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追查到底
    长鱼轩见到紫癸秋这副样子,愣了愣,不由得跟旁边的陵容瑛对视一眼。他

    本能以为唐生得罪了这位主呢。所

    以,他一时之间没有回答,生怕紫癸秋去找唐生算账。

    陵容瑛明白长鱼轩眼神的意思,小心的刺探口风,问道:“秋妹妹,怎么了?那个穆弟弟惹你生气了?”

    “哼!他也有资格惹我生气?我只是看不顺眼,他明明有那么强的实力,可还是要在我面前装!我要跟他比试一番。”紫

    癸秋说道。“

    呃……那个,你要跟我堂弟打?他……他哪里是你对手?秋师妹,你就别开玩笑了。”

    长鱼轩赶紧说道。

    “所以说,你们可都被他骗了。”紫

    癸秋说道。“

    我那堂弟真那么强?”

    长鱼轩再三确认。

    同时,他心里一凛,想到他父亲对唐生的那中巴结讨好。

    还真有这种可能呢。

    他赶紧悄悄的传音给唐生,问道:“穆堂弟,你在哪儿了?”“

    我已经到六癸神城了。”唐生回答。

    “那个,你惹了秋师妹生气了么?她说要找你比试。”长

    鱼轩试探着询问。“

    她还要找我比试么?我没兴趣呀。你就说我,回剑冢之域了。”

    唐生说道。

    “啊?那我在哪里找你?”长

    鱼轩问道。“

    那个……摆脱这秋师妹,你再来找我吧。你若是摆脱不了,那我就自个儿去逛了。”唐

    生说道。“

    好吧,那……那我摆脱她们两个,就来找你。”长

    鱼轩说道。紫

    癸秋知道长鱼轩在联络唐生,她问道:“知道你那穆堂弟在哪里了么?”“

    穆堂弟怕你追着他不放,所以,他先一步离开六癸火渊,已经回剑冢之域去了。”

    长鱼轩赶紧按照唐生所说的做。“

    回去了?你没有骗我?”

    紫癸秋一听,心里更是憋着一股火。“

    秋师妹,我哪里敢骗你?”长

    鱼轩苦着脸。“

    最好别让我发现你骗我,否则,就算你是瑛姐姐的情郎,我也照样收拾你!”紫

    癸秋冷冷的看着长鱼轩。这

    话倒是说着旁边的陵容瑛俏脸微红,还偷偷的瞥了眼长鱼轩一眼。

    “那个,穆堂弟已经走了,我爹喊我回长鱼分城有要事,那我就告辞了。”长

    鱼轩赶紧开溜。对

    于紫癸秋这样的天之骄女,他可是一刻都不想跟她待在一起。

    “啊?轩师兄,你……你这么快就走啊。”

    陵容瑛很不舍。“

    父亲大人召唤,不敢有违。告辞!”长

    鱼轩赶紧开溜。

    再说了,若是让陵容瑛的父亲知道他还跟陵容瑛在一起,也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等

    甩开了这两个女人,长鱼轩这才偷偷的跑去跟唐生回合。…

    …

    唐生在长鱼都城最好的酒楼,慢悠悠的品尝这里的神酒。一

    百下品神晶一壶,果然是好酒。

    “穆堂弟。”长

    鱼轩赶来了。“

    这么快就摆脱她们了?”唐

    生给长鱼轩斟满一杯酒。“

    哈,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长

    鱼轩带着几分小得意的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秋师妹说你骗了她,还说你很厉害呢?是不是?”

    长鱼轩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这才问出疑惑。“

    还好了。若没有点实力,怎么敢在神界里闯荡?”

    唐生也不否认。“

    对了,我在六癸火渊外等你的时候,突然见到一大群的神皇神王级别的强者降临,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生不动声色的刺探口风。“

    我也不知道。我们几个出来的时候,还被细细盘查了一遍。或许是六癸火渊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吧。”

    长鱼轩说道。他

    这样的身份,也不知道什么。两

    人饮酒一番。

    长鱼轩说道:“喝完这酒,一会儿我带你去逛一下六癸神宗吧。”

    “好。”唐

    生点点头。…

    …

    六癸火渊。竹

    虚荟对着她师六癸太吾,如实交代了济川敖欲要对她的不轨之事。她

    有理有据,坦荡荡,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只

    是,隐瞒了唐生救她的事情。

    “吾儿的三阶丑雷元虚焚炎神火呢?”副

    宗主济川丹远,怒声的质问。他

    是一位丹魂之境的神王。

    “我不知道。”

    竹虚荟冷冷的说道。

    “宗主,诸位大长老,我儿之死,死有蹊跷!”济

    川丹远沉声说道。

    “哪里有蹊跷?”宗

    主六癸太吾问道。

    “首先,我儿的三阶丑雷元虚焚炎神火,不翼而飞了。其次,我在场中,感应到除了我儿的丹气外,还有另外一个丹修的气息波动。最后,竹虚荟你既然中了我儿的毒,那么,你又是如何解开身上的毒,击杀吾儿的?”济

    川丹远冷冷的怒视着竹虚荟。“

    怎么,你还想反咬我一口,说是我故意杀还你儿子不成?”

    竹虚荟冷笑。这

    时候,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样东西,乃是晶石影像。她

    交出来,说道:“这是济川敖对我下毒之初,我开始录制下来的晶石影像!你们看!”这

    份晶石影像,被竹虚荟截取过。

    从济川敖对她下毒发作开始,到她击杀济川敖结束,不过,唐生来取济川敖的三阶丑雷元虚焚炎神火前,不再里面。

    晶石影像都出来了,这是最有利的证据。

    “我儿害你之前,那三阶丑雷元虚焚炎神火还在,可现在却不再了,那我儿的三阶丑雷元虚焚炎神火,到底在哪里了?”

    济川丹远再度质问。

    “我拿了!他杀我不成,反被我杀,这是属于我的战利品!不行么?”

    竹虚荟大声的说道。

    她既然答应了唐生不能说出来,那么,只有这么硬着头皮承认了。

    “好了!济川敖图谋不轨在先,残害同门,那么,他就不配做六癸神宗的弟子!他既然被竹虚荟所杀,那么他身上的一切东西,包括那三阶丑雷元虚焚炎神火,作为竹虚荟的战利品!这是规矩!”

    宗主六癸太吾说道。

    竹虚荟作为他的徒儿,他当然是要护着了。“

    可是,竹虚荟没有说实话!现场,明明有第三个人!否则,她那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解了身上的毒的!说,第三个人,到底是谁!”

    济川丹远喝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