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派系争斗
    几个上首的位置,族长长鱼青破做在最中央,代表着他的位置最尊贵。

    往两边,则是两位副族长。

    左边那位副族长,叫做长鱼乌麟,那长鱼玄剑正是他收的亲传弟子。“

    恭喜,恭喜!乌麟副族长,你可是培养出了一位绝世天才啊,收了一位了不得的徒弟啊!”

    “以长鱼玄剑的天赋悟性,修行不足千年就取得如此成就,别说我们长鱼一族的百万年了,哪怕是往上两百万,他也是最妖孽的。”

    “这几千年来,我们长鱼一族年轻一辈实在是不争气,现在好了,有了长鱼玄剑的横空出世,我们长鱼一族的年轻一辈,又可以扬眉吐气了。”

    在场的七八位大长老、大护法们,纷纷的拍起了马屁。不

    过,谁都知道,这些拍马屁的人,大都是长鱼乌麟这个派系的。“

    哈哈!收徒多有什么用?很多时候,滥竽充数而已!我长鱼乌麟收的徒弟虽然不多,但是,各个都是绝世天才,将来成长起来,也都是我们长鱼一族的栋梁。”

    长鱼乌麟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兴奋,有些忘乎所以的说道。不

    过,此话一出,在场属于族长长鱼青破派系的大长老、大护法们,就有些不高兴了。

    因为,谁都知道,在场众人里,若论收徒最多的那就数族长长鱼青破了。单

    是记名弟子,长鱼青破没有一万也有八千,甚至,有些长鱼青破若是不细想,都记不起名字了。

    “乌麟副族长,你这话未免有些过了吧。青破族长虽然收徒多,但是,很多收徒,都只是为了长鱼一族的利益而收的记名弟子!”“

    没错!很多人都爱惜羽毛,收徒只选那些天赋悟性最强大的来收,生怕坠了自己的名声!而青破族长呢?他很多时候,想到更多的,都是族群的利益,而不是自己的名声。”

    “就像是最近收徒的那个长鱼唐生,之所以将此子收为记名弟子,还不是为了让此子将那玄阶六品的剑意出售?”“

    再说了,青破族长的记名弟子虽然多,但是,能够成为他徒弟的,无一不是天赋绝伦,成长起来,也都是我们长鱼一族的栋梁!”看

    到长鱼乌麟有含沙射影的意思,长鱼青破族长派系的大长老、大护法,当然不甘示弱,当场反驳起来。论

    势力,族长长鱼青破的派系,才是长鱼一族最大的派系!

    长鱼青破则面无表情,树大而招风。他

    派系最大,他权力最大,其它派系好不容易有个出风头的机会,得意一番,在他看来,也没有什么。

    不过,对于他派系大长老、大护法的反击,他也是默许的。

    毕竟,软弱,就会被欺凌。

    “哈哈!你们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又没有说青破族长收徒滥竽充数。不过,青破族长,你也不要老是为了家族利益而收记名弟子了。”

    “那些记名弟子,都什么德行?成大器的又有几个?我们虽然知道,你为了家族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名声!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在外人看来,还以为我们长鱼一族的族长,什么样的烂人都可以收为徒弟呢!就像那个长鱼唐生,都什么垃圾废物啊,连剑心波动都没有领悟,你就收他为记名弟子。传出去,不单是你的名声有损,连我们长鱼一族的名声,也有损啊。”

    “所以,以后像长鱼唐生这种垃圾废物,哪怕是为了家族利益,你也不用亲自收记名弟子了。在场,随便让一个人收,不就好了么?”长

    鱼乌麟说道。这

    番话,看似是为长鱼青破着想,为家族着想,可细细听来,却是话里有话,绵里藏针,说不出的嘲笑奚落之意。

    “你……”这

    让在场的长鱼青破族长派系的人,全都脸色铁青。可

    他们又找不出理由来反驳。

    长鱼乌麟这派系的人,都很得意,连一些中立的派系,也都在看长鱼青破这一派系的人出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

    一人,突然大声说道:“乌麟副族长,你这话,可说错了!若说看人收徒的眼光,你可比之青破族长,差了一大截。”

    “长鱼金震,你这小儿,就算是想要拍青破族长的马屁,也要懂得审时度势。你说,近百万年来,在场谁收的徒弟,能比得上我的徒儿长鱼玄剑?”

    长鱼乌麟冷笑道。“

    若是我没有记错,长鱼玄剑领悟出剑心之境,花了三百六十八年吧。”长

    鱼金震笑着说道。

    他正是长鱼翰牛的父亲,也就在刚刚,他接到了儿子的传音信息。他

    本来就是青破族长这个派系的,所以,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打脸长鱼乌麟的机会了,正好也可以在青破族长面前出个风头,立下大功。

    “怎么,难道,近百万年来,你能在长鱼一族里,找到比我徒儿长鱼玄剑更快领悟出剑意的人?”

    长鱼乌麟嘲讽。剑

    心之境,入门极难,能完整领悟更难。不

    过,若是能够成功领悟,精进起来,反倒是轻松很多。

    这也是长鱼玄剑虽然花了三百多年才领悟出剑心之境,却可以在往后的五百多年里,一口气精进到黄阶八品。

    “那长鱼唐生,修行了几年?”长

    鱼金震问道。“

    哈哈!你是想要拿那长鱼唐生跟我徒儿长鱼玄剑比较么?他这一世修行,不足六十年。几年前的剑池秘境,他连剑心波荡赌没有领悟到。怎么,难道你以为,在接下来的三百年里,他能够领悟出完整的剑心来?”

    “长鱼金震,我知道你是赐姓之人,要想在长鱼一族立足,就要多拍拍族长的马屁。可你这一次的马屁,未免拍得太烂了。”

    长鱼乌麟点出长鱼金震的赐姓身份,当众的嘲讽起来。这

    是很直接的排斥!“

    是么?”

    长鱼金震看到长鱼乌麟越发的得意,他也越发的笑得开心。

    因为,这时候长鱼乌麟越得意,一会儿,他打脸起来,也越爽。他

    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长鱼乌麟一会儿的脸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