

    赵志极说道。

    ……

    作为任务殿副殿主的桑保力,在玄木剑宗里,属于高层中的高层里,全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了。

    想要对付一个只有两三位灵丹境老祖坐镇的三流家族,对他来说,无异于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尽管唐世家不久前,才在煞魔宗的七杀血令里立下大功,狠狠的打了煞魔宗的脸。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高层来说,这算得了什么?

    是赏是罚,是保护是放弃,还不是他们这些高层说了算?

    他儿子桑刀死了,死在了乱风谷里。

    他当然知道,儿子临死前,在绑架唐羽剑设局引诱唐生去乱风谷了。

    所以,他儿子的死,十有**和唐生脱不了干系!

    其他的玄木剑宗高层,也知道了桑保力死了儿子,所以,对于桑保力要整唐世家,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玄木剑宗的天牢,那是关押重犯的地方!

    设有金、木、水、火、土、风、雷、音、幻、煞十种刑法室,用以惩罚一些十恶不赦之人。

    哪怕是玄魂境 强者,进入到这天牢,承受这些刑罚,也承受不了多久!

    “副殿主,这唐英震有些支撑不住了!再折磨下去,他的灵识丹种就要崩溃了。”

    掌管天牢的周宇长老,前来汇报。

    那边绑在刑架上的唐英震和唐凌书,轮流的承受着金、木、水、火、土、风、雷、音、幻、煞的十种刑罚,轮番伺候着。

    整个刑罚室里,都是这两人惨无人寰撕心裂肺的哀嚎。

    他们早就皮开肉绽,有些地方,露出森森白骨,有些地步,被火刑烧焦,被雷刑劈糊,有些地方被煞刑毒脓,有些地方被水刑

    冰封。

    在另一边,唐世家的其他高层长老,有些早就承受不住,死在了天牢里,剩下那些活下来的,也都奄奄一息,随时可以会丧命

    。

    “给我治疗!保住他的灵识丹种,再给我狠狠的折磨!我要听到他们的哀嚎惨叫,这样,才能够让我儿桑刀,在九泉之下解恨!

    ”

    桑保力恨声的说道。

    仿佛倾尽五湖四海之血,也难以浇灭他心头之恨。

    他要让所有唐世家的人,都生不如死。

    就在这个时候,赵志极通过传音法宝,传音给他:“桑兄,唐生已经回宗门来,此刻,正在前往天牢,想要劫人!”

    “什么?此子来了?很好!很好!我如今正在天牢!当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闯进来了!我就要在天牢里,将他挫骨

    扬灰!”

    桑保力又惊又喜,又恨又怒!

    怒极而笑道:“来人,将所有人都押出天牢外,我倒要看看,大庭广众之下,这唐生要怎样劫人!”

    ……

    天牢建立在玄木剑宗内部,镇妖峰的山脚下。

    唐生押着左翼目,朝着镇妖峰走去。

    周围弟子长老,进进出出。

    左翼目犹豫着,要不要在这里大吼一声,引起其他的玄魂境长老的关注?

    “你可以在这里大喊呼救,不过,一旦我发现事情不对劲,当场将你斩杀!你也可以赌一把,赌其他的人可以在我手中就下你。

    ”

    唐生的声音,淡淡的响荡在左翼目的耳朵里,这让左翼目浑身一颤,想到唐生一剑就斩杀了李孺等人的实力,只怕斩杀他,也

    不不过是抬手一剑而已。

    “你……你放心,我……我不会大喊的。”

    左翼目声音发颤的说道。

    穿过玄木演武大广场,饶过宗主峰,在宗主峰的后面,东南第三座山峰,那座笼罩在雷霆云雾里的山峰,就是镇妖峰了。

    远远看上去,整座山峰雷霆闪烁,带着摄人心魄的威芒。

    “咦?这座镇妖峰,有些奇特。”

    唐生抬头看去,以他得到北莱传承的见识,竟然一下子看不透这镇妖峰上的阵势。

    好在,这天牢并不是建立在镇妖峰上,而是在镇妖峰的山脚下。

    唐生带着左翼目,踏入天牢的区域,这时候,天牢的大阵开启,笼罩四面八方。

    前方的迷雾散开,一个巨大的刑罚广场,出现在面前。

    刑罚广场上,唐世家的一种人员,绑在刑罚驾上,不断的承受着雷劈火烤的刑罚,哀嚎之声,惨绝人寰。

    而被刑罚拷打致死的尸体,就这样吊在大门口面前。

    唐生看到这一幕,瞋目裂眦。

    “你就是桑刀的父亲,任务殿的副殿主桑保力?”

    唐生冷声喝问,看着站在天牢广场中央,那修为最高的玄魂境后期男子,此人的样貌和桑刀有几分相像。

    “没错!小畜生,我儿子是你杀死的吧?”

    桑保力冷声喝问。

    “他来杀我,我就杀了他。”

    唐生说道。

    “所以,你就该死!我儿子要杀你,你就乖乖受死就行了,你看现在,就因为你,整个唐世家,都因此而灭族!”

    桑保力杀意和恨意,齐齐迸发出来。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唐生在跟桑保力废话的这段时间,他已经看透了整个天牢的阵势。

    天牢的阵势跟镇妖峰的阵势,并非一体的,而是后期认为构建的,大概是合一境级别的阵势布置的。

    一套阵旗,出现在唐生的掌心里,随着他的法力注入,化作流光,朝着虚空的十多处阵位飞了进去,融入进其中。

    顿时,整个大阵一颤,里面的阵势发生改变。

    那边的火刑雷刑开始停止,一个能量防御罩,开始将唐世家活着的人员给包裹住。

    “小子,你……你做了什么?”

    看到这一幕,桑保力愣住了。

    他瞥了眼旁边掌管天牢的周宇长老,那边的周宇长老,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赶紧拿出掌控天牢阵法的令牌,却发现,已经不受他掌控了。

    “副殿主,这……这天牢的阵法,失灵了!”

    周宇长老颤声的说道。

    “什么?”

    桑保力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看向唐生,声音也带着几分颤音,喝问道:“小子,是不是你……你做的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