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自食其果
    为了让黑木鳞体内的血脉丹毒发作得更彻底一些,长鱼归明不由得配合着黑木鳞的血脉衰弱,也收着他的力量打。

    所以,看上去,两个人还是势均力敌的。转

    眼,两人又交手了一千多招。

    “咦?”在

    外面观战的紫癸永寿,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父亲,怎么了?”紫

    癸秋问道。

    “秋儿,你发现了没有?这两人越战斗,力量越弱起来。”紫

    癸永寿说道。“

    好像是这样子。怎么回事?”

    紫癸秋稍稍感受一番两人的战斗力量,立刻发现了。

    “有趣了,有趣了!”

    紫癸永寿突然笑了起来。

    “父亲,你笑什么?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紫癸秋赶紧问道。

    “秋儿,你好好看就是了!这可能还有场外的戏可以看。”紫

    癸永寿打算先卖一个关子。

    ……

    转眼,又交手了一千多招。黑

    木鳞的血脉力量,越来越弱,到后面,弱到他自个儿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不好!我中毒了!”

    黑木鳞脸色大变。“

    哈,你终于发现了么?”长

    鱼归明笑了起来。“

    你……你这丹毒,不是普通的丹毒!”

    黑木鳞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这丹毒虽然不是普通的丹毒,但,至少是我在决斗里,当场下的。可总比你在决斗前,就事先让人给我下毒来得强吧。”长

    鱼归明大声的说道。

    “你……你全知道了?”黑

    木鳞脸色惨白,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长鱼归明体内的毒素,迟迟没有发作的原因了,原来早就解除了!“

    不然,你以为呢?”

    长鱼归明不屑的看着黑木鳞。这

    番话一出,围观的双方,全场都惊。没

    想到,这黑木鳞居然还使用盘外阴招,这也让黑木家族那边,觉得脸上无光。“

    我认输!”

    黑木鳞说道。

    再打下去,他只会自取其辱。

    战斗,停了下来。

    “解药呢?”

    黑木鳞伸手向长鱼归明要。毕

    竟,中毒的事情,可大可小。

    就怕留下什么后遗症。

    “拿去!黑木鳞,你那二阶神火,我就当是你给我赔礼之物了!以后,不要再玩这种阴的了。”

    长鱼归明说着,将唐生早就准备给他的血脉解药,飞射给了黑木鳞。

    黑木鳞接过,当场吞服下去,果然发现体内的血脉之毒很快就解除了。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需要再请厉害的丹修帮他检查一番才行。可

    这场战斗,算是结束了。遗

    府之争,归长鱼一族所有,他还配上了二阶神火和黑木家族的面子,可谓是损失惨重。

    “好手段,告辞!”黑

    木鳞没有多说,也没有脸再说什么。

    只能够带着人马,灰溜溜的离开。

    至于报仇?像

    他们这样可以活上百万年的神灵,要报仇,十万年都不晚。“

    哈哈!归明老弟,恭喜,恭喜。从现在开始,我宣布,这方圆十多万里的土地,都归你们长鱼分城的了。”“

    对了,这是你赢下的彩头!”紫

    癸永寿说着,将这彩头的玉盒交到长鱼归明的手里。

    “哈哈,侥幸,侥幸!走,我们先回长鱼分城里坐。”

    长鱼归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决斗获胜,自然要大摆宴席,庆祝一番了。…

    …

    黑木鳞赔了夫人又折兵。

    心情很是不舒畅。很

    快,家族高层那边的问责也到了,他被狠狠的批评一顿,同时也被黑木家族给剥夺了黑木分成的城主之位。

    他试图联络济川敖,想要看看济川敖这个靠山,有没有可以帮他挽回颜面的办法。可

    是,这么一联络,却发现济川敖的传音法宝,居然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你是谁?”

    黑木鳞本能的警惕起来。“

    我是济川敖的父亲济川丹远!我儿已经死,你找我儿,有什么事情么?”济

    川丹远说道。

    他在整理济川敖的遗物。

    “啊?死了?”黑木鳞吓了一大跳。他

    很快就回过神来,说道:“原来是济川丹远前辈,在下是黑木家族的黑木城,于济川敖修友生前有交情。前辈,请……请节哀。”

    他本想找济川敖说一下长鱼归明丹毒的事情的,可现济川敖既然死了,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

    只是表达了一番自己的哀痛。

    ……

    长鱼分城一番庆祝,长鱼归明和紫癸永寿商议了如何瓜分那个遗府的事情。宴

    会完毕。长

    鱼归明找到了唐生。他

    将赢下来的二阶神火,交给了唐生。“

    师兄,你这是做什么?”唐

    生愣了愣。“

    哈,我都听轩儿说了。你这段时间都在找神火。不知道这二阶蓝煞九寅焰神火,你可用得上?”

    长鱼归明说道。

    “用得上是用得上。可这太贵重了。”

    唐生说道。这

    二阶蓝煞九寅焰神火,虽然无法帮助小火突破,但是,却可以用来修炼《剑火粹性篇》的《煞篇》,提高他的预判。

    “若不是你帮我解毒,我哪里能轻松赢下那阴险的黑木鳞?你既然需要,那就拿去吧!你我师兄弟之间,还用讲这些么?”

    长鱼归明说道。

    “这……”唐

    生犹豫了一下。“

    你若是不拿,那便是看不起师兄了。”

    长鱼归明硬是将这二阶的蓝煞九寅焰,交到唐生的手里。

    “师兄如此,师弟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这份情,师弟便记在心里了。”

    唐生认真的说道。“

    哈哈!你我师兄弟,不必讲这些。”长

    鱼归明大笑。两

    人畅饮一杯。“

    对了,先前我跟紫癸永寿那个家伙,商议了一番这遗府瓜分的事情。他提出建议,说若是直接轰开这遗府,有些无趣。不如,将这个遗府,当做是一场给后辈子弟的历练。”长

    鱼归明慢慢道来。

    “哦?怎么给后辈子弟的历练?”

    唐生认真的听。“

    他想要各自家族,派二十个神位境的弟子进去,哪个弟子寻找到宝物,就归各自的家族。当然了,如果遇到双方弟子都无法拿到的宝物,大家最后才一起派强者攻破洞府,然后拿到后平分。”长

    鱼归明说道。

    这个方案,倒是也合理。一

    来,神位境弟子得到历练。

    二来,神位境弟子能拿到的宝物,证明其难度不大,价值自然也不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