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命源圆满
    合一境,太难突破了。

    修炼,越往上越难,每前进一步,都艰难重重。

    如果没有人来指导,还容易走弯路。

    这也是为什么散修之人,很少有成就高的缘故,因为,散修都没有人来指点修行。

    羽青鹤期待的看着眼前这位两次救她性命,几乎无所不能的俊美少年。

    能帮助别人突破到合一境,只怕天元道宗的那些合一境强者们,都做不到吧。

    “对了,唐生,这是你上次拜托我收集的药材,我都收集好了。”

    羽青鹤说着,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储物戒指,递给唐生。

    唐生念头辐探进去,发现里面全都是炼制龙肉篇的一百零八味药材,从一品到极品,全都收集完毕了。

    他心里大喜!

    这回,他可以炼制修炼镇龙传承第二篇《龙肉篇》所需要的龙肉丹了。

    “不过,龙血玉手镯内的龙血,也消耗得差不多了,估摸着,也答应只够炼制一次龙皮丹。”

    唐生暗自的想着,然后不客气的将这个储物戒指收好。

    “多谢修友了,你盘膝坐下,运转玄元,我检查一番你体内的生命本源的状况。”

    唐生直接回归正题。

    “好!”

    羽青鹤也不再废话,早就等待不急了。

    同时,心里也有些忐忑着。

    按照唐生的吩咐,她盘膝做好,运转玄元功法,体内的玄元法力在经脉里运转。

    “他的念头进入你体内了。”

    唐生伸出手来,轻轻的抵在羽青鹤洁白如玉的额头上,感受到那冰肌般温凉,不知怎么的,他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日帮羽

    青鹤疗伤时,掌心里哪怕软玉溢满时的手感,突然心里波动了一下,体内的阳气蠢蠢欲动着。

    他反应过来,赶紧将脑子里的私心杂念给摒弃。

    念头探入进羽青鹤的身体里。

    他站在法相七品炼丹师的高度,感受着羽青鹤玄元运转时,体内生命本源的激荡状况。

    “肉身本源没问题,玄元真气的强度也没问题!放开神魂,我检查一下你的神魂状况!”

    唐生说着,念头再度进入到羽青鹤的识海里。

    羽青鹤点点头,照办。

    唐生的念头,随即融入进羽青鹤的神魂里,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神魂的强度也没问题,达到了该突破的标准了。”

    唐生说道。

    “呃……那该怎么办?”

    羽青鹤有些紧张了,肉身、玄元、神魂都没有问题,可她就是迟迟突破不了啊。

    “如果肉身本源、玄元法力、神魂强度都没有问题,可你迟迟没有突破,最有可能的问题,就是因为你的身上,有些多年沉积下

    来,连你都觉察不到的暗伤或隐疾了!”

    唐生从专业的角度来分析。

    “那……那该怎么办?”

    羽青鹤再次问道,就像是一个病人,等待着医生的诊断。

    “人体之气,藏于周身的穴位之中!从人体丹道的角度来将,所谓的暗伤或隐疾,都是人体的某些穴位的人体之气,出现了问题

    。只需将这些出问题的穴位找出来,疏通人体之气,即可。”

    唐生解释。

    “那……那就有劳你了。”

    羽青鹤说道。

    对于人体穴位,她也是懂得一些的。

    人体之内,肉身穴、神魂穴、生穴、死穴、明穴、暗穴,主要的大穴,次要的小的穴位,林林总总,千千万万。

    有些主要的穴位,丹经典籍记载,功法也有涉及,自然容易找出来,有些暗穴,闻所未闻,听都没听过,只有一些厉害的炼丹

    师,深研于人体穴位的研究,通过特殊的秘法激发,才可能找得到。

    所以,唐生所说的,找出那些出为题的穴位,疏通人体之气,这话说的简单,但是,要做得到,却非常的困难。

    “那我先从你的肉身穴,开始检查起吧!有些暗穴,我需要辅助金针和手法来激发,那个……”唐生说到这,顿了顿,“那个,为

    了方便施针,你能不能将身上的防御衣甲卸下,只穿一件宽松的寻常衣服?”

    羽青鹤一听,知道唐生这话的意思,那面纱背后的俏脸,嫣红起来。

    突然之间,她想到了那天,唐生给她排除神魂穴的玄欲烈女丹参与毒素时,为了激发她隐藏的神魂穴,那一番肌肤相亲般的手

    法。

    她那古井无波的心澜,波动了起来。

    “当……当然!你……你尽管施为。”

    羽青鹤声音有些发颤。

    念头一动,身上的防御衣甲褪去,一件白色的薄纱,覆盖住她那完美的玉躯上。

    薄纱不是透明的,可是,那随意垂落贴近胸口所勾勒出的弧度,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哪怕是唐生心性很好,也忍不住多瞄了几眼,有几分把持不住。

    羽青鹤感受到,有一道火热的目光,正直射进她胸口,抬眼看去,正看到唐生那火热的眸子。

    不知怎么的,她心里非但没有生气,觉得唐生是那种登徒子好色之徒,反而心里的荡漾,越发的波澜起来,还有几分窃喜之意

    。

    “那……我开始了。”

    唐生摒弃了所有的私心杂念,眸子里的火热也不见了,恢复了作为一个炼丹师给病人治病时该有的冷静。

    一串金针出现在他的手里,闪电般,扎入羽青鹤的身体里。

    与此同时,他的大手,隔着那白色的薄纱,直接贴在了羽青鹤的身体上。

    薄纱真的很薄,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羽青鹤肉身上的那种温凉和如玉般的光滑。

    一种曼妙的滋味,从肌肤相亲里闯荡。

    唐生无心去感受,手大手开始在羽青鹤身体各处的穴位里游走着,不时刺激这羽青鹤身体的穴位。

    与此同时,他的念头,开始检查羽青鹤的肉身穴位的状况。

    人体之穴,不知繁几。

    哪怕是北莱,所知道的人体穴位也有限。

    所以,唐生只能够砸有限的人体穴位里,检查羽青鹤的人体之气,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如果是超出唐生所理解的人体之穴出了问题,那么,唐生也没有办法。

    随着唐生大手的游走,羽青鹤的俏脸更红,心潮已经不是波澜,而是汹涌起来了。

    若不是知道唐生是为她找出身体的病因,若不是感受到体内穴位人体之气的激发,她还真有些怀疑,这个混蛋,乃是借着疗伤

    之名,对她进行轻薄了。

    这手法,这力度,让她时而火热,时而冰凉,时而心痒,时而难耐的!

    若不是还有那么几分的矜持,若不是定性也足够好,只怕,羽青鹤这一下子,只想轻轻的扭动身子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