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家族营救
    “龙族的人到底有没有来,我还不知道。不过,你师兄长鱼归明和他儿子长鱼轩,失踪了!”长

    鱼瑞木也不隐瞒。

    “到底怎么回事?”唐

    生赶紧问道。“

    你回剑冢之域,问你师尊吧。”长

    鱼瑞木并没有说出来,而是想让唐生先回剑冢之域避避风头。“

    好。”唐

    生眉头微皱。

    他点点头。他

    花了点神晶,从通天神盟的传送阵,直接传送回下界剑冢之域的通天神盟分会,然后再传送到长鱼神国的长鱼都城。

    他去见了师尊长鱼青破。长

    鱼青破见到唐生,很是兴奋,他上下打量着,眸子里全都是难以置信的震撼之色。“

    不愧是丹修啊!你若是伪装起来,哪怕是为师,也看不出你的深浅来!你可是在为师面前,隐藏得够深的了!丹修,这才是你的真正实力吧。”长

    鱼青破笑着赞道。

    “徒儿并非有意隐瞒师尊!”

    唐生恭敬的说道。神

    王也分为三六九等,天、地、玄、黄四阶!

    拥有火炎九英的记忆后,他大概看得出长鱼青破的深浅。

    他这位师尊,属于那种地阶巅峰,即将可以踏入天阶级别的神王。“

    哈!无妨,无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不过,你给为师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长

    鱼青破说道。

    “师尊,归明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失踪,是不是跟我有关系?”唐

    生很快就言归正传。“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不是要去寻找镇龙传承的后续功法么?等你找到了镇龙传承的后续功法,成为了镇龙之子,再回来管吧。”

    长鱼青破说道。“

    还真的是因为我的关系?”

    唐生心里一凛。

    如果是这样,他又怎能不管?

    “为师问你,十年前在六癸火渊的第三层,你是不是救了竹虚荟?”长

    鱼青破问道。

    “是的。”唐

    生点点头。“

    那就对了。我们大概可以确认到底是谁绑架了归明了。”长

    鱼青破说道。天

    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济川丹远可以通过他的势力和关系网来收集情报,长鱼神国作为一个大家族,他们收集情报的能力更强。再

    说了,济川丹远暗自追查儿子死因的第三个帮凶,在六癸之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再

    联想到唐生去过六癸之域,又是厉害的丹修,而长鱼归明和长鱼轩的失踪时间,正好是唐生的丹修身份暴露之后,这信息就对上了。“

    和这件事有关?”

    唐生眉头微皱。“

    死在竹虚荟手里的济川敖,他有一个父亲,乃是六癸神宗的副宗主济川丹远。此人神灵境后期修为,是一位领悟到丹魂之境后期的神王。”

    长鱼青破说到这里,将一份关于济川丹远的信息,传给了唐生。唐

    生浏览后,立刻对着济川丹远有了一个清楚的了解。

    论丹修实力,这济川丹远比那狱火魔王还有弱一丝,不过,实力评价为玄阶六品丹王。“

    明明是他儿子济川敖,欲要对同门的竹虚荟意图不轨。他找不来那竹虚荟的麻烦,全都怪罪在我的身上来了?”

    唐生眸子里,杀意暴涨。可

    恩恩怨怨,谁又说得清楚?

    这个世界也不讲理。

    济川敖先对长鱼归明下毒在先,他才决定去救竹虚荟,同时也有想要夺济川敖的神火之因。

    “正因为这济川丹远没有充足的理由对付你,所以,他的一切行动,都在暗中进行的,六癸神宗的宗主六癸太吾,也不支持济川丹远如此做。”

    长鱼青破说道。

    “那我们该如何去救归明师兄?”

    唐生问道。他

    关心的是这一点。

    “你对竹虚荟有恩,杀济川敖的人也是竹虚荟。此女也是一位通情达理,很念恩情之人。她欠你一个救命的恩情。所以,我们已经联络了她,让她去向她师尊六癸太吾求情。这是其一。”

    “我们长鱼一族在剑冢神宗的几位大长老,已经禀报了剑冢神宗的宗主冢剑伊。他们准许以剑冢神宗的名义,向六癸太吾施压,到明长鱼归明和长鱼轩被济川丹远绑架一事。”“

    另外,长鱼轩还算是六癸神宗的弟子,他不能不管。这是其二!”

    “我们私下联络了济川丹远,对他进行警告!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他敢公然杀长鱼归明和长鱼轩,我们长鱼一族的势力虽然不在神界,但也不是吃素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是不擅长近战的丹修,我们要买凶杀他,轻而易举。再者,他济川丹远的背后也是有家族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们不介意对他的家族成员进行报复!这是其三!”

    长鱼青破条理清晰的说道。不

    愧是一家之主,这些事情做起来,有条不紊,有理有据,软硬皆有。唐

    生听着,直连点头,同时,心里感受到了有一个强大家族在背后的依靠。“

    所以,这件事情,你根本就不需要出面。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相反的,你救了竹虚荟,这位六癸神宗重点培养的未来宗主接班人,六癸神宗还欠你一个人情呢。”

    “你归明师兄的事情,就交给家族来处理就行了。这济川丹远如果还有点脑子,他就应该立刻放了你归明师兄。”

    “你就安心去寻找你镇龙传承的后续功法吧。在神界行走,实力才是硬道理!如果你的实力,强大到让济川丹远畏惧,那么,他非但不敢拿你怎么样,见到你还要绕道走呢。”

    长鱼青破说道。“

    既然如此,那弟子听师兄的。”唐

    生说道。因

    为,他如今的实力,就算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而且,说不定还打乱了长鱼一族营救长鱼归明和长鱼轩的布局呢。

    “这样就对了。”长

    鱼青破笑道。…

    …

    济川丹远这段时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长鱼一族向他施压,要屠尽他的济川家族,而他的济川家族在六癸之域里,只能够算是中下等家族,没有多少的底蕴。

    而且,长鱼一族还放言,若是长鱼归明和长鱼轩死了,那么就去血杀神盟请神王级别的杀手来暗杀他。

    这一点,让济川丹远很惧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