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血债血偿
    听见唐义双这番拉大旗扯虎皮的话,黄行山不屑起来,嘲笑说道:“哈哈!别将羽青鹤宗主搬出来,我们敢来屠你们唐世家,

    那背后,定然是有比羽青鹤更大的人物首肯的。这一次,就算是羽青鹤宗主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想到这里,他的底气也就更足了。

    “给我杀!灵丹境的留下,其余的,一个不留!”

    黄行山也不再废话。

    “唐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背后,也有世家,也有亲族!你们敢屠我唐世家,将来,唐生也要去屠你们的家族!来吧,杀吧!

    血债血偿!”

    唐义双也是硬气,看到终究难免一死,他瞋目裂眦,怒声的吼道。

    血债就要血来偿!

    今日,在场的人屠唐世家满门。

    他日,他也想要唐生,屠了他们的满门!

    “哈哈!唐生不会放过我们?他如今,已经是缩头乌龟了。否则,怎么我们攻打了你们唐世家三个月,他还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

    黄行山大笑道。

    然而,他的笑声还在空气里响荡的时候,他的人头,诡异的从脖子滚落而下。

    砰!

    人头和青石板的地面撞击在一起,那人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住了,那眸子圆瞪着,仿佛始料不及,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与此同时,他无头的脖子上,一股鲜血,这才喷涌出来。

    轰!

    黄行山的身体,这才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静!

    死一样的寂静。

    黄行山的修为如何?

    执法殿的殿主,玄魂境后期啊。

    可现在,他就死在了这里。

    诡异的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一个,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就好像,在他说话最嚣张的时候,那人头,就那么诡异的掉落下来了。

    就在这死一样寂静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被黄行山人头无声无息落地赶到恐慌的时候,整个笼罩唐世家的大阵,突然运转起来

    。

    大阵封闭。

    将所有人都封锁在里面。

    “这是……大阵运转了!唐生回来了!回来了!”

    唐世家这边,愣了愣,紧接着,爆发出一股欢呼。

    众人看过去,只见在地上滚落的黄行山人头,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只脚给踩住。

    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的身上,一点儿气势都没有。

    可所有看向他的目光,在这个瞬间,都感受到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压迫。

    “我回来了!让诸位受苦了。”

    唐生看着唐世家的众人,略带歉意的说道。

    声音不大,听进在场的唐世家人员耳里,就像是有了主心骨般。

    他知道,若不是他的缘故,唐世家的这些人,也不会一而再的遭到这些灾劫。

    “唐生,你回来就好!我们唐世家的人,不怕死!我们就怕,死了之后,没有人给我们报仇!”

    唐义双看到唐生回归,满眼都是激动,已经热泪盈眶。

    他跟唐生最熟,上前来,大声的说道。

    “你说,要怎么给死去的唐世家子弟报仇?”

    唐生看着唐义双,很直接的问道。

    此刻,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复仇!

    让杀人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当然是血债血偿!这些人,他们背后也有家族,也有亲族!他们来屠我们唐世家九族的时候,就要想到,有朝一日,也会有人

    去屠他们的九族!唐生,我们唐世家希望,用他们的九族之血,来血祭我们唐世家死去之人的在天之灵!”

    唐义双的声音不大,却字字铿锵,带着一种倾尽五湖四海都难以洗刷的恨意!

    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

    什么宽容大度?

    那都是狗屁!

    杀人者,人恒杀之!

    凭什么只许他们来杀我们的九族,灭我们的全家,不允许我们去灭他们的九族,灭他们的全家?

    凭什么别人可以残忍嗜杀,而我们就要立道德牌坊?

    狗屁!狗屁!狗屁!

    “灭其九族,杀其全家!血债血偿!用他们的九族之血,血祭我们唐世家被他们残害之人的在天之灵!”

    在场的唐世家长老弟子,全都悲声竭斯的吼道。

    只有体会过被人灭九族,杀全家,才能够明白,在被屠杀的那一刻,他们内心的愤怒、绝望、悲愤、痛苦,才能明白他们对于

    生的渴望!

    只有以杀止杀!

    这不是道德怜悯的时候,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对于生存权的战争。

    你不杀别人全族,别人就来杀你全族。

    斩草不除根,终究会遗患无穷。

    唐生感受到唐世家所有弟子身上所散发而出的滔天杀意,感受到他们声音里绝望的竭斯和对于生的渴望。

    他不是一个嗜杀的人。

    可他明白,此时此刻,唐世家所有人的内心那种愤怒、绝望、悲愤、痛苦的情绪。

    前世,他和师姐被炎剑宗那边混蛋追杀,走投无路至涅槃山时,只好跳下涅槃山的火山口赴死,当时那种心情,跟此刻唐世家

    所有人的情绪差不多。

    他也想杀光了炎剑宗上上下下!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直到现在,这份恨意和杀意,还根植在唐生的心底。

    “好!我答应你们!”

    唐生没有犹豫,大声的承诺道。

    听到这话,在场的玄木剑宗的玄魂境、灵丹境强者们,全都慌了。

    “唐生,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才来屠你们唐世家的。”

    任务殿的殿主黄宝雷,彻底的慌了,声音发颤的说道。

    反抗?

    刚刚死去的执法殿的殿主黄行山,论实力还比他厉害几分。

    可是呢?

    无声无息就死了。

    他们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唐生出手的,可毫无疑问,唐生绝对有实力将他们全都斩杀。

    “所以,你们就要为这样的行为,付出血的代价!你们敢屠我唐世家九族,那么,我唐世家,也要去屠你们九族!”

    唐生话语落下。

    整个大阵,燃烧起熊熊的火焰。

    “吙吙~”

    小火愤怒的大声喊着,这些火焰,正是它召唤而来的。

    敢来屠唐生老大的九族,那它小火也要烧死这些混蛋的九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然发生。

    在他们的识海里,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如同九天神雷般轰然炸响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