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强势出手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墨仁玄祖眸子里的绝望的含义。

    大家看向他的目光,也怜悯起来。

    若是羽青鹤还没有突破到合一境,以墨仁玄祖在玄木剑宗的太上长老地位,还可以跟羽青鹤正面的硬碰硬。

    现在,羽青鹤突破了,那么,他们双方就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羽青鹤降临而来,看都不看一眼倒在地上,已经如同死狗一般的墨仁玄祖。

    在这一刻,她的目光里,只有唐生。

    她知道,这一次能够突破到合一境,全都是唐生赐予给她的。

    在她的心里,对于唐生,除了感激之外,还有一些连她都说不清的复杂因素在里面。

    “我来晚了!我没想到,在我闭关的这段时间,还有人胆敢无视我的话,去动唐世家。”

    羽青鹤直勾勾的看着唐生,那美丽清澈的眸子里,不含一丝的杂质。

    此次出关,她突破合一境,实力比之以前,何止提升十倍?

    可是,面前俊美的少年,她比之以前,越发的看不透起来。

    也正是这种笼罩在神秘里的看不透,让她对于这个少年,越发的好奇。

    “这不怨你。这段时间,恰好我也闭关,今日也才出关。”

    唐生也凝视这羽青鹤,看到羽青鹤突破成功,他心里也为她开心。

    “你放心,唐世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谁敢杀唐世家的人,我就去杀谁!谁要灭唐世家九族,我就去灭谁的九族。”

    羽青鹤再次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大声的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玄木剑宗高层,脸色全都一凝。

    那些墨仁玄祖派系的玄木剑宗长老,有聪明的,吓得赶紧跪地磕头求饶起来。

    明白羽青鹤性格的人都知道,这个女人,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她连墨仁玄祖都敢当场击成重伤,对付他们,当然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了。

    “好!我这样的人,最恩怨分明!我是轮回者,大开杀戒还有所约束,你来帮我,那就再好不过了。”

    既然将羽青鹤当朋友了,那么,唐生也不再客气。

    倒在地上的墨仁玄祖,不仅身受重伤,体内也被一股凌厉的剑气所捣毁着,让他无法动用任何一丝的本源法力。

    “羽青鹤,我怎么说都是玄木剑宗的太上长老,同时还是天元道宗的合一境长老。你……你敢当场将我击成重伤?”

    墨仁玄祖见羽青鹤降临下来后,一直都无视着他,顿时非常的愤怒。

    怒视的质问。

    “我为什么将你击成重伤,你难道心里没有点数么?”

    羽青鹤这次转过头来,冷冷的看向墨仁玄祖。

    “我动唐世家又怎么了?我有证据,证明唐世家跟魔宗勾结 !”

    墨仁玄祖辩解着。

    “我将你击成重伤又怎么了?我有证据,证明你跟魔宗勾结。”

    羽青鹤冷冷的回击,将墨仁玄祖这番颠倒黑白的话,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这种强者给弱者扣帽子的伎俩,她见多了。

    同时,也百试不爽。

    因为在强者的欺凌下,弱者根本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反抗了。

    “你……”

    墨仁玄祖一听,几乎要气得吐血。

    “你跟魔宗勾结,证据确凿,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么?”

    羽青鹤冷冷的喝问道。

    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要墨仁玄祖留遗言,那就是要当场斩杀墨仁玄祖了。

    在场之人一听,全都骇然。

    要知道,这墨仁玄祖怎么说都是天元道宗的合一境长老,哪怕是证明了他勾结魔宗,那也要将他押回天元道宗的执法殿来审判

    ,才能够定罪的。

    不过,羽青鹤作为难得一见的合一境剑修,若她真的当场斩杀了墨仁玄祖,只怕天元道宗惜才,也未必会将她怎么样。

    最多就是象征性的惩罚一下而已。

    毕竟,谁叫人家是绝世剑修天才呢?

    “你……你……羽青鹤,你当真当杀我?”

    墨仁玄祖有些慌了。

    “你勾结魔宗,证据确凿,还颠倒黑白,诬陷唐世家!这段时间,你将玄木剑宗弄得乌烟瘴气的,多少唐世家无辜子弟,因你而

    死?多少玄木剑宗的长老弟子,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而死?那么多条认命,杀了你,那是便宜你了!”

    羽青鹤义正辞严,大声的说道。

    “可我……可我是玄木剑宗的合一境长老!你没有权利给我定罪!”

    墨仁玄祖说道。

    “那又如何?你同时也是玄木剑宗的太上长老!你如今在玄木剑宗里,违反了玄木剑宗的宗法宗规,我是玄木剑宗的宗主,我有

    权对玄木剑宗内任何违反玄木剑宗的人,包括太上长老,来清理门户!”

    羽青鹤说到这里,手中多出了一柄剑,吞吐着冰冷的剑意。

    看样子,就要斩杀墨仁玄祖的脑袋了。

    “说,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为什么要动唐世家!”

    羽青鹤携带着杀气腾腾的气势,最后喝问道。

    “我……我……羽青鹤,你不能杀我!我的背后,还有阎世家!是阎狮霸让我对付唐生的!”

    生死之间,墨仁玄祖也顾不得许多了,当场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阎狮霸?”

    羽青鹤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凛。

    仿佛猜测到了什么,眸子带着几分波澜,凝望向唐生。

    在场的玄木剑宗的高层们,听到这个名字,全都一凛。

    特别是临坚玄祖、幻南玄祖和善草玄祖三人,他们深深知道这阎狮霸及其背后阎世家的强大。

    这阎世家,不仅是天元道宗内的四大家族,哪怕是放在整个天元大陆,也都是排的上号的家族。

    这唐生得罪了阎世家,哪怕他是轮回者,那还有命活?

    在这个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唐生,那眼神,俨然是看向一个死人。

    而唐生,倒是很镇定。

    阎剑火之死,这阎世家终于查到他的头上了么?

    比他所想象的要慢很多。

    不过,以他如今的实力,也不怕什么阎狮霸,也不怕什么阎世家了。

    “没错!羽青鹤,这件事情,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进来!你知道阎狮霸为什么要对付这小子么?那是因为,这个小子杀了他的儿

    子阎剑火!这是倾尽五湖四海都难以浇灭的杀子之仇!灭唐世家九族,那不过是用来给阎剑火祭奠的而已。”

    既然都说到这里,墨仁玄祖也豁出去了。

    在他看来,有阎世家给他撑腰,总归能够将羽青鹤给震慑了吧。

    而他的神态,也逐渐的嚣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