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大跌眼镜
    以羽青鹤为首,玄木剑宗的一大群高层,气势汹汹的降临到镇妖峰前,居高临下的俯瞰下方被阵势笼罩住的天牢。

    “何人敢在我玄木剑宗的天牢里大开杀戒?出来!”

    说话的,乃是执法殿的殿主黄宝雷。

    玄木剑宗的安全,属于他们执法殿的职责范围,居然有人都杀到天牢了,当真是该死!

    所以,他不得不积极些。

    这一怒喝,声音如雷,轰然炸响!

    下方天牢的阵势,慢慢的散开,桑保力、周宇等一众长老被绑在刑架上,承受天牢刑罚,哀嚎惨叫的场景,顿时映入众人的眼

    帘。

    在场的玄木剑宗高层,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全都瞋目裂眦。

    还敢在他们玄木剑宗的天牢,对他们玄木剑宗的长老弟子实施如此惨无人道的刑罚?

    这还真当他们玄木剑宗没人啊!

    “宗主,诸位长老,救我!救我!”

    看到宗主等人降临,正在承受天牢刑罚,生不如死的桑保力、周宇长老等人,仿佛是看到了救命草,立刻哀嚎呼救起来。

    “谁!给我出来!”

    任务殿的殿主南行山怒喝喝道!

    这桑保力作为副殿主,乃是他的手下,如今被人绑在天牢的刑架上如此的行刑,这让他很没有颜面。

    “我!”

    唐生的身形,慢慢的显露出来。

    他抬头望向天空的众人,冰冷的目光落在羽青鹤的身上,直接跟她对视!

    羽青鹤心里也很愤怒,压制着杀意。

    心想着,谁敢如此胆大包天,敢在玄木剑宗里撒野?

    可当她看到那熟悉俊美的面容时,顿时傻眼了!

    怎么……会是他?

    “轮回者?你居然是一个轮回者?为什么要擅闯天牢,还要如此残暴的折磨我们玄木剑宗的长老弟子?”

    执法殿的殿主黄宝雷,怒声的喝问。

    “我叫唐生!我为什么要擅闯天牢?羽青鹤,我问你,我们唐世家的人,到底犯了什么事?要受到你的玄木剑宗如此的灭族!”

    唐生一步踏出,背后的飞行翅膀浮现,凌空虚立着。

    冰冷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站在最前面的羽青鹤!

    羽青鹤心里一凛,苦涩起来,她明白,若是今日不给唐生一个交代,她突破合一境的事情,别想让唐生帮忙了。

    “大胆!宗主的大名,又岂容你呼来喝去?宗主,我来收拾他!”

    黄宝雷主动请命,也想在羽青鹤的面前表现一番。

    身后的其它副宗主、门主、殿主,心里都暗骂黄宝雷这个老家伙开口得快,这么会抢风头。

    这件事情,无论对错,很显然,这个叫做唐生的轮回者敢擅闯天牢,敢大闹玄木剑宗,那定然是死罪了!

    轮回者是厉害!

    但是,在这世间,还有一个叫做神监殿的地方!

    如果轮回者敢在大千世界里大开杀戒,他们若是不敌,还可以收集证据,上报给神监殿。

    所有人,都对唐生虎视眈眈起来。

    “都给我安静!”

    谁知道,羽青鹤突然发飙起来,一股冰冷的剑意随着她的气场,爆发而出,镇压在场的每一个人!

    “唐生,我刚回来,对于宗门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还不了解!你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请你相信我!”

    羽青鹤承诺着说道。

    可傻子也听得出,她这话里,竟然有几分对唐生的畏惧之意。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副宗主、门主、殿主、大长老们,全都傻眼了。

    这……这唐生和羽青鹤宗主,居然还认识,而且关系还非同一般?

    这……

    最尴尬的,就数任务殿的殿主黄行山和执法殿的殿主黄宝雷了。

    两人想要拍马屁,没想到,却拍在了马腿上。

    另一边的赵志极,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

    这本来是一场局,将唐生推到玄木剑宗的对立面,好借刀杀人的。

    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唐生和羽青鹤的关系。

    “完蛋了!”

    赵志极看到下方桑保力的惨状,他明白,只怕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谁是赵志极?”

    唐生没有理会羽青鹤,寒声怒问。

    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跟他对视,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人群之中,最末尾的、修为最低的赵志极看过去。

    所有的人,目光都带着一丝的怜悯。

    关于桑保力要对付唐世家的事情,他们都有点耳闻的。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理会,任由其来为儿子报仇了。

    可没想到,唐世家居然出了一位厉害的轮回者,而且还和羽青鹤有不浅的关系。

    官大一级压死人!

    更何况,羽青鹤乃是玄魂境大圆满的剑修,在玄木剑宗里,有着绝对的权威?

    所有人都知道,这赵志极,要完蛋了!

    “赵志极,你身为执法殿的副殿主,为什么要滥用职权,残害无辜,残害唐世家?”

    羽青鹤的剑意,直接锁定想赵志极。

    在这一刻,赵志极有一种浑身都被剑意刺穿的死亡寒意。

    所有人听到这一番话,心里也一凛,看来,羽青鹤宗主是直接对这件事情定了性。

    那就是,唐世家是无辜的,同时,唐生这个轮回者大闹天牢也是合法的,而你们赵志极和桑保力,触犯了宗法宗规,罪该万死

    ,再怎么折磨你们,也是罪有应得的!

    在场的有些人,心里一凛,还好,当初他们没有参与进去。

    “我糊涂,我糊涂!宗主饶命,饶命!”

    赵志极惶恐,赶紧跪了下来。

    “唐生,你要怎么处置他?”

    羽青鹤问向唐生。

    唐生看到羽青鹤这个样子,也知道,这段时间羽青鹤都在乱风谷里,还遭到了阎剑火的追杀,根本不在玄木剑宗内,他把气撒

    在羽青鹤的身上,也确实有些牵强了。

    再说了,如今羽青鹤当做玄木剑宗所有高层的面,毫无保留的选择站在他这一边,已经足够的对他尊敬了。

    “对付小小的唐世家,何须劳烦两位副殿主?你们的背后,可还有人主使?”

    唐生冷声喝问道。

    “这……”

    赵志极一听,顿时犹豫起来,要不要将雷豹小队的幕后主使,说出来呢?

    然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剑气,虚空凝聚,斩杀而出!

    羽青鹤,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