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含恨隐忍
    丹斗么?唐

    生只需要做到配置出一种丹毒,让济川丹远无法解开,那么他就可以赢了!所

    以,这一刻,唐生信心满满。

    他也认为这是救长鱼归明和长鱼轩的最好方式了。毕

    竟,这济川丹远让他上六癸神宗,这便是要跟他公正的丹斗了。这

    样一来,他也不怕济川丹远输了之后,耍赖不认账。

    唐生并没有冲动。他

    又反身回了城主府,去见长鱼青破了。“

    怎么了?”长

    鱼青破见唐生又折返回来,不由得问道。

    “师尊,这是刚刚我在城外收到的玉简。这是济川丹远向我下的战书。”

    唐生说着,将这个玉简递给了长鱼青破。“

    哦?”长

    鱼青破接过玉简,浏览里面的内容,然后,沉默的思索起来。“

    师尊,我想应战!”

    唐生说出他的想法。“

    你有把握赢他?”长

    鱼青破问道。他

    虽然不是丹修,但是,也知道丹修之间丹斗的凶险程度。丹

    斗起来,并非是谁的丹术高,谁就一定会获胜的。

    经验很重要,丹方也很重要。

    一个实力弱的丹修,获得一张厉害的丹方,很有可能就可以在丹斗之中战胜比自己强大的丹修了。“

    我有把握。”

    唐生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有把握,很好!可也不是现在。”

    长鱼青破说道。

    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是认为唐生的丹修实力不如济川丹远的。毕

    竟,唐生修行才多少年?而济川丹远又修行多少年?

    丹修经验很重要。

    而经验就是时间来积累出的。

    “不是现在?”唐

    生有些不解了。

    “首先,我们长鱼一族如今正在全力安排营救长鱼归明和长鱼轩的行动了,而且行动进展得很顺利,也很有成效。”

    “其次,你刚现身,长鱼青破就急于约你丹斗。这说明,他比你更急。敌人急了,就会露出破绽,我们更需要冷静。”

    “最后,还是你的实力!为师不能上神界,你若是单独上六癸神宗赴约丹斗,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在我们如此优势的情况下,你不需要去冒这个险。”

    长鱼青破分析着。“

    可我若是不去,那归明师兄和长鱼轩他们,岂不是要继续受苦?”

    唐生说道。“

    受着这点苦,就算是对他们的磨练吧!修道一途,哪里能一帆风顺的?”长

    鱼青破说道。唐

    生还是犹豫,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长鱼青破看出了唐生的心思,他说道:“你若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那就应该努力的提升实力!等你的实力强大到敌人畏惧的地步,敌人自然就不敢来招惹你了。”“

    师尊,我明白了!我这就去镇龙祭坛,找到后续功法,然后成为镇龙之子!我定然让那济川丹远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唐

    生忍着心中的怒火和杀意,大声的说道。

    “很好!你去吧!放心好了,师尊向你保证,那济川丹远绝对不敢杀你归明师兄和长鱼轩的。他若是敢杀,师尊定然会让他付出代价。”

    长鱼青破说道。“

    嗯!”唐

    生点点头。…

    …

    “你说,此子真的回来么?”

    济川丹远眉头微皱。“

    你不是在玉简上留了丹毒么?我刚刚已经接到了情报,那丹毒,毒不死他。如此看来,此子的丹道之术,不在你之下。”“

    他有如此的丹道医术,又年少天才,心高气傲,重义气而轻生死,怎么能忍耐得住?”“

    你安心在这里等待便是!他会上六癸神宗来的。”

    麟鼠寅龙一副一切都在他掌握这种的姿态。

    其实,这济川丹远和唐生的丹斗,不过是他主导的一场杀局的诱饵而已。已

    经有火炎龙族的高手,暗中潜入到紫癸神国里了。只

    要唐生出现,那么,他就找到机会弄死唐生。

    然而。等

    啊等,却没有等到唐生来迎战的消息。一

    查才知道,唐生已经离开了剑冢之域。“

    他没有来应战!”济

    川丹远冷冷的看着麟鼠寅龙。之

    前说得信誓旦旦,现在人家没有来。

    打脸了吧!

    麟鼠寅龙也有些觉得脸面挂不住。他

    只好说道:“此子如果没有来应战,那就是去寻找镇龙祭坛去了!他急于去提升实力。只怕,再回来的时候,那就是要你的命了。”“

    镇龙之子,当真如此恐怖?”济

    川丹远脸色也微变起来。从

    现在看,唐生此子才只是神位境初期,就已经可以轻易的封镇紫癸阳城这种玄阶层次的神法境大圆满了。

    如果让他境界突破,继续成长下去,那还得了?

    只怕证得神王称呼,也是迟早的事情。那

    样一来,他可能真的就危险了。不

    知怎么的。此

    刻的济川丹远,内心突然有种后悔起来。

    人死不能复生!

    他儿子济川敖之死,说到底,也是其自找的。他

    本以为唐生是蝼蚁,可以轻易的捏死,可谁知道,此子这么大的来头?而且崛起得如此之快?“

    镇龙之子,敢造反我们十大龙族。你说呢?”

    麟鼠寅龙瞥向神色难看的济川丹远。他

    似乎看穿此刻济川丹远的心思,说道:“怎么,怕了?后悔了?”

    “怕?我也是查过典籍的!他只是得到镇龙传承而已。要想成为镇龙之子,可并不容易!”济

    川丹远说道。

    “你说得倒是没有错!这世间,能够得到镇龙传承的人有很多,可最后,能够最终成为镇龙之子的,每一届,就只有十个人!这镇龙之子的竞争,非常的激烈!”

    “甚至,他们这些镇龙传承之人,会为了镇龙之子的位置,自相残杀。或许,不需要我们动手,此子就死在了镇龙之子之位的争夺之中了。”麟

    鼠寅龙说道。

    关于这些信息,他还是特意回火炎龙族内部翻阅古老典籍查探一番的。“

    镇龙传承之人,都像这长鱼唐生那么变态么?”

    济川丹远震撼着。“

    三亿六千万年一次的镇龙之子出世,事关着我们龙族的族运,也是我们龙族三亿六千万年一次的大劫!你说呢?”话

    说道这的时候,麟鼠寅龙停顿了一下。

    在这个瞬间,他的眸子里,闪烁过一抹的惊颤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