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赌注彩头
    紫癸秋降临到唐生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唐生,说道:“长鱼轩不是说你回剑冢之域了么?怎么还留在这里?”旁

    边的长鱼轩一听,脸色苦笑起来。“

    是呀。不过,今天是归明叔叔和黑木鳞的决战之日,这么重大的日子,我又上来了。”唐

    生不动声色的说道。

    当真是说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胡说八道!还想骗我?”紫

    癸秋冷喝。

    再次看到唐生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没有能够看得出唐生的深浅。这

    个家伙站在这里不动,不说话,还真的就如同最普通的神位境的神灵一样。

    “你不信,我解释再多也没办法。那就算了。”唐

    生摊了摊手,他真的不想跟着紫癸秋纠缠下去了。

    “你……”看

    到唐生这副不想鸟自己的态度,紫癸秋更怒。从

    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番冷落?作

    为紫癸皇族百万年一出的绝世天才,她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的。嗖

    一下!紫

    癸秋拔出了剑,指向了唐生,说道:“长鱼穆,你出剑吧!让我看看你们长鱼一族的剑法!”

    “哈,秋姑娘,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若是我这穆侄儿得罪了你,在下愿以替他向你道歉。”

    长鱼归明赶紧拦在唐生的面前。“

    他也没有什么得罪我的地方。我就是想要找他比试!”

    紫癸秋说道。

    “好了!秋儿,回来!”紫

    癸皇族那边,紫癸永寿沉声的说道。

    “父亲!我……”

    紫癸秋还想说什么。

    “够了!”

    紫癸永寿喝道。你

    都说别人没有得罪你了,你却要缠着别人跟你比武。大

    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这脸给他丢的!不

    是让别人看笑话么?

    紫癸秋不甘心,只好回到紫癸皇族那一边。“

    归明老弟,小女任性惯了,让你看笑话了。”紫

    癸永寿说道。

    “无妨。秋姑娘天性纯一,难得可贵。”

    长鱼归明笑道。

    “哈哈,闲话我们一会儿再聊。现在,我们先忙正事吧。”紫

    癸永寿说到这里,目光看向黑木鳞那一边。黑

    木鳞嘴角泛着笑意。济

    川敖的死,六癸神宗封锁了消息,所以,他还不知道。

    他花了大代价,请了济川敖出手,无声无息的给长鱼归明下毒,这场比试他绝对赢定了。“

    还是多谢永寿兄,你们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主持我们黑木城和长鱼分城的纠纷。”

    黑木鳞说道。“

    调解纷争,本来就是我们紫癸一族之事。”

    紫癸永寿说道。

    黑木鳞看向另一边的长鱼归明,说道:“归明兄,你我今日之战,无论胜负,都只是决定这块地方的归属,还望我们两家莫要伤了和气。”

    “那是当然。再说了,知己难寻,旗鼓相当的对手更难寻。我也好久没有动手了,今日跟黑木鳞兄交手,正是美事一桩。”长

    鱼归明说道。

    大家明明都已经兵戎相见了,可是,表面上还是那么虚伪客套着。“

    既然是美事一桩,不如,我们各自添点彩头,如何?”黑

    木鳞提议。“

    哦?什么彩头?”

    长鱼归明问道。“

    久闻剑冢之域出产的剑意之源,哪怕是在神界,也可以排列前十。在下想求一道黄阶三四品左右的剑意之源,故而斗胆。”黑

    木鳞说道。

    他想要容纳长鱼归明拿出黄阶三四品的剑气之源,作为赌注的彩头。

    “我们剑冢之域的剑意之源,可不便宜。你能出什么?”

    长鱼归明眸子一凛,问道。“

    不知这个,可不可以?”

    黑木鳞说着,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封印玉盒。

    他将玉盒打开,一朵二阶神火展露而出。“

    二阶的蓝煞九寅焰神火?”长

    鱼归明讲出了这二阶神火的名字。那

    边的唐生,眸子一凛。

    “这赌注彩头,够了么?”黑

    木鳞说道。“

    够了。”

    长鱼归明点点头。论

    价值,这二阶的蓝煞九寅焰神火的价值,还在黄阶三四品剑意之源上。不

    过,赌注是黑木鳞提出来的,他又想要一柄黄阶三四品的剑意,他拿出价值更重的东西来交换,那也是正常的。“

    剑意呢?”

    黑木鳞笑问道。“

    看来,你的消息还蛮准确的。知道我的身上有一道黄阶三四品的剑意。”

    长鱼归明说着,也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剑碑形状的封印玉盒。很

    显然,黑木鳞定然是实现知道他又这样东西,这才提出来增加彩头的。“

    哈哈,我也只是猜测的。”黑

    木鳞笑了。其

    实,他哪里是什么猜测?

    他就是冲着长鱼归明身上的这黄阶三四品剑意来的。

    他专门调查过长鱼归明的事情。

    当然了,他之所以敢这么赌,全都是因为这场比试,最后都是他赢。因

    为,济川敖早就在长鱼归明的体内无声无息的下了毒。他

    只需要在比试之中,无声无息的激发长鱼归明的毒素,那么,他将可以赢走一切。在

    这一刻,长鱼归明当然明白黑木鳞脸上的笑容是什么含义了。

    他悄悄的跟那边的唐生对视一眼,他也笑了。螳

    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黑木鳞既然这么想要玩,那么他们就玩到底咯。

    “哈,这赌注彩头的事情,还请永寿老哥你,帮忙做个见证了。”

    黑木鳞生怕长鱼归明反悔,赶紧说道。

    “好说,好说!既然两位这么好的雅兴,那么,在下就做这个见证人了。你们都将赌注彩头,交由我吧。谁一会儿比试胜利了,那就从我这里拿走这两样东西。”紫

    癸永寿说道。看

    热闹的不嫌事大。

    有这热闹看,谁不看?再

    说了,这二阶神火和黄阶三四品剑意的赌注,对于一位大家族的神玄境强者来说,也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黑木鳞没有犹豫,直接将手中装着神火的玉盒交由到紫癸永寿那边,看向长鱼归明,说道:“该你了。”

    长鱼归明也没有犹豫,将他的剑意也交到那边。“

    赌注封存!两位,你们的比试,准备好了么?”紫

    癸永寿看向两人,问道。

    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偏不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