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吞噬剑意
    这道神秘剑痕,在唐生的识海里发着灰幽的光芒。

    以前,它不是这个样子的。它

    现在,更像是睡醒了,然后,如同实质般,飘浮在唐生的识海里,慢慢的飞动着。

    “吙吙”

    小火作为能量生命,能够感受到唐生作为血肉生命所无法感受到的东西。它

    似乎感受到什么,冲着这剑痕大声的喊道。

    似乎在跟着神秘剑痕进行交流。

    这神秘剑痕,听到小火的喊声,只是瞥了眼小火,然后就不再理会小火了。“

    你能感受到这神秘剑痕内在的东西?”唐

    生赶紧问道。“

    是的!里面似乎有一个意识在孕育!不过,它还很弱小,没有形成完整的意识,所以,无法跟我进行交流。”小

    火大声的说道。“

    哦?那它这是在干什么?”唐

    生又好奇的问道。

    若是没有意识,那么,它怎么会动了?“

    大概是肚子饿了!它闻到了想要吃的东西,就苏醒了。它这只是本能的行动。”

    小火解释着。作

    为灵类生命,它似乎很明白此刻那道剑痕此刻的动作代表着什么。“

    原来如此,那你知道它想要吃什么吗?”唐

    生问道。然

    而,唐生这个问题的话刚刚落下,只见这道神秘的剑痕,突然化作了一道剑芒,刺进了唐生的念头里。唐

    生根本反应不及,也没有能力反抗。

    这种刺进念头,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在这个瞬间,唐生的念头,仿佛不受他的掌控,又仿佛,他身处于一种剑道奥义的海洋里。

    很玄妙,很奥义!然

    而,让唐生震撼的,还在后面。只

    见,他的念头在这神秘剑痕的掌控下,再度飞进了丁煞剑碑里。

    “这……不要啊……”唐

    生似乎猜到这神秘剑痕想要吃什么了。他

    大声的喊道,想要阻止着神秘剑痕。可

    是,这神秘剑痕哪里是唐生能够掌控的?它

    从唐生的念头,飞射而出,刺进了丁煞剑碑的漫天星辰里。轰

    !

    丁煞剑碑的漫天星辰,就像是泡沫般,在这神秘剑痕的这一刺之下,崩溃开来。

    漫天的星辰剑意,化作了混沌。最

    原始的本源!

    然后,神秘剑痕,进行疯狂的吞噬。在

    这丁煞剑碑内的丁煞剑意,只是封存着长鱼一族的族内,拿到完整的丁煞剑意的分念。

    可是,这神秘剑痕却可以根据这到分念,溯本追源,直接进入到那道丁煞剑意的本尊里。而

    这丁煞剑意在这神秘剑痕面前,仿佛天生就被克制,竟然连反抗也没有,就这样直接的任由神秘剑痕来吞噬它的本源。“

    这……完蛋了!完蛋了!”唐

    生的心,彻底的凉了。在

    剑冢之域里,剑意分为天、地、玄、黄四阶,每一阶分为一到九品!天

    阶剑意,在剑冢之域内,凤毛麟角。

    地阶剑意,算得上是最高级的了。可

    以说,这道地级二品的丁煞剑意,属于长鱼一族的镇族剑意之一了。

    你现在将人家的镇族剑意给吞噬干净了,人家长鱼一族会放过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长鱼一族若是知道唐生身怀可以吞噬丁煞剑意的神秘剑痕,会不心动?会让唐生活着离开这里?

    所以,无论是哪一条,唐生都必死无疑。

    或许是吞噬完了丁煞剑碑。那

    神秘剑痕又飞了回来,回到了唐生的念头里。“

    小祖宗,你……你还是离开我的识海吧。”唐

    生苦笑起来。谁

    知道,这神秘剑痕吞噬完这丁煞剑意后,再度恢复以前那样,沉睡了下来。“

    老大,你这样是喊不醒它的。它的意识还没有真正孕育,一切行动,只凭本能。”小

    火很有经验,大声的解释。“

    那怎么可以跟它沟通?”

    唐生问道。

    “它吞噬了那丁煞剑意的能量,应该孕育得更快。等它的意识孕育完整一些,我应该可以跟它沟通。到时候,我让它乖乖听老大你的话。老大,你不要赶走它,好不好?”小

    家伙说到这,赶紧在唐生面前卖乖讨好起来,那火灵灵的大眼睛里,眨巴着的全都是可怜兮兮的哀求。

    在唐生的识海里,就只有它小火一个,而唐生又不经常陪它小火玩耍。若

    是来了一个新的伙伴,那它小火才有玩伴呢。

    “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还说不准呢。”

    唐生明白这个小家伙的心思,不过,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再埋怨那神秘剑痕,显然于事无补了。

    丁煞剑意的本尊被神秘剑痕吞噬干净后,这广场的丁煞剑碑分灵,自然不复存在。

    剑碑,崩溃开来。所

    有人的念头,被弹了回来。“

    咦?怎么丁煞剑碑崩溃了?”

    “到底怎么回事?里面的丁煞剑意呢?”大

    家都诧异起来。能

    够进来这里,想要去争夺剑池名额的人,哪一个是简单的?

    大家隐约猜测到什么。“

    刚刚,我感受到了那丁煞剑意的崩溃!该不会,是长鱼一族内,有强者将这丁煞剑意给彻底炼化了吧。”有

    人猜测说道。

    “不可能!这丁煞剑意属于长鱼一族的九大镇族剑意之一,是用来传承的!族内任何人,都只允许参悟,不允许直接炼化的!”有

    人立刻否决。

    “在那个瞬间,我也感受到丁煞剑意的崩溃!它应该是被人炼化了!至于,到底是被谁炼化,那就不好说了。”

    有人坚定这种想法。

    “该不会是我们这些外来人吧。毕竟,丁煞剑意可是对外开放的。”

    有人说道。唐

    生听到这种说话,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这

    种想法,几乎接近真相了。只

    是,那丁煞剑意可不是他炼化的,而是神秘剑痕炼化的啊。

    不过,好在神秘剑痕做得很隐秘,至少,在场的众人,还没有发现是他干的。唐

    生也尽量装得自然些。

    剩下的,就看看长鱼一族那边,有没有发现了。

    “老弟,你觉得呢?”旁

    边的未阳承运突然问向唐生。

    不过,他也没有发现唐生的异常,对于这丁煞剑碑的崩溃,他也很震撼。“

    我刚刚,也感受到了那丁煞剑意的崩溃气息,然后,念头就被弹出来的。难不成,这丁煞剑意,还真是被别人炼化了?”唐

    生贼喊抓贼般的问道。他

    是想要听一听未阳承运的观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